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2.混乱的情感

住家野狼2016-9-21 1:26:5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不羁的青青

    第32节混乱的情感

    周果耸了耸鼻子,随即睁开眼睛,虽然没有开着灯,但他能认得出面前的女人正是张总。

    张……张总,你……你怎么还没有睡……他呐呐地问。

    一根细嫩的手指放到了他的嘴吧前,示意他不要讲话。

    他突然明白,她是不想太尴尬。

    黑暗中,她的美眸微闭,她粉嫩脸蛋在他脸颊上轻轻的蹭着,柔软娇躯紧紧的偎依在他的怀里。

    这跟她平时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形象很大不同。

    或许只有黑暗中她才会恢复女人特有的温柔本性。

    周果那关键部位又开始亢奋起来,随即低下头,吻住了她。

    他并不知道,黑暗之中,她的脸色已由白变红,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

    他一边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脸颊,一边将右手伸进她的睡衣里面,摸到了她弹性、温软的酥胸。

    她春心荡漾,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鼻腔里也发出轻微的呻吟声,丰胸在他的手心里变得越来越硬……

    周果轻声问道:老板,想要吗?

    她没有回答,或许黑暗之中,她已经是点头的了,她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裤衩里……

    他那东西一下子被她掌控在手掌之中,它变得亢奋、激昂,异常活跃。

    哇,呀呀呀!一种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地经过小腹传递到了大脑的中枢神经,周果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怀着的女神吐气如兰,那柔软的娇躯、饱满的胸部、高翘的美臀和滚圆的大腿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

    周果的腰腹本能地向沙发里缩了缩,可惜沙发太窄,没有躲避的空间,努力压制自己的**。

    然而,越是压抑,越是变得亢奋,索性用手搂住她的纤腰……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玉手里那羞人的玩意儿不停地升温,不断地跳动,强烈地刺激着了她的神经,本想松开,但又有些不舍。

    周果的手加大力度,紧紧地将她抱住,鼻息间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息声,身体上散发出一股雄性的味道。

    隔着薄如蝉丝的睡衣,她的身体被挤压、被侵占,反应极其强烈。

    她披肩的长发,凌乱地散开着,突然她如猛兽一般,直直地坐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坐到他的大腿上,挺起胸,与他贴得更紧,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开始掌握了主动权。

    他想去吻她,她侧着脸避开。

    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将他压倒了沙发上,便伸手去解他的裤子。

    他配合着,很快裤子就被脱去。

    他的手去摸她,才发现,原来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裤……

    她径直坐了下去,热的发烫,一股强烈的占有欲在她的脑海里升腾,浴火在胸中熊熊燃烧,她的思想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

    月光如水般洒落在客厅里,清风从没有管好的玻璃窗里徐徐吹来,她像一头发狂的狮子,不停地运动着,客厅只剩下那沉重而娇媚的呼吸……

    清晨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照射在客厅上,投洒在了沙发上周果那一张俊俏的脸上。

    他似乎还没有睡醒,正沉浸在惬意的梦境里。

    昨晚真是累坏了,她索要了多次,他都快精尽人亡了。

    张露露早在天亮前就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脱掉自己身上的睡衣,对着梳妆镜,简单梳理一下,画上淡妆,换上了平时的制服套裙,然后走下了楼。

    她蹑手蹑脚地经过客厅,她要在他睡醒之前离开,出门时,她还是静静地瞧了瞧着那个沉浸在睡梦中的小男人,他的表情是那么的静谧,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甜美……

    看到他这副表情,她又想起了杨伟,那个深深伤害她的男人。

    她咬了咬牙,关上门,离开了。

    周果七点多钟的时候,醒来了。

    发现女神已经不在身边,他记得昨晚是楼着女神沉沉睡去的。

    看来女神应该是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周果坐了起来,全身腰酸腿痛,他伸了伸腰,然后站了起来,走进了浴室,洗脸刷牙,浴室里备有干净的牙刷毛巾。

    他很高兴,忍不住哼着小曲。

    洗刷完毕,他看了看时间,又才走进厨房,开始烧开水冲牛奶,煎鸡蛋,做烙饼……

    平是的早餐都是老妈做给他吃的,他今天却心甘情愿地为女神做一顿香喷喷的早餐。

    忙于半个小时,总算完成,早餐被他搬到了餐桌上。

    他很高兴,他轻轻地走上二楼,准备去唤醒亲爱的女神。

    老板,老板,吃早餐了!周果敲了敲二楼主人房的房门。

    里面没有反应。

    他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反应,他手握门把,将房门扭开,里面房间有些凌乱,一件白色的睡衣散落在地面上。

    张露露的这些别墅,每天都有工人在固定时间过来打理的。

    平是换洗的衣服也会有佣人替她清洗。

    老板不在!周果有些意外,他又依次去打开了其它客房的房门,都没有发现老板的身影。

    难道老板走了?

    周果走出别墅,发现停车场的宝马车已经开走了。

    老板真是离开了。

    周果有些失望。

    他走回了客厅,望着桌面上精心准备的早餐,他吃了几口,没有了食欲。

    完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自己的老板。

    回味起昨晚与她在沙发上亲热的情景,他又不禁心情澎湃。

    电话响了。

    他以为是老板打来的,立马掏出了手机,看了来电显示,才发现是王拓打来的。

    王拓,早呀。他打了声招呼。

    周果,你怎么了?好像很疲惫的样子?王拓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疲倦。

    昨晚公司加班,加班到了很晚。周果又说了谎,最近他学会说谎了。

    一个见习生也要这么拼命吗?鼎盛好严格呀。王拓感叹道。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周果说,对了,这么早找我什么事?

    我发现我爸好像喜欢让你妈了。王拓有些着急地说,如果他们真好上,那我们,我们怎么办……

    呵呵,傻瓜,顺其自然嘛。周果笑着说,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赶着回去上班了。

    哦,这么急吗?那你小心点。王拓不太乐意地挂了电话。

    吁……周果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他现在头脑有些凌乱,他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