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0.440哭泣的细雨

住家野狼2016-9-21 1:40:55Ctrl+D 收藏本站

    [第12章豪门争斗

    第10节440哭泣的细雨

    看你们男才女貌的,有没有打算……张岚媚笑道。

    阿岚,你又在笑我咯。阿兰妮故意白了她一眼。

    坐在对面的王刚已经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了。

    她今晚的黑色套装很有女人味,他的目光已经忍不住落在阿妮的深深乳沟上……

    陈兰妮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

    一旁的张岚笑了笑,说:我下午还有事要处理的,吃完饭后,阿妮就由你照顾啦,阿刚。

    哦。王刚回过神,行,没问题。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觉得不好意思。

    我下午也还要上班的。陈兰妮赶紧说,她现在有些害怕跟他单独相处。

    ……

    k房里。

    张馨突然停止了歌唱。

    怎么不唱了?周果奇怪地看着她。

    她红着脸,小声说道:果哥,我们跳舞吧。

    哈,没问题。周果站了起来,走到了屏幕前方,张馨已经调了舞曲。

    张馨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双手环绕在周果的脖子上,周果则大大方方地把双手放在她纤细的腰上,两人靠得很近,她那对不大却富有弹性的**紧贴着他的胸膛。

    张馨媚眼如丝,身体在颤抖,紧紧地贴着他,她听见了自己稍稍急促的呼吸。

    果哥,你有没有,有没有……她满脸通红。

    有什么呀?周果看着她。

    有没有喜欢过我呀?她终于说出口了。

    哈。周果笑了笑,当然有啦,我的好妹妹。

    只是妹妹吗?张馨问。

    两人随着舞曲,迈着芊芊细步。

    呵呵,你这样问,莫非你喜欢我啦。周果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柔情地看着她。

    果哥,我……张馨紧紧的搂着他,柔软地贴在了他宽阔的胸膛上。

    她的小嘴离得很近,她的呼吸就在眼前。

    她甚至希望他吻自己了。

    傻丫头。周果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是你哥。

    两人分开了。

    周果继续喝他的酒,张馨继续唱她的歌。

    每个少女总有怀春的时候,对于此刻的她,她的心怡对象是高大帅气的周果哥。

    第二天,周果要坐着飞机出国了。

    飞机杨里,母亲陈兰妮给他送机。

    果果,在那边要学会照顾自己。陈兰妮双手放在儿子的双肩上,嘴里唠叨着。

    老妈,知道啦,你每次来送机,都说这句话。周果笑了起来。

    你出国后,老妈又是孤独一人了。

    老妈,找一个伴嘛。我看到王刚叔叔对你挺好的。周果说,要不,你们就凑合在一起吧。

    你呀你,王拓那姑娘挺不错的。

    好啦,老妈,不说这个啦,我要上飞机啦。周果看到那边旅客已经开始登机了。

    好啦,有空多打电话回来。陈兰妮把行李箱递给他。

    陈兰妮看着人群中的儿子走进登机杨,心情忽然有些失落。

    ……

    佳佳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正在世界旅游的陈天豪夫妇,收到消息后立马从国外赶了回来。

    夫妇二人知道女儿的病情后,自然很伤心,却又无能为力。

    前两天佳佳还发烧了,曾经一度昏迷。

    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后,烧总算是退了。

    杨伟把公司的事都交给下属打理,然后陪在了佳佳身边,整日整夜,寸步不离。

    医院长长的走廊里,她的声音静如回声。

    杨伟将佳佳抱在怀中,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斜斜长长地映在地面上。

    老公,我是不是得重病了?佳佳轻轻问杨伟。

    别担心,会好起来的。杨伟头紧靠着她的头。

    不用骗我,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病情。佳佳有些吃力地说,我最担心的就是嘉嘉。

    别担心,嘉嘉现在很听话。杨伟安慰她。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教导他。

    嗯,我会的。杨伟眼睛有些湿润,但他强忍住了自己的泪水。

    ……

    新华书城里。

    医学类的书架与书架之间。

    嘉嘉一言不发,盘膝坐在地板上,他的身边放满了医学类的书。

    他一页一页的翻看着,他在查找着有关脑瘤的治疗方案。

    其实他也看不懂。

    这些天来,他都没有去学校,他的时间都在书城里。

    同学,我们要关门了。一个书城的服务员走到他跟前说,你要不要买书呢?

    杨嘉抬起头,看了一眼她,没有出声。

    他拿起那些书,一本一本地放回到书架上,然后就走下了楼。

    服务员看着他,摇了摇头,连续几天了,他都是这样,翻了几天的书,却没买上一本。

    走出书城,天色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少爷。杨家的司机在书城上一直等着他。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坐车。杨嘉对着他说了一句,然后拦了一辆车,既没打算回家,也没打算回学校,也没打算去医院。

    同学,想去哪里?出租车司机问。

    随便。

    什么?司机又问了一次,你要去哪里?

    去人民医院吧。

    哦。司机发动了车子,心里想,真是一个怪怪的青年。

    杨嘉的头发也是挺长的,前面的头发已经遮住了眉心处,望着车窗外面的景物,他心绪复杂。

    站在医院病房走廊的角落里。

    杨嘉远远瞧见爸妈相互依偎在一起的背影。

    他没有走过去,而是坐在了走廊上,静静地看着他们。

    一来是因为在以前母亲一直很希望父亲能在家里多陪陪她,或许现在是最后的时刻了,杨嘉不想去打扰他们。

    二来是如果父亲发现自己没去学校上课,又要责骂他了。

    杨伟扶着佳佳走回了病房里。

    不一会,他去吸烟区吸烟了。

    趁着这个空隙,杨嘉走进了母亲的病房。

    病房里,佳佳躺在床上。

    病房里没有开灯,窗外下起的细雨使房间里显得出奇的暗。

    佳佳微微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身体单薄柔弱。

    杨嘉心里一阵暗痛。

    他没有叫喊她,生怕影响她休息,他静静地坐在了病床前面的一张椅子上。

    杨伟回来的时候。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突然看到儿子的身影,怔了一下。

    他轻轻推开了门。

    杨嘉听到身后的声音,一转头,看到父亲,立马低下了头。

    杨伟走到儿子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

    深夜的杨家公寓里。外面又下着细雨。

    王姐在客厅哭泣着。

    陈天豪在阳台落地窗前,抽着烟,玻璃窗半开着,风将细细的雨丝吹进来。

    他站在窗边,显得苍老很多,曾经的意气风发,早已被时间吹得支离破碎、空空荡荡。

    唯一的女儿得了脑瘤,医生已经明确告知,她事日无多了。

    夫妇俩除了伤心外,什么也做不了。

    夫妇两人回国后,一直住在杨伟家中。

    一来主要是为了女儿,二来顺带照看着嘉嘉。

    嘉嘉今晚还没有回来。

    夫妇二人今晚接到了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杨嘉同学已经几天没去学校了。

    嘉嘉怎么这么不懂事呀?王姐想起自己可怜的女儿,又继续哭泣着。

    哭泣声让陈天豪更加烦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