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3.443佳佳离世

住家野狼2016-9-21 1:42:10Ctrl+D 收藏本站

    [第12章豪门争斗

    第13节443佳佳离世

    人民医院,佳佳病房内。

    佳佳躺在病床上,王姐坐在床沿上给她削着苹果。

    这两天佳佳的精神比之前要好些,头痛也减轻了很多。

    妈,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佳佳微笑地看着母亲说。

    王姐略显疲惫。

    傻孩子,母女之间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王姐将削好的一块水果放到她嘴边。

    佳佳张开口,轻轻咬了一小口。

    苹果很脆很甜。

    妈,我不想住院了,我想回家了。佳佳说。

    这……王姐显得有些为难,然后说:那好吧,我跟杨伟说说,我跟医生说说先。

    王姐又将一小块苹果放到她的嘴边。

    佳佳又是轻轻咬了一小口,她吃的并不多。

    ……

    佳佳还真是出院了。

    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家人还是尽量满足她。

    杨家豪宅。柔和的灯光。高雅的餐桌。

    佣人已经将热气腾腾的饭菜摆上桌。

    杨伟一家五口人围坐在餐桌上吃着晚餐。

    杨伟、杨嘉分别坐在佳佳的两边,陈天豪夫妇坐在对面。

    老婆,吃点这个。

    佳佳没什么胃口,有点厌食,杨伟帮她挑选一些清淡的食物,她才勉强吃下一些。

    佳佳,不合胃口吗?要不我再给你弄过?对面的王姐关切问道。

    陈天豪也关切地看着她。

    没事,我本来吃得少。佳佳对着对面的父母笑了笑,然后她一脸慈祥地看着身边的儿子,儿子,吃多点。

    妈,知道了。杨嘉拼命吃了几口饭菜。

    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佳佳笑了笑。

    虽然有些疲惫,但她还是很开心。

    一家人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如果佳佳不是病得这么重,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家人呀。

    ……

    一个月后。

    杨伟恍然失神地的站在玻璃窗前。

    白色的夜雾在玻璃窗上弥漫着。

    佳佳已经过世,并于昨天下葬了。葬礼办得很低调。

    窗前的杨伟回忆起两个人走过的这些岁月,他的嘴唇苍白如纸。

    佳佳临死前,握住他的手,说了一句:好好……照顾……照顾嘉嘉……

    嗯。杨伟强忍住即将流住的泪水。

    然后佳佳就闭上了眼睛,她睡了,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

    繁华的街道上有来来往往的汽车和行人,杨嘉的身影被路灯拉成斜长的阴影,他空茫地仰起头,只见漆黑的夜幕中挂着几颗寂寥的星星。

    呆呆地站在夜色里,迎面而来的冷风忽然使得体内的酒意被激了起来,胃中一阵难受得克制不住的翻绞,他刚从酒吧出来,已经喝了太多的酒。

    胃十分的难受。

    他最后还是在花基上狂吐了一顿。

    吐完总算舒服。

    他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个嘴同手,然后开始拦出租车。

    杨嘉由于还没有驾照,所以他没有自己的车。

    而他外出的时候,也不想家里的司机跟着,所以他不会让家里的司机接送的。

    他站在路边不一会,便很酷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带着一身的酒味穿进了出租车。

    司机看着他身上穿着的那一套阿玛尼品牌的服装,材质很好。

    又是一个富二代。司机心里冒出了一句,然后按下计费器,问:帅哥,你要去哪里?

    随便去哪里都可以!

    你到底去哪里?司机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问:你是想出去散步、逛街还是娱乐?

    我心情不好,想找个地方解解闷。

    这样呀,行。司机笑了笑,建议道:我送你去夜总会玩,你看怎样?

    行。杨嘉应了一声,两眼望向了窗外。

    霓虹灯投洒在夜的街头,给这座发话的都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街道两旁的饭店、酒吧、夜总会前,七彩灯闪烁,昭示着人们的夜生活已经拉开序幕。

    出租车载着他在繁华的大街上,浩瀚的车流中穿梭。

    经过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司机稳稳地将车停靠在世纪夜总会的门口。

    帅哥,夜总会到了,里面节目很丰富的,希望你玩得开心。司机邪邪地笑容。

    谢谢!杨嘉望了一眼计价器,显示着30元,他掏出了一百块递给司机,不用找了。

    谢谢,谢谢。司机很高兴。

    下车后,杨嘉疾步来到夜总会门口。

    欢迎光临。门口站着的一排迎宾小姐,一致向他鞠躬。

    夜总会,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杨嘉很坦然地走了进去。

    一楼是演艺大厅。

    演艺大厅里,播放着强劲的迪斯科音乐,人群涌动,人声鼎沸,七彩灯不停地旋转。

    在昏暗的灯光下,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一个个花花绿绿的男女,高声尖叫,拼命摇摆,宣泄着他们狂放的青春和燃烧的激情。

    杨嘉随意找了一个卡座坐下来,他的不远处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坐台小姐。

    一位年轻的女服生穿着一身的红色旗袍走了过来。

    帅哥,请问你要喝些什么酒?

    随便给我来点啤酒。杨嘉看了她一眼,脸上总是那么一副酷酷的表情。

    纯生好吗?服务生问。

    随便。

    好的,这个位置的最低消费是四百八十元。

    别啰嗦这么多,快点上来。杨嘉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元,交到服务生手里,说:要快。

    好的,请稍后!

    服务生拿着钱,离去了。

    不一会儿,服务商应托盘端着一打百威啤酒,一个水果拼盘,几份诸如开心果、牛肉干之类的小吃,来到卡座。

    服务生将这些东西放到茶几上,用开瓶器将啤酒瓶盖打开,拿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交给杨嘉说:帅哥,这是找你的零钱!

    不用找了,就当你的小费吧!

    哦,谢谢,请慢用!服务生他斟满一杯酒,然后微笑着离开。

    杨嘉拿起酒杯,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干。

    强劲的音乐有节律地鸣响,不停地敲击着他的耳鼓,人群在舞池里拼命地摇摆。

    在这种气氛上,一般客人都会跟着舞动的。

    不过杨嘉坐的很安静,仿佛这种环境也调动不起他的激情。

    他只是随意盯着舞厅,看着舞厅中正在踩着音乐的节拍,拼命地甩头、扭腰和摆臀的女人们。

    她们长发飘飘,人影晃动,很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