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1章 钟自羽3

谁家MM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日,钟自羽一大早就去了海运司衙门。

    他内心忐忑,在书房自己的位子上一边处理公务,一边时不时抬头,偷瞄外面。

    巳时二刻,岳单笙出现在外头。

    钟自羽马上正襟危坐,也不敢偷看了。

    岳单笙进来后,目不斜视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他浏览了几份今晨才送来的文书,看完后,便起身走到门口,唤道:“来人。”

    不远处的侍卫过来,岳单笙与那侍卫说了两句,似乎是在商量行程,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钟自羽还坐在书房里,一时也不知该高兴还是失落。

    岳哥没将他赶走,但也没像昨日那样,要他跟着。

    岳哥就像没看到他这个人,也不与他说话,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钟自羽一蹶不振,本来就不是专业师爷,这下工作效率更慢了。

    一上午,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啥。

    晌午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役卫从书房门口路过。

    他们看到钟自羽还在里头忙,便友好的唤了一声:“钟师爷,该用饭了。”

    钟自羽怕被撵走,早上来的特别早,也没顾上用膳,现在中午,他一摸肚子,果然饿扁了。

    年轻时候钟自羽身体还挺棒的,偶尔少吃两顿,少睡几个时辰,都没啥问题。

    但这不是坐了十几年牢,生活作息都被调整了吗,加上年纪大了,体质消耗不起,他现在少吃一顿都心慌。

    钟自羽跟着几个役卫去了后院,厨娘已经将大锅饭做好了,让大家自己拿碗过来排队盛饭。

    钟自羽跟着打了一餐饭,举头一看,因为来的太晚了,院子里已经没位置给他坐了。

    钟自羽就想学其他人那样,去游廊那边靠着栏杆吃,哪知刚要走,就听有人喊他:“钟师爷,这边。”

    钟自羽扭头,就看到边角一张桌子那儿,岳单笙与一位姓马的侍卫头领正在一桌吃,喊他的正是马侍卫长。

    钟自羽看到他岳哥,有点犹疑,岳哥没揭穿他,已经是他赚了,他不敢再去岳哥跟前晃悠。

    那马侍卫长又喊了声:“这边有位置。”

    他这一喊,周围很多人都看了过来。

    钟自羽不想这么高调,终究还是磨磨蹭蹭走了过去。

    马侍卫长看他过来,便低头对自己旁边的岳单笙道:“大人,他过来了。”

    岳单笙头也没抬,就吃自己的,也不搭腔。

    马侍卫长也拿不准上司的意思,不是岳大人让他叫钟师爷过来坐吗?

    小桌子被坐了三面,钟自羽就坐到最后那面,正好,与他岳哥面对面。

    钟自羽头都不敢抬,垂着眼睛就刨饭。

    对面岳单笙刚喝了口汤,抬眼时,就看到钟自羽都快把脸埋进饭里,他皱着眉道:“你这是什么吃相。”

    钟自羽顿了一下。

    左右两边坐着的两个侍卫长也顿了下。

    岳单笙又说:“我没教过你怎么吃饭?”

    钟自羽:“……”两位侍卫长:“?

    ?

    ?”

    钟自羽终于把头抬起来了,背也挺直了点。

    小时候岳单笙出身矜贵,离家出走去找妹妹时,还是个品貌礼仪面面俱到的富贵人家小公子,而那时候的钟自羽,就是个小要饭的,吃饭都是拿手抓,还刚杀过人。

    二人兄弟相称后,岳单笙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教钟自羽仪态举止,那时候的钟自羽,也学的很认真,大概是羡慕小岳单笙的养尊处优和天然贵气,他还会下意识的模仿小岳单笙的一言一行,似乎认为自己学会了,有朝一日也可以脱胎换骨。

    钟自羽无父无母,被老乞丐教成小乞丐,后来念书识字,为人处世,都是岳单笙手把手教的。

    长兄如父。

    虽然教到最后,教出了一个变态杀人犯。

    这餐饭钟自羽是在他岳哥的监视下吃完的,等到吃完最后一粒米,他才听到对面的凳子滑动声,岳单笙站起了身,拿着空碗,进了内厨。

    两位侍卫长也跟着上司走了,临走前,二人对视一眼,都还记得上司之前的话,略带狐疑的打量了钟自羽一眼。

    下午的时候,钟自羽照例还是在书房处理公务,申时左右,岳单笙回来了一趟。

    钟自羽这回没像上午那样逃避,而是连忙站起来,直面的唤了声:“大,大人。”

    岳单笙不在意的“恩”了声,走到书柜前,翻找起什么。

    钟自羽看他忙,不敢打扰,重新坐了下来。

    那边岳单笙大概有什么东西找不到,有些烦躁的“啧”了声。

    钟自羽马上又坐直了些。

    岳单笙回头来,有些不甘愿的问他:“看到上月的商户入税表了吗?”

    钟自羽今天才第二天上班,能知道这是啥?

    他脸上出现了一瞬的茫然。

    岳单笙板着脸说:“一般是张师爷收拾。”

    钟自羽忙低头翻抽屉,在自己的位置上找了个底朝天,在岳单笙即将耐心告捷前,终于让他找到了一张写着“四月百家商户”的文书资料。

    他忙恭恭敬敬的奉上。

    岳单笙接过,看就是自己要找的,随手折叠,便要离开。

    但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对钟自羽意有所指的道:“你不适合当师爷。”

    说完,走了。

    而书房里,钟自羽低垂下头,心道,果然如此。

    岳哥终究还是要赶他走。

    岳单笙这回离开,直到下衙都没再回来。

    晚上,钟自羽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房间,他从床底下把自己的藤箱拿出来,打开柜子,将昨日才摆好的衣物,一件一件又装回去。

    第二日,钟自羽是午时才去的书房,果然,这个时间,他岳哥已经在里面了。

    他提藤箱,走到岳单笙面前,将一个褐青色的袋子递过去。

    岳单笙皱眉看着他,又看看那个袋子,问:“什么?”

    钟自羽满脸丧气的道:“我今日就走,这个,是给你的。”

    岳单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拿起那个袋子,打开,里面,装着一叠银票。

    他挑起眉。

    钟自羽怕他不要,忙又改口:“不,不是给你的,是给纪冰的,暂,暂时,放你这儿……”纪冰,岳重茗的儿子,现在住在岭州纪家堡,与纪家人生活在一起。

    这些年,岳单笙也只见过一次纪冰,在纪冰成亲那日。

    果然,钟自羽呢喃道:“我听说他,成亲了,那时候我在牢里,去不了……”“他也不见得想见你。”

    岳单笙嘲讽道。

    钟自羽苦笑,同意了这个说法。

    岳单笙却又说:“他也不想见我。”

    钟自羽一怔,看向他。

    岳单笙却没说了。

    五年前纪冰成亲,岳单笙去观礼,当时,纪冰从头到尾只喊过他一声“舅舅”,再没与他说过半句话。

    小时候纪冰还是很记挂自己的亲舅舅的,甚至还想和舅舅一起生活,但这段舅甥情,是被岳单笙用冷漠亲手割断的,之后,再大一点,纪冰也就再未提过要见舅舅了。

    就像被收养的孩子,终究,选择了养父母。

    岳单笙将袋子递回去,说:“他不会要你的钱,别费事了。”

    钟自羽盯着那个袋子,打商量:“就,就放你这儿,行吗?”

    岳单笙不耐烦了:“我为什么要你的钱?”

    钟自羽都要哭了:“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我钱多,烧手。”

    岳单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