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4.444我是劳动委员

住家野狼2016-9-21 1:42:36Ctrl+D 收藏本站

    [第12章豪门争斗

    第14节444我是劳动委员

    帅哥,请我喝瓶酒。突然一个少女从舞厅中,走了出来,径直坐到了他的对面,她不停喘着气。

    面前的少女,年龄跟他差不多。

    扎着蓬松的马尾辫,瓜子脸蛋,很是精致。

    她的身上是一件短袖t恤,露脐的。

    下身是黑色的小短裤。

    还算是清纯、靓丽。

    杨嘉不出声,拿出一罐啤酒,并将上面的罐子拉开,递到了她面前。

    她也豪不客气,拿起酒就喝了起来。

    爽!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吴伊娜。

    吴伊娜边喝酒边瞧着面前的酷男人,这才算是一个男人嘛。

    想起几个小时前,碰到的那个又高又黑,又没礼貌的家伙,她就气。

    她今晚连续在这里跳了几个钟了,拼命的跳,全是因为那个家伙。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气,还是要从僮僮说起。

    ……

    僮僮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租了一间房。

    他不住在学校主要是因为他还要找兼职。

    没有兼职他就没法度日了。

    房子在楼顶的天台上,一间二十个平方左右的房间孤零零的坐落于此。

    本来是不会有这个房间的,屋主为了增加收入,又在楼顶硬是违规建造了这个房间。

    这个小房间就是僮僮所租住的房间。

    省城打工的人很多,像他这种没钱的穷学生,租住在这里,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月租五百元,水电费每月约一百多块。

    这个房间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客厅兼卧室兼厨房,另一部分是卫生间和洗澡间。

    房间内很简单,没有床,没有桌子,没有椅子,就只有一个电磁炉,僮僮自己买的。

    虽然简单,不过他总算是到城省了。

    昨天晚上,僮僮躺在地板上,他的床上,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更让他高兴的,还是老师的信任。

    开学的第一天,学生们,轮流一个接一个去课室旁边的班主任办公室,同班主任会面。

    以后就由你做班干吧。周老师说。

    那我担任什么职务?班长?学习委会?还是……僮僮问,心里暗笑着,如果我真当上班长,又可以号令天下啦。

    周老师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说:班长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学习委会嘛,你的成绩在班上也不算拔尖,以后再考虑吧,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职务由你当。

    什么职务?

    以后你就担任我们班的劳动委员吧。

    你妹的!僮僮差点就说出口了。

    说了这么久,原来给自己委任的职务是劳动委员,是看我皮肤黝黑,能劳动吧。

    怎么?不乐意吗?周老师看着他的脸问。

    乐意,我一定会不让您失望的。王僮立马说,劳动委员也好歹也是个官,他也就接受了。

    ……

    今天化学课上。

    僮僮的目光全落在了张馨的身上。

    他想起了那天是张馨第一天来到这个学校,第一次走近班级。

    她长得特别干净,眼睛象秋天的湖水,脸颊的皮肤嫩得吹弹可破。

    她的身材颀长,背着个小书包,进来的时候,立马引起班级的一阵轰动。

    不过她也很傲,谁都不看一眼,任凭班级内多少放肆的眼睛在她身上乱撞。

    看到这么光鲜的女孩,僮僮心中自然有一份向往。

    可以说,这个女孩单是这份美就算是院花了。

    她身上散发着一分纯真,尤其是她那清澈的眼神,象公主一样,让僮僮开始心不在焉,结果被化学老师点了个正着。

    老师问:这位同学,如果医生把碳酸钡误给病人服用了,会怎样?

    僮僮当时还有点发蒙,不加思索回答:医生要判刑,院长要记过处分。

    立马引起了同学们的一阵哄笑。

    唉……你以后高考的时候还是报考政治系吧。老师摇了摇头。

    对于同学们的哄笑,僮僮倒显得很坦然。

    在这学校读书的,半数以上是官二代、富二代,他立足的本钱就是坦然及自信。

    僮僮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然后目光又移向了张馨的位置,没想到她也正看着他。

    她浅浅的一笑,差点让他丢了魂。

    可惜下课铃声响了。

    僮僮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他要去找兼职了。

    在海边,他摆摆地摊还可以挣上几百块钱。

    在这里,他再找不到工作,就住不上出租屋,交不起学费,完成不了学业了。

    他同妹妹约定这周见面的,不能让倩儿看到自己现在落魄的样子。

    僮僮身上就只剩下几百块了。

    在花完这几百块之前,一定要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出校门前,他已经换下了校服。

    出去找工作,可不能穿校服呀。

    在学校门口。

    僮僮紧紧的抓着口袋里的几百块钱,双手的汗水早已湿透了那些钱,但是他仍然不敢放开,生怕这些钱在自己的口袋里生翅膀飞走了。

    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汽车,有时他真的有一种跳到马路中间瞬间死去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

    他必须忍住,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他必须要坚强。

    当年养父母带着存款全部逃走,扔下他同倩儿,他就发誓,无论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坚强。

    僮僮在公车站牌前查找着线路。

    他要去ktv场所看看,因为ktv通常上的是夜班,他才好分配时间。

    听说在国际广场,有大型的ktv场所。

    僮僮在公交站牌上找了很久,竟发现没有去那里的线路。

    也放是有的,他还不知怎么去。

    打的他又舍不得。

    坐地铁吧。

    他之前问过同学,说3号线的地铁能到达那里的。

    这也是僮僮第一次乘地铁。

    因为怕出错,他就紧跟着前面的一个小女生,她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终于上了地铁。

    地铁上人很多。

    不过他竟破天荒地找到了一个位置。

    张馨,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子?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坐在地铁的座位上,僮僮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脑海中始终闪动着这个班花的身影。

    看什看,死色狼!一种女性特有的愤慨声音响起,让他从沉思中恢复过来。

    面前是一个小美女,正是僮僮跟着她进地铁的那个少女。

    不过刚才看的是背面,现在看的是正面。

    身材也算高挑,扎着蓬松的马尾辫,瓜子脸蛋,很是精致。

    她的身上是一件短袖t恤,露脐的。

    下身是黑色的小短裤。

    整个人显得青春而富有朝气,很是清纯、靓丽。

    不过,她的眼神,很不友善,正在狠狠地瞪着自己。

    由于女孩刚刚的尖叫声,也引来了周围乘客异样的目光。

    僮僮就被这样的目光包围着。

    什么事嘛?虽然我有点魅力,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嘛?僮僮对于自身还是有些信心的,虽然黑点,但是胜在够强壮,不过他还是很是友好地招呼了一声:你好,请问什么事呢?

    她不屑道:什么事?你要是再敢这样直勾勾地看我,信不信我喊非礼?你一直这样跟着我,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

    我看你?非礼?僮僮这才反应过来,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他刚才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可不是看她,那是在想着心事。

    不过,这丫头也是够蛮不讲理的,就算真是看你一眼,也不算色狼,也不算非礼吧?

    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心思看你。僮僮很淡定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有美女在你面前你也不看?这小妞显然显得更加生气了。

    僮僮耸了耸肩膀,干脆不吭声了,转过头,望着车窗外。他可不想让自己有失风度。

    你,你!美女显然是气着了,这男人是什么态度呀?

    她可是吴家大小姐,平时都有专车接送的,今天难得心血来潮坐了一回地铁,却碰上这样一个混账的男人。

    不,不,他还不算男人,只算个男孩,混蛋。

    从来没有男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

    僮僮用余光瞄了一下她,心里很是高兴,莫非这少女是更年期了?我又没有把你怎么样,你就急成这个样子了。

    吴伊娜很气。

    国际站一到,她立马就下了车。

    没料到僮僮也跟着下了车。

    你!你跟着我干嘛?吴伊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我到站了,总可以下车吧。僮僮急着要去找兼职,也没怎么搭理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小子,你是做什么的?这么嚣张。吴伊娜发着小姐脾气。

    我是劳动委会。僮僮头也不回。

    你,你,你!什么态度。吴伊娜气得直跺脚。

    正是因为气着了,所以她才来舞厅拼命发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