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章大结局,下

残梦旧殇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快到了腊月,而进了腊月就预示着要过年了。天籁Ww W.⒉3TT.COM冷老爷子和冷家人很高兴,因为这一年是冷家真正团圆的一年。有真正的家主存在过年的一年。

    要知道自从冷司臣接任家主以来极少的回家,前年回了一次家,结果因为花云飒被贺俊琪吸毒,还没有过完年冷司臣就早早的返回了c市。

    而去年,冷司臣更是直接大半年连人影都不见,脚步都跟随着花云飒跑了,和姜家订婚又悔婚,更是和花云飒早澳洲低调完婚,甚至连年都是陪着自己的老婆在澳洲过的,京城里哪里有冷少的影子?

    而今年,冷司臣不光有了如花似玉的娇妻,更有了玉雪可爱的女儿,而妻子的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孩子。让多年期盼着冷家第四代的人心一下子就放到了肚子里,满意的不行不行的。三个孩子啊,对了还有冷嘉泽,四个孩子呢,要把老爷子乐坏了!

    所以,这一年是冷家的团圆年!

    老爷子整日的抱着囵囵笑呵呵的,脸上更是多了几道皱纹,那是笑的,然而,这笑容在刚进腊月没几天就戛然而止。

    原因无他,冷司臣要去出任务了。金三角那地儿通过边境向内6打通了几条贩.毒的道路,毒品,被源源不断的从金三角运到内6,导致多个家庭家破人亡。影

    而当初陷害叶灏景说是打通了到大6的贩毒路线并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存在的。不然的话,让人找到孔子怎么办?

    冷司臣当时就果断下令禁止,可是上有政策,下有云梯,冷司臣以粗暴的手段把几条贩毒路线给毁掉了,可是几个月后,又死灰复燃一般多了几条!甚至比以前更为猖獗。

    那嚣张的姿态简直就是挑衅冷司臣的权威。这让冷司臣简直大大的不爽,这可是实在在的打他的脸啊,他不怒才怪呢。

    而现在金三角乱得很。军队还有各种势力夺权,每日都有流血牺牲,军火,贩.毒成了各方势力财力的主要来源。所以随着战争的乌烟瘴气。毒品也日益猖狂。

    而中方当即决定派人去支持军队政府一方,同时要帮助那一方把敌方给灭了,同时也是把毒品最大的来源地给一举摧毁,只有这样,战争才会结束。而毒品才会从根源上锐减。

    这次去的人身份要够高,因为这次去代表的是国家,而且局势更是凶险,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统筹者去才合适。情报局里除了冷司臣,别人还真的不太合适。

    那几个部长,副部长?年纪太大,没有战斗力。姜易欢?脑子够了,但是毕竟是个女人,他其实蛮可以让姬凌云在一旁保护她。可是姬凌云是个不着调的,素来喜欢我行我素。而且以前就是混黑的,难保不认识那里的一些人,脑子一个热就把任务给搞砸了!

    所以,想来想去,只有他亲自去一趟才行。

    花云飒听到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放在心里叙旧的心又提了起来,挂挂着,不着地。似乎被钩子勾着一般,让她食不下咽谁,也睡不好觉。

    可是。做为冷家主母,做为冷司臣的妻子,她不能胡闹,要识大体。所以忍着分离,为他这次任务的提心吊胆,而她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司臣,你去吧,放心吧,家里我会照顾好的。我和孩子会等你回来的!”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的痛恨自己这种虚伪的面容啊,她多么希望自己那么的无理取闹,借着怀孕让他找别人去啊!可是,她做不来,越是了解他,越是做为冷家人,她就越不能这么做。

    冷司臣看着她明明伤心却还是装出一副笑容的样子,心里狠狠地疼着,柔软着,把她抱在怀里,粗声粗气:“不想笑就不要笑,云飒!等我,嗯?你要相信你老公的实力,和孩子在家乖乖等我,那里的战争正在如火如荼,最多俩月我就会回来的!”

    花云飒听了他的话,忽然变了脸色,狠狠道:“最多俩个月,你说的,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带着孩子去找你!你自己掂量着,你知道我这人从来不说谎的!”

    说罢,拉下他的唇,狠狠地,用力的吻着,甚至把他的嘴唇都给咬破了!而冷司臣只是任她抱着,托着她,任她咬着他!

    最后,冷司臣在花云飒的一脸平静和冷老爷子不耐烦的挥手中告别了年味越来越浓厚的京城,奔赴金三角。老爷子上一刻还在在努力笑的脸,下一刻一下子耷拉下来,随即去了书房。每一次,他的孙子出任务,他都既感到骄傲,又为他担忧。

    幸好,这个小子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而他的这个孙媳妇儿也是个识大体的,不哭不闹的,此时此刻,祖孙两个的心,出奇的是相通的。然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为俩孩子心疼,内疚,冷家人这么多,就年纪小,可是他却愣是扛起了冷家的负担。

    花云飒从冷司臣走后,年对她来说就没有了吸引力,而她随着身子有些笨重,懒洋洋的呆在屋子里不想出去,每天除了哄囵囵,吃饭以及冷司臣的各个姐姐还有小辈走马窜花似的来窜门子,竟也无事可做。

    只是,每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脑海里有些空,下一刻却又被填的满满的,花云飒知道:那是思念,刻骨的想念,对他的味道,对他的影子,对他现在的所有的想念,想要问他在那里好不好,危不危险。

    尽管,他有时候会打电话来报平安,可是,她依然担心呀!

    好想,她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带着孩子经过千山万水,飞到他的身边啊,或者她变成小小的一个,让他可以揣在口袋里带着她走。那样的陪着他,两人永不分离。

    很快,年在鞭炮声中到来,在这冷家,没有家主的冷家,这个年虽然还是那么热闹,但是花云飒却是觉得意兴阑珊。很早就睡了,而她怀着身子更是连五更都没有熬,很快就睡着了。

    而接下来的走亲访友,除了最亲密的客人。她直接连楼都有下来。

    过完年之后,她却开始忙碌起来,叶氏集团重新上市,改名为华恩制药集团,刚上市形势一片大好。而花云飒坐在窗明几净的窗下,双手托腮,觉得自己的宏图大业快要翱翔九天了。

    肚子里两个调皮的小家伙踢了踢她的肚子,强壮有力,甚至把她的肚皮都踢起一个隆起。

    如今,离冷司臣走快到了两个月了,刚出了正月,而她肚子的孩子也有五个月大了,育良好,活泼可爱。而囵囵则是九个月大了,在八个月大的时候,就会叫爸爸妈妈了。

    尽管冷司臣不在,但是囵囵清晰的吐出第一个词语却是爸爸。

    可惜的是,那个叫做爸爸的人,却不在身边,执行任务去了。当时花云飒很心酸,眼圈都红了,只是抱着囵囵那么一个动作,而老爷子也高兴的同时眼圈有些红了。晚上不知道怎么的。想到囵囵叫的爸爸俩字就哭了起来。

    她一直以为她的灵魂里住这个女王,可是再女王她也有柔情小女人的一面,也有思念情郎的时候,也有感性的那一刻。所以。她,没有出息的哭了。

    如今,想到这里,她露出一个笑容,电话里他说最多十天就回来了呢。

    她数着日子过,天天盼着。甚至连这十天也觉得难熬起来。

    在第五天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花云飒刚睡着没多久,忽然她觉得身子被一个风尘仆仆的人给抱住了,正要挣扎,却闻到那股子熟悉到骨子里的气息,不是冷司臣,她的老公是谁?

    那人身上还带着寒气,眼里全是渴望和思念,两人此时竟然来不及说话,就这么的抱在一起啃了起来,诉说着对彼此的诉求。

    最后,两人都气喘吁吁了之后,花云飒眼眶中盈满了水意:“不是说,还有五天才回来么?”

    冷司臣眷恋着吻着她,啄着他,似暴风骤雨后的宁静祥和:“想你了,只是扫尾工作了,鬼影在那就好!”

    而花云飒听他轻描淡写,却越觉得那边事情的紧迫和危险,于是手往他的身子伸去:“受伤了没有?”冷司臣一脸的好整以暇:“没有,或者说,你是在借机调戏你老公?”

    此时的他,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流痞少。

    花云飒抱着他,紧紧地搂着,在他耳边呢喃:“我就是借着检查之名调戏你又如何?嗯?”说到这里,两人呼吸都凝滞起来。

    而冷司臣更是在她耳边小声道:“听说孕妇因为怀孕,底下分泌物增多,而那方面的需求也会增加......”

    花云飒有些脸红,但是却抵不过对他入骨的思念和渴求,所以挺着圆圆的肚子咬着他的耳朵:“的确如此,而现在到了孕中期,是安全的时候,你满不满足我?”

    冷司臣看着自家老婆比别人五个月要大的多的肚子,笑的温婉:“满足,满足。我去洗澡先......”

    他去浴室后,那水还是热的,所以很快洗了个战斗澡就披着浴巾走了出来,到了床上直接豪放的把浴巾一拽,露出**的腹肌和蜜色的肌肉,还有那流畅的线条,性感的人鱼线,那惊艳的样子甚至想让花云飒吹个口哨!

    冷司臣慢条斯理,春风化雨般亲着她,服侍着她,让花云飒充分的享受着他对她的爱意和伺候,最后冷司臣才挑了一个适合孕妇的姿势进去了,整个过程中非常温柔。

    最后反而是花云飒不依不饶的让他快一点,指挥着他让他重一点爱她......

    最后,花云飒终于满足了,而冷司臣身体上没有满足,但是看到妻子满足的模样,他也就满足了......

    冷司臣从金三角回来之后,除了上班以外,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了照顾女儿和花云飒的身上。似乎他的眼中再也没有了比这更大的事情。就是塌下来,他会唯恐砸到自己的妻子吧。

    而在花云飒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花氏名下几大产业正式联合,包括目前在国内排名靠前的花氏地产和花氏科技的花氏集团,包括目前正蓬勃展,逐渐成为国内一流娱乐公司的华宇娱乐公司,而此公司目前在梁时囿的带领下,正逐步向国际进军。

    还有目前响彻亚太地区以及已经在欧美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洁尔日化公司。还有上市不久的华恩制药集团,拥有雄厚的实力,而且后面还有国家撑腰。

    而当这些拿出其中一个就足以让人眼红的产业,现在却宣称正式归花氏所有。而花云飒更是用名下的产业和花氏的股份和冷司臣换了三家华宸集团名下的控股银行。

    而其中一家银行与国家密不可分,另一家银行则是在华晨集团的总部美国。

    而花氏集团正式更名为花氏财团,在内地来说,是除却国有财团以外几乎最大的财团了。总资产估量约有几千个亿,而这些数字目前还在持续的增长之中。

    而此时。大家才真正知道了这些集团幕后神秘老板的真面目。

    大家都知道这几个集团幕后人十分的神秘,几乎从来不现身,因为这些集团就是他的属下打理的,当问及那些人的时候,他们都笑着摇头,对自己的老板极为的尊敬。

    这也让那些人猜测纷纷,以为幕后之人一定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没有想到的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美貌少妇,而当大家知道这个少妇的身份的时候,震惊了!

    四年之前。是落魄c市富单纯的千金,家族一夕之间败落,而族人更是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后来是京城顶级豪门家主冷少的妻子。而有知情人士知道冷少的真正身份,更是咋了咂舌:这对夫妻,果然很配啊!

    而花家在她的手里也大落大起,经过了败落,而她后来借助暗地的势力,重新归来,把花家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知名度。过去的花家被c市得知。而如今的花氏财团则是全国所得知!

    而她,花云飒,花云曦,终于把花家展到了能让人仰视的高度!而后来。当大家谈起这位传奇主母的时候,了解花家过去过去事情的认为花家暗地果然实力够强悍,而这位痴傻的花小姐更是经商天才,竟然只短短花了四年不到的时间,就让花家以经济巨头的形势站在众人面前。

    而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她一个女人。主要有那些精英的属下,更重要的是嫁了一个权势滔天的丈夫,而她能这么快的把花家从败落到如今的繁荣昌盛,完全是借助了她丈夫的势力。

    君不见,那花氏财团中的华恩制药集团刚上来的时候就是借助了她老公给她拉的国家关系上市的?这哪里能得罪?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随着花云飒肚子越来越大,她浑身开始浮肿,甚至脱鞋都看不到自己的脚,非常的臃肿,让她很是苦恼。

    而这一胎,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不到七月就生产了。

    依然是一个夜晚,毫无征兆,吓得冷司臣赶紧把她抱到车上,然后几乎冷家人都出动,去医院守着,而花云飒这次生产由于是双胞胎的缘故,生产并不如第一胎那样顺利快。

    她在手术室里呆了八个小时才艰难的生下了这对双胞胎。过程她几乎都要放弃了,第一个很快生了出来,而第二个却是怎么也不出来,竟然还有些胎位不正。

    差一点造成大出血,让冷司臣四肢爬满了冷汗,脸色更是蜡黄,最后更是忍不住了穿上手术防护服进去了,而当他看到妻子那鲜血直流的模样,向来见惯了鲜血的人,竟然浓稠的有些晕血!可是,他依然坚定的握住了妻子的手,给她力量,告诉她,他在这里,与她同在。

    幸好,他陪着自己的妻子艰难的走了过来。

    孩子出生了,是两个健康,哭声嘹亮的男孩子,长得完全不一样。

    而冷司臣看到那个老二,很想揍他一顿屁股:死小子,竟然这么折腾你妈,给老子以后等着!

    老爷子激动的嘴唇直颤抖,说不出话来。

    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后花云飒母子三人出院了,而由于她这次实在是受了些苦头,那美丽的脸上都失去了血色,有些黄黄的,幸好她在怀孕期间营养充足,否则还指不定虚成什么样呢!

    冷老爷子这次给两个曾孙取名为冷嘉麒。冷嘉麟,小命就直接叫大麒麟和小麒麟了!

    囵囵已经十四个月了,已经走的很稳,说话也很清晰。不叫弟弟,就叫大麒麟和小麒麟,每每在姜止澜来玩的时候还是会要求他抱,明明她走的很稳,却依然让姜止澜抱着。而姜止澜这个小绅士也好脾气,每每都是抱着她。

    所以从此以后,囵囵这个小妮子竟然成了姜止澜的小尾巴,而且从小到大都是被认为是姜止澜的童养媳。

    可不是么,从小就是他抱起来的,哄起来的,而他小小的年纪,颇有些奶爸的味道,可不是童养媳么?

    花云飒出了月子之后,非但没有胖。反而受了,比以前更是清减,而且还是那种不健康的瘦。几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跑,冷司臣非常的担心,这次直接没有让麒麟两兄弟吃花云飒的母乳,反而给他们请了两个乳母,然后喝着奶粉也就虎头虎脑的长大了。

    大约是男孩子的缘故,冷司臣疼这俩子不如囵囵,而他更是心疼自家媳妇儿,所以在这俩孩子身上花的精力反而不如花云飒身上多。天天让厨房给她做药膳补身子,顿顿汤,恨不得把她失去的元气和精血全部补回来才罢休。

    等花云飒好些的时候,两人去拍了婚纱照。没有出海,没有去各地,只是选了一个郊区园林,而这园林是私人的,更是以前的皇家园林,冷司臣和园林主人比较要好。所以就要来拍婚纱照了。

    园林主人自然没有二话,于是在恢弘大气的雕梁画栋中,在精致的小桥流水的亭子里,在郁郁葱葱的四季花园中,几乎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两人唯美浪漫的身影,而两人男的俊美逼人,女的美丽娇媚,无论是动作还是姿势,每一张都是经典,每一张都难以取舍。

    只得一提的是,花云飒的婚纱,由于花云飒怀着身孕,她的三围什么的都是按照平常数据报过去的。而这次给她做婚纱的是享誉国际的设计大师卡尔大师。

    卡尔大师设计出的每一款服装都堪称为经典,更是被后来的设计师们崇拜,但是他却从来不设计婚纱。而在花云飒和冷司臣拍买碧血之焰的那一次拍卖会上,卡拉大师设计的那款唯一的婚纱被姬无忧以五千万的价格拍走,而在她和杨墨的婚礼上,她穿的就是那款婚纱,那款卡尔大师设计的唯一的一件婚纱,出尽了风头,被人羡慕至极。

    而这次,卡尔大师破天荒的给花云飒要设计婚纱,当冷司臣找到他的时候,刚一开口,他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后来花云飒才知道了原因:原来当初在澳洲的时候,她曾经和另一个女人被抓到了那个变态食人胎儿林柯颖的地下室里,而且两人还同时作战过,具体说来应该是花云飒救了那个孕妇。

    不错,就是当时的那个外国美女碧斯。

    当时她说自己是来澳洲旅游的,而碧斯却正是卡尔大师的妻子,花云飒救了她一命,卡尔大师非常感激,后来知道花云飒要结婚,婚纱自然是免费给她设计,以感激她救了他的妻子。

    当婚纱送来的时候,花云飒惊奇的现,婚纱非常非常的合身,这人难道还知道她生完孩子之后的体重不成?真是太神奇了!

    卡尔大师这次给她设计了不少婚礼上的衣服,而最最耀人眼的就是那大红色的凤冠霞帔,大红色风改良版的汉服新娘衣服,而卡尔大师本人对汉文化有很深的研究,所以设计出来的喜服丝毫没有中外碰撞的违和感。

    很快到了十月十八婚礼这一天,天气清朗无风,万事大吉,亦宜嫁娶。花云飒是在她和冷司臣那栋别墅里出嫁的,本来她打算去四月酒店或者就是姜易欢家里也成,但是冷司臣硬是不同意。

    十二辆婚车低调的在辰时初就到了别墅里,以姜易欢为的伴娘为难那些人,对了还有花云飒手下暗地那些大将都来了,不对,现在不能称为暗地了,因为花家暗地所有的势力早已经转为了明处。

    冷司臣一身红色改良版的丝绸袍子,更显得身材颀长,风流倜傥。而当他看到自家老婆已经凤冠霞帔的坐在那里,整个喜服把她的脚也给淹没了。只看到一身的喜气的红,直逼而来,让他刹那间如同喝醉了,他知道。在他心里,那是圆满。

    而他看不到她大红色盖头下的绝世容颜,但是却能想象得到,那该有多么的惊艳。

    伴娘们起哄让他把新娘下地的鞋子找到,冷司臣精力千辛万苦找到之后。蹲下身子,那般的心甘情愿,虔诚的,似乎此时的老婆就是他的全世界,把她穿着红色袜子的脚穿到那绣花鞋中。

    随即,冷司臣直接没有让花云飒下地,反而一把把她抱了起来,然后走入了婚车中。

    去了老宅里先是拜堂,而上面是冷光荣和一个牌位,冷光荣最近看到两个白白嫩嫩的孙子还有冷嘉泽倒是好了不少。而他小心翼翼的接近自己的两个孙子,唯恐冷司臣和花云飒不让他看,不让他抱。

    而两人哪里是小肚鸡肠的人呢?

    而冷光荣看着大厅下两位新人互相扶持着拜堂,在二拜高堂的时候,他的眼睛有些恍然:似乎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和司臣母亲结婚时候的景象,与现在是多么的想象啊!

    那时候他满是春风得意,家族事业都有,还有貌美如花,名满京城的书香门第的娇妻,而他更是记得当初掀开盖头的刹那。那惊艳的倾城之色。

    让他满满的眼睛里只有她,也在之后只能装的下她,尽管她不爱笑,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她,可是,后来他渐渐没有了耐心,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扶着那牌位,上面的字迹,他一个一个能摸得清楚。心,更是疼得厉害:如雪,如雪,如果有下一世,我一定不会犯错,即使你还是不爱我,我也一直讨你欢心,一辈子,可好?

    想到这里,衰老的眉眼竟然扬起一丝温软柔和的笑意。

    拜堂完了之后就是入洞房,而冷老爷子则是用扁担挑开了花云飒盖头,尽管冷家人已经看惯了花云飒的姿色,可是还是不免被她如今的盛装打扮和那张脸给惊艳住了:流丹朱唇一抹红,黛眉轻扬风情显,面赛雪粉肌如瓷,而眼睛更是在那纯金打造的凤钗下堪比凤凰的眼珠,自信而明媚,一笑之间,倾城而晃眼。

    众人只觉得眼花,香气幽幽扑鼻,直接看呆!

    最终,那些人才开始抢喜钱什么的,一派热闹,而花云飒换了一身衣服后跟着冷司臣去了祠堂祭祀祖宗,算是把她的名字也和冷司臣一起写入了冷家族谱,让她不再是一抹重生后的孤魂野鬼。

    而稍稍些点心后,还有一场婚礼是西式的,花云飒则是换下了婚纱重新化妆去了四月酒店,虽然天气有些凉了,但是四月酒店并不冷,甚至她和冷司臣在门口迎宾的时候,冷司臣更是让她在门口往里站着,他的身后站着就成,她刚生完孩子四个月,就怕她会受到寒气。

    而众人虽然知道这个最年轻的花家财团有所耳闻,如今一见才知道真人有多么的漂亮,和冷司臣果然是一对璧人如珠。

    彩带鲜花,红毯十里,这一场京城婚礼盛宴惊艳了人们许久,也震惊,被人津津乐道了许久:原来,冷少不是高贵冷漠,高高自上,不近人情,只是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

    而花云飒,是何其幸福呢?

    而京城中那些子弟们更是羡慕冷司臣可以得到这倾城之色的******。要是换做他们的话,他们也会非常有面子,可是想象一下,当初花云飒装疯卖傻那么长时间,这些人有几个能刚上来就揭穿了花云飒的真面目,又有一个人能忍受一个和傻子在一起的流言蜚语,坚持到最后,甚至娶了她呢?

    没有吧。

    所以,两人一个坚持,一个努力,从不妄自菲薄,因为她的骨子里住着一个高傲,不为任何事折腰的灵魂,然后成就了如今的好姻缘。

    而那样式简洁简洁大有大方的婚纱,把花云飒柔美的身体包裹的密密麻麻,丝毫看不出这是生过三个孩子的身体。而大家更是羡慕花云飒的好命,竟然生了三个孩子!果然是母凭子贵啊!

    而那婚纱不知道是谁说了声竟然是卡尔大师的作品。于是一时间议论纷纷,这卡尔大师竟然出山,亲自为花云飒设计婚纱!不是曾经英国皇室他都没有答应过么?

    而那台子上,灯光闪耀下。新郎黑色的西服俊美逼人,新娘本来就精致的脸颊上了妆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她一头长在背后依次卷成了好几个卷,而里面每个的卷里镶嵌着颗颗龙眼大的白色珍珠,头根尾和一侧则是闪闪的亮的几朵粉色钻石花。而花云飒整个人看起来却比那钻石更加耀眼。

    两人含情脉脉的站在台上,听到司仪说了那一段的时候,两人都满含深情的道:“我愿意!”

    我愿意用我的灵魂来爱你,这一辈子,下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我这一辈子有些内疚的是你不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下一辈子,我一定要早早的找到你,然后和你做邻居。一块上学放学,到十八岁的时候就和你领结婚证,好不好?

    而在交换戒指的那个环节的时候,忽然花云飒抬手让梁时囿把戒指拿了上来,而底下的人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就连冷司臣也有些懵了。

    这交换戒指的环节,哪里有女方主动提供戒指的?不是一般都是男方买好的么?

    也对啊,花家,现在财富惊人,什么也不缺啊!

    花云飒接过梁时囿手中的盒子。对着话筒看着冷司臣,那双纯净的黑眸里全是深情一片:“司臣,记得当初刚结婚的时候,你把代表冷家主母的扳指给了我。而我们花家百年传承。自然也有家主戒指的,可是后来经过我们花家那场巨变,代表家主的戒指找不到了。而当时我很遗憾没有交给我代表我们花家家主的戒指。”

    其实,当时那家主的戒指在结婚后她就给了叶灏景,两人是一对的,后来她手上的那一个在爆炸中也随着消失。至于叶灏景那一个,不知道哪里去了。

    而她也无意寻找,那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被欺骗的耻辱。而花家如今重新建立,那么家主戒指为何不能重新做呢?

    说到这里,她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而一打开之后,众人立刻被里面璀璨如火的光芒闪瞎了眼,竟然是正宗的鸽血红的红宝石戒指!

    而且戒面很大!如火,如血,晶莹剔透,肆意流淌着浓稠而艳丽的颜色,正是红宝石的独特魅力之处。

    戒指样式没有多么的华丽,因为光这戒面就不需要众多的碎钻或者别的装饰来点缀,而它的存在就是那么的霸道就是所有宝石中的王者。

    花云飒拿起其中那个大的道:“这是你当初和我一块拍下的我们花家的传家之宝碧血之焰,而和它一块出土的那块宝石现在也被镶成了戒指,送给了他的爱人,代表着爱情的永恒挚爱。而如今,我把这块碧血之焰做成了戒指,他见证了我们两人之间的爱情,见证了我们之间的起起伏伏,我要把他献给给我最爱的人,我最忠诚的灵魂伴侣,让他一直看着我们恩恩爱爱的走下去,司臣,好不好?”

    这一段情话说来,娓娓动听,自花云飒的心间,是她最真实的心声,而下面看着这神奇的一幕,红宝石戒指,对,貌似当时是花了三个亿来着?

    还真是有钱就是任性啊!

    而如果他们要是有一天也被女子拿着戒指,如此表达心声,就是死也值了!

    而冷司臣看着自己的妻子,哪里不同意呢?

    所以伸出了指骨修长的手,让花云飒给她戴上。而冷司臣接过了另一枚也给花云飒戴上。戴着红宝石的两只手交缠在一起,红宝石灿烂的光芒简直要把整个台子给点着了。

    在司仪宣布接下来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抱在了一起,互相亲吻。

    先是蜻蜓点水似的浅吻,后来,则是唇舌交缠间的深吻......

    下面的人看着,能体会到台上夫妻两人之间的爱情到底有多么的浓厚,而他们在羡慕的同时,报以最诚挚的祝福。

    而那些花童则是把彩带气球什么的喷了一地,洒在了新娘新郎的头上,而囵囵做为最小的花童跟在后面,看着自家妈咪和爸爸在亲吻,拽了拽姜止澜的衣服,骨碌碌的大眼里全是狡黠:“止澜哥哥,你看呀,好好看呢,以后,我们也要如此好么?”

    姜止澜:“......”那面无表情的脸竟然有些红了起来:囵囵,你这么小,就和我求婚,这样好么?

    嗯,罢了,还是先答应再说吧,所以微微一笑:“好啊!”

    ......

    于是,两个小孩子就在小时候自作主张的定下了彼此的婚礼......

    花云飒此时心里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圆满!

    是啊,她从四年前重生,亦或者是觉得其实花云曦那二十七年根本就是白活了,她在花云飒这一世,尝到了起起伏伏又精彩万分的爱情的滋味。

    她大仇已报,萦绕在心头上的仇恨最终消失,花家的事业经过她的属下开拓疆土,到达了花家前所未有过的顶峰,而她更是收获了自己的爱情,还有完美的老公,可爱的孩子,有男有女,组成一个好字,家庭幸福,事业美满,做女人到了她的地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在花云飒二十六岁,而在她灵魂三十一岁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家庭,爱情的真谛!原来,事业和家庭相辅相成,她在做女强人的同时,也是个柔软的小女人,需要自己老公的宠爱。

    而冷司臣此时心中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就是她了!

    他冷心冷情快三十年,做任务的时候,遇到过各种美人,环肥燕瘦,然而他却从没有动过心。

    和花云飒的相遇,说不上一见钟情,更称不上二见倾心,甚至是彼此猜测疑心的,而在山上雨中她猛然而落,那一头黑就那么缠缠绵绵的入了他的眼睛,骚了他的心,甚至行动快于心的把摔落那碧玉莲花簪子给捡起来放在了怀里。

    后来的一吻让他有些动了情,可惜却是小女人给他使用美人计。给他用了催眠。

    再后来,c市第一次见面,莫名的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她,更是一句话就揭穿了她的真面目,再后来,两人演戏,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在她若有若无的调戏之下,他渐渐的由失控到主动,而他最后更是亲自打破了“他不碰她”的话。

    而后来,两人分了,又好了,感情却越来越好,原以为,这辈子他会随便找一个女人做冷家主母传家接代,可是他何其幸运,找到了他爱的女人呢!

    是啊,就是她了,就是眼前的女人,他的妻子,以后他要共同一起走下去的女人,而他一定不会如父亲,如冷家人那般花心滥情,女人,妻子,情人,只要是云飒就好!不,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个叫做花云曦的灵魂才是!他可没有忘记在研究室里她大仇得报时候说的话呢。仔细分析,疑点颇多,也不难猜测不是?

    而他在此时此刻,与她的灵魂缔结契约,那般的虔诚,只希望两人生生世世的就这么的走下去......(。)

    ps:    好了,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再次感谢亲们的订阅与月票还有打赏,番外来个姜易欢的感情吧,我很喜欢这个角色,而她的身上更是和过去花云曦身上的性格某一些重合。感情结局么,大约亲们会大跌眼镜的,哈哈!下一本书打算写六七十年代的,书名女汉子的穿越记实录,大纲什么的正在写,编辑审核通过了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