火影之最强震遁

第九十九章 一剑

夜南听风 Ctrl+D 收藏本站

    纲手现在身体已经彻底脱力,几乎都站不起来,羽夜带着她,几乎不可能从这些岩忍的围追之下逃出去。

    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纲手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一个人救不了我,放下我赶紧走,将消息传回去。”

    听到这句话,羽夜略微沉默了一下。

    正好,岩隐的忍者此时已经追了上来,全部都露出了杀机,其中一些人甚至已经摆好了结印的架势,有的人则是拿出了一叠叠手里剑,就准备扔出去。

    看到这一幕,羽夜略微摇了摇头,轻轻的将纲手放在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下,让她靠在树干上。

    纲手默默无言。

    但,就在下一刻,她却忽然露出一个愕然的表情。

    因为,放下她的羽夜,并没有转身逃走,反而是转了个身,直面追来的岩忍!

    而此时,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岩忍,已然看到了羽夜和纲手两人。

    虽然略微意外多了一个人,但他们眼眸中的杀机却丝毫没有褪去,齐齐发动了攻击。

    一瞬间,各种土遁火遁忍术,以及乱七八糟的手里剑和苦无,就向着羽夜这边蓦然飞来。

    看着这那漫天的攻击,羽夜面具下的眸子却平淡无比。

    “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带着你一起走……要么,把这些岩忍全部杀了,再带着你一起走。”

    说到这里,羽夜的嘴角略微扬起,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眼眸中却尽是冰冷。

    “而我……选择后者!”

    下一刻,面对那铺天盖地,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羽夜直接伸出手,虚空一抓。

    噗嗤!!!

    一瞬间,白色的烟雾闪过,草薙剑就直接出现在了羽夜的手中,被羽夜一把握住。

    “震遁!玉碎!!”

    双手握剑,蓦然挥出。

    嗡!!

    一道白色的光芒,蓦然在正前方炸裂开来,仿佛有无尽的光芒汇聚而来,让空气出现了一道道耀眼的白色裂痕!

    声势恐怖滔天,好似一剑之下,将那片天空都斩出了裂痕!

    轰!!!

    漫天的火焰和岩石,以及无数的手里剑和苦无,全部都在这一瞬间陡然凝滞在空中。

    然后……轰然炸裂!

    哗啦啦!!

    所有的岩石直接崩碎成了无数碎块,而后这些碎块又继续崩碎,最终被硬生生震成了粉末,洒落一地。

    而那些火焰,则是直接就震散消失。

    至于手里剑苦无,尽管是金属制品,但在羽夜那恐怖的震荡之力下,也全部出现了诡异的扭曲,都变成了麻花状!

    一剑,抵挡了一切攻击!

    所有的岩忍都齐齐停下了脚步,脸上都露出了震惊和骇然之色,死死的看向前方。

    “那是什么忍术?!”

    “没结印,而且是用剑施展的,应该是某种秘术吧。”

    “好恐怖的攻击范围,竟然把我们的攻击全部挡下来了。”

    岩忍们停下脚步之后,都带着惊骇之色出声,而后方,泽不断的有岩忍追上来。

    看到场中的诡异场面,他们也都倒吸了一口气,没敢贸然发动攻击,而是询问其他人发生了什么。

    此时,整个场中已然是一片狼藉。

    这里本来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羽夜的对面,那些忍者们全部都站在树干树枝之上,而羽夜则是站在一棵大树的底下,站在纲手的前方。

    在双方之间,本来是无数合抱粗的大树,但此时却全部都消失了。

    那些大树,全部都变成了无数的木头碎片,散落一地,甚至地面上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裂痕。

    再加上无数扭成麻花状的手里剑和苦无,到来的岩忍越来越多,可却都驻足而立。

    一剑接下了所有攻击,羽夜目光平淡无比,手中的草薙剑轻轻的落下,斜指地面。

    而在羽夜后方,纲手的表情则是整个呆滞。

    一开始,听到羽夜那句杀掉所有敌人在带她离开的话语,她顿时觉得羽夜是不是疯了。

    同时,她也越发觉得羽夜的声音极为熟悉。

    可就在她快要想起来的时候,羽夜挥剑了,一剑落下,仿佛撕裂了天地,将漫天的攻击全部轰然击溃。

    这个场面,顿时让她直接惊得呆了。

    哪怕是她全力以赴的怪力一拳,也绝对无法达到这种程度的威力!

    羽夜……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暗部,很可能是特别暗部的一员,而且估计在特别暗部之中,也属于极强的存在!

    而这个念头一出现,瞬间就彻底偏移了纲手对羽夜身份的猜测方向,让她心中更加想不起来羽夜是谁了。

    毕竟,羽夜现在用的是剑,而且震荡之力的威力也比以前强大了太多太多,视觉效果也是强烈了太多,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所以尽管纲手隐隐觉得很眼熟,可就是无法将面前的羽夜,和那个杀死宇智波寒的羽夜联系起来。

    但,她唯一确定的是,面前的这个木叶特别暗部很强很强,实力比她还要强!

    “敌人可能还有三十多人,里面有精英上忍至少两名,上忍至少五名……所以别太勉强了。”

    看着依旧站在前方的羽夜,纲手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开口。

    她看到了羽夜的实力,也看到了希望,羽夜这样的实力,或许真的可以带着她全身而退。

    不过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三十多名岩隐忍者的队伍,那就有些太勉强了。

    就算是旗木朔茂在这里,估计也不会很轻松。 ,

    “三十多人……嗯,了解。”

    羽夜点了点头,却依旧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平淡的看着前方。

    一边轻轻的将剑竖起,放在面前,羽夜一边轻声开口,道:“其实,有时候,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三十个人,都没有区别。”

    “就像,不管要扫除的灰尘是一颗还是三十颗,都不过是……一扫帚的事罢了。”

    羽夜面色平静,但眸子却很冷,流露出仿佛能让河水凝结的寒意。

    之前得到了草薙剑,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羽夜心中就有一分没有发泄出来的杀意。

    而现在,纲手的受伤事件,直接再一次将羽夜心中的杀意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