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6.洗浴中心

住家野狼2016-9-21 1:23:34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不羁的青青

    第26节洗浴中心

    好了,你先回家。刀疤脸拍了拍阿皓的肩膀。

    阿皓走向了酒店电梯。

    很快就可以去省城了。他自然很高兴。

    本想立马将这消息告诉他的两个兄弟的,但想到叔叔的告诫,又忍住了。

    ……

    刀疤脸又回到了光头张的包房门口。

    敲了敲门。

    刀疤,你又回来了?光头张开了门。

    张哥,我带你去洗浴中心吧,这里新开的。刀疤脸说。

    也好。光头张立马同意了。

    海边洗浴中心。位于开发新区。

    洗浴中心布局合理,别致典雅。里面设置齐备,内设大、小包房。

    刀疤脸载着光头张直接把车开进了洗浴中心的停车场内。

    张哥,就是这里了。开发区最高级的沐浴中心了。刀疤脸介绍着。

    好,今天好好洗洗。光头张从后排的车座上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

    刚才同那少妇干完那事后,还没洗澡,现在觉得全身都是黏糊糊的,臭烘烘的,感觉特别难受。

    两人一起下车,一起走进了洗浴中心。

    大堂经理热情地迎了上来,他认识刀疤脸的,满脸堆笑地说:刀疤哥,欢迎光临。里面请。

    这是张哥。刀疤脸介绍着,今天我同张哥过来泡澡、蒸桑拿,做按摩松松筋骨或什么的,你可要给我安排好啊!

    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大堂经理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刀疤哥,你尽管放心,我一定替你安排好,让张哥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大堂经理安排他们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来。

    一名男性服务生跑过来,分别交给他们一个带有钥匙的手牌,让他们脱鞋、换脱鞋之后,领着他们走进更衣室。

    更衣室里排放着好几十个衣柜,每个衣柜上都上了一把锁,衣柜上的编号与手牌上的编号一致。

    两人分别用手牌上的钥匙将衣柜打开,将衣服脱下来放进衣柜里,再将衣柜锁好,将手牌戴到手腕上,赤条条地走进隔壁那间散发着热气的大浴池里。

    独立的房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张哥,这老板是我的哥们,这里招待会很到位的。刀疤脸吹嘘着。

    嗯。光头张哼了一声,最先走进了浴池里。

    浴池里的水也是刚换过的,水温适度。

    刀疤,你那个侄子,能不能信得过,这次我们做的可是大事。光头张再次询问起来,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张哥,放心。他很听话的。刀疤脸拍着胸口说。

    这件事事关重大,一定要谨慎。

    是,是,我会小心的。

    ……

    张哥,要不要叫个搓澡工给你搓搓背?刀疤脸问。

    光头张摆了摆手。

    对于男人搓背他没啥兴趣。

    泡过澡,两人走进邻近的桑拿室。

    桑拿房里水蒸气的温度比较高,蒸得两人满头大汗。

    没进去多久,就感觉到浑身发软,身子发飘,呼吸不畅。

    刀疤脸不习惯这个,他憋闷得难受,说:张哥,我享受不了这玩意儿,你继续蒸吧,我先出去了!

    嗯,你先出去吧,我再蒸一会。光头张像一头大白猪似的,脸上盖一张湿毛巾,闭上眼睛躺在一张木凳上。

    刀疤脸走出桑拿室,满头大汗,真想不明白有钱人为何喜欢这玩意,简真就是花钱买难受。

    他走进淋浴间,打开水龙头,将水温调得适度,将身上的豆大汗珠冲刷干净,才觉得舒爽了许多,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老老,老板,需要什么服务。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看到刀疤脸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有些害怕。

    我想去按摩。刀疤脸嚷了一句。

    好的,请跟我来。服务生说。

    刀疤脸将浴巾围在腰间,跟在服务生身后。

    沿着一条铺着厚实地毯的走廊,来到了一间按摩室里。

    按摩室的空间不大,室内灯光幽暗柔和。

    墙上挂有一副一对男女都光着上半身,女人后仰着脖子,男人搂着她的小蛮腰,在脖子上狂吻的煽情画,画面十分诱人,引人无限遐思。

    老板,你先休息一下,我现在就去帮你安排……服务生迅速离开了。

    刀疤脸瞄了瞄按摩室里的那两张按摩床,按摩床不大,床上的床单雪白,貌似很干净。

    他顿时感觉有些困乏,便躺到了其中的一张按摩床上,觉得软软的,挺舒服,于是,开始闭目养神。

    这些天来,不停为光头张奔波,已经周身疲惫了。

    笃笃笃……门外就响起了一阵轻柔的敲门声。

    进来。刀疤脸嚷了一声。

    老板,您好,我是按摩的。房门轻轻推开,一个柔和的声音从房门口飘了进来。

    刀疤脸突然听见女人的声音,睁开眼睛,起身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便看见一名年龄在20来岁穿着一身褐红色制服的少女端着一个小盆站在房门口。

    这名少女长有一张瓜子脸蛋,高鼻梁,大眼睛,柳叶眉,小嘴唇,画了淡妆,模样还算清秀可人。

    好,进来吧……刀疤脸面露喜色。

    只是他那张脸实在粗暴,少女不禁愕然。

    进来呀!刀疤脸又嚷着。

    哦少女低着头,走进屋里,将小盆放在床头柜上。

    刀疤脸往小盆里望了一眼,里面装有一个塑料瓶和一张雪白的毛巾,塑料瓶内装有透明的液体。

    他又瞄了少女一眼,她年纪不大,但也挺丰满的。

    丰满的胸膊将制服的上衣高高撑起。

    那制服似乎稍偏小一点,一眼就看见那精巧可爱的肚脐眼,以及小半截腰身上柔软细致的肌肤。

    褐红色的超短裙只能够轻轻地遮盖住臀部,踏出步伐行走的时候,裙子的下摆便随风飘动,毫不设防地穿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随时都会曝露出来的危险。

    少女在他的注视下,显得有些不自然。

    刀疤脸盯着她鼓囊囊的胸脯,上面别着一个12号的工作牌。

    现在需要按摩了吗?少女一副娇羞的神情。

    嗯。刀疤脸还是盯着她。

    她的这种装束很是惹火, 在她弯腰放下小盆,撅起的丰臀的一瞬间,他一眼看见了她那条雪白小内裤,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小姐,过夜吗?他问。

    啊!什么?少女愕然。

    一晚要多少钱?他直接问,他把她当成出来做的了。

    不好意思,老板,我不是那种接客的。少女脸红成了苹果。

    开个价吧。刀疤脸有些怒了。

    老板,我真不是那种接客的。少女急了,她虽然是按摩师,但还真不是那种陪客人过夜的小姐。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