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君墨·简巧娘番外(四)

景漓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中午时分,简流涵下了早朝就径直回府了。天籁小 说WwW.⒉3TT.COM简巧娘一早上都陪着嫂嫂聊天,有说有笑的。在饭桌上,简巧娘不停的偷瞄自家老爹,暗自揣摩着怎么开口,现在她都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想过如何开口?看着老爹那一掌严肃脸,又有一点点胆怯。

    另外三个知情人,眉眼都舒展着,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看到,或者眼前贼眉鼠眼的丫头该如何实施自己的讨好策略。

    简流涵自然没有错过三张同样表情的脸,还有一张纠结的小脸,“巧娘你昨天不是说有事找爹吗?”

    “咳咳咳!”一口空气尽到了嘴里。

    “慢点!”简夫人有些好笑,但是忍住了,太久没见这丫头吃憋了,每一次都是他爹吃。

    “现在没有了,等我想起来,我立马就去找你商量。”

    简流涵看了看饭桌上的几人,仿佛都有阴谋,那三张看戏的脸是怎么回事?难道丫头准备潜逃?或者说又有什么阴谋等着自己入套?看来这几日得提防着。

    饭后,简流涵去了书房,简林若跟着三个女人,“小妹?你刚刚干嘛不说?”

    “说什么?”

    “你不是要讨好爹吗?夹个菜,斟个酒都没有?”

    “诶,这样也是?”

    “傻丫头,这肯定是啊,做父亲的就希望自己的儿女孝顺,这套近乎是第一步,而饭桌上夹菜和斟酒就是最好的方法!”叶静欢莫名的笑了,这小丫头,这都不会,怎么讨好爹。

    “那你们怎么不说?”

    “你不知道?”简林若诧异。

    “明知道我打小就不喜欢这些礼数,一群马后炮!”

    ……

    “巧娘啊,这些为娘怎么记得以前教过你!”简夫人正声,佯装严肃说道。

    “有吗?我不记得了!”

    “对了,小妹,你要是去找爹害怕我可以陪你去!”简林若邪魅的笑了笑。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哼,陪我去,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吗?想都别想。

    简巧娘回到房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丁君墨,咬咬牙,算了,豁出去了。一定会成功的。

    而在一刻钟前,简林若已经提前一步去了简流涵所在的地方,简府的“藏书房”。简流涵越觉得府里气氛诡异,但是却不点破,想看看这些个人再整什么妖蛾子?

    看了看简林若所在的书架后的方向。

    没多久,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老爷,小姐……来了!”管家的声音有些断,也是因为对于眼前的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诧异。

    “进来吧!”房门一开,简流涵的眉峰一皱,阴谋果然来了!

    此时此刻,临雾国暴雨连绵,足足下了半个月的暴雨,村落周边的那条大河,河水汹涌,稍稍高出河水的地方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木房。

    房里忙忙碌碌好几个人影进进出出。

    一个又一个染血的小盆被端出房子,挥泼出去,和雨水融为了一体。

    头顶的乌云整整半个月,也不见消散。黑压压的!

    一道白色的身影走到旁边疲惫不堪的锦袍男子跟前,眉峰紧皱,神情也很凝重,“三殿下,药快不够了!”

    锦袍男子闻声才睁眼“不够了?丁大夫,你一定尽力救治,要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嗯,一定要尽快!”

    “嗯!”

    “辰王殿下,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

    “大皇子把水引到这边来了,好几个村落都被洪水冲走了,属下等正在竭力救人!”

    “什么?大哥居然,居然至百姓生命于不顾?怎么可以这样,本王本不愿与他争什么皇位,他又何必置本王于死地!”

    “殿下,眼下属下等该如何?”

    “先救人!”这话是丁君墨开口说的。

    “去吧,尽一切可能救人,还有派一队人去弄药材!”锦袍男子颓然坐着。

    丁君墨也看着,皇家斗争就是如此,平民百姓的生命就是草芥,他看着近在眼前的辰王,爱民之心虽有,结局似乎也可以遇到到,但是丁君墨并没有开口,因为他从未想过要参与到皇权斗争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跟着墨云,闲云野鹤。回过神之后,转身,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辈子开开心心就好,这话是他离开苍梧国时,简巧娘说的。但是他意外的记住了。

    另一边,简流涵看着端着一盘茶点的简巧娘,莫名的后被有些凉,眼珠不自觉地瞥了一眼躲在书架后面的林若。同样的隔着几个书架,透过缝隙看到自己小妹,简林若也惊掉了下巴。

    “爹,看书看了累吧!歇一会,我给带了了点茶点!”简巧娘化身乖乖女的模样,简流涵根本没办法接受啊!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汗毛在一瞬间全部都竖了起来。

    暑假后的简林若突然有些后悔过来了,他实在受不了小妹现在这个样子,莫名的有一种想去揍一顿的冲动。

    门口的管家,自然也听到了,一个趔趄,差点把自己的老腰给闪了。

    及其本能的开口“我不累!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是最近有点闲得慌?”简巧娘很木然的走到简流涵的身后,给自家老爹捏肩,然而被捏的人却越感觉到这是不简单。

    “闲得慌?我怎么不觉得,你不是三天两头往外跑吗?”

    “所以啊,闷啊,就出去走走,散散心!”简巧娘一顿捏肩捶背的伺候简流涵。

    “这样啊,那你接着去散心吧!爹再看会书!”简流涵顺着杆子就想把简巧娘支走,后背都出汗了。

    “今天还好,而且爹爹又在家,所以巧娘才过来看看!”简巧娘笑了笑。

    “平时爹爹也在家,怎么不见你来?”

    “平时?平时?……”一时间编不出来了。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你这样让我毛骨悚然的,总觉得你有阴谋!”

    “呵呵,被现了,说实话,我也不适合!爹,你看哈,我今天是不是给你捏肩了?”简巧娘小步绕道书案前,和简流涵面对面看着。

    “是!”

    “是不是给你捶背了?”

    “是!”

    “是不是给你送吃的了?”

    “是是是,你就说你想干嘛吧?”

    “你可不可以看在我今天伺候你的份上让我去找君墨哥哥?”

    “原来目的在这?送你三个字!”

    “什么?”简巧娘满怀期待的看着简流涵。

    “不—可—能!”

    那张迷人的小脸瞬间崩溃了,水灵灵的眼神里慢慢的怒火,啪的一声拍桌!“简老头,今天本小姐可是亲自过来伺候你了,想着法子讨好你,你倒好……”

    “讨好?丫头,你呀,还是嫩了点,对了,记住哦,别乱跑,否者后果你懂的!呀,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份奏折要写,爹爹就先去书房了!”

    简流涵除了房间,门口的管家,看了看屋里气鼓鼓的小姐,点了点头,这才是简府的小姐。

    简巧娘懵了,简老头,总一天我会扳回一局的!气死我了,这招根本没有用!还把自己整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啊~,墨云你死定了!”

    “阿嚏!”嗯,丫头失败了,不过那又如何,还是这游湖来的惬意。“船家,慢点游,我还想看看这湖的夜景!”

    “客官,你真有眼观,这仙女湖的夜景是绝对的没话说!”船夫笑了笑。

    “是吧,我也是听说了,才不远千里过来赏景的!”他怎么可能更人家说,自己是被徒弟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