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5.私生子

住家野狼2016-9-21 1:23:9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不羁的青青

    第25节私生子

    岂有此理!张露露在办公室拿起报纸狠狠地扔在了桌面上。

    连续几天,各大报纸,不是报道着张昆病危身亡的消息,就是报道赵姨生活不检点消息。

    由于记者整天守在鼎盛大门口,吴健鸣已经很多天没回鼎盛上班了。

    小刘,给我联系报社的老总,我要跟他们谈谈。张露露按响了秘书铃。

    好的。小刘匆匆拿起固话,开始联络各大报社。

    ……

    对于鼎盛的突然变故,最大受益的就要数张岚夫妇了。

    现在张露露要处理鼎盛的重大事务,已经无力再顾及鼎盛恒丰了。

    张岚、光头张已经暂时掌握了鼎盛恒丰的大权。

    权力到手,往往让人最为留恋。

    夫妇两人已经很难再放下手中的权力了。

    为了持续拥有这份权力,张岚已经督促光头张去实施更大的计划了。

    此时如果找到张昆的私生子,她就有信心把鼎盛大权彻底弄到手了。

    海边小镇,房间里。

    强劲的音乐声夹杂着男女粗重的喘息声……

    光头张正同一个性感的少妇搂抱在一起。

    他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少妇嘴对他舌头的挑逗,也作出了回应,她用力吸吮着他的舌头。

    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他的手指轻轻按着她的丰胸上,不停地旋转、揉搓,身体在她娇躯上缓慢的蠕动,轻轻地挤压着,灼热着。

    少妇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柔软,她的手也在他的后背上游走,她饱满、弹性的娇躯在他身下轻轻扭动。

    他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她的大腿,美臀。

    阵阵快感袭来,少妇不自主地用力抬起丰满的臀部,迎合着他邪恶的侵袭。

    在他的调教下,少妇已经完全迷失在这种美妙的刺激里,开始轻声呻吟起来……

    疯狂的音乐,燃烧的**,诱人的体香……两具纠缠在一起的**,勾勒出一幅煽情的画面,令人喷血。

    在光头张温柔的抚摸和挑逗下,少妇的身体逐渐起了反应,胸前两颗愤怒的葡萄渐渐地挺立起来,腿间那条神秘的小溪因冰雪消融而流水潺潺,身体也主动地蠕动和磨蹭起来……

    光头张小心翼翼地将嘴从她的樱唇上移开,少妇并没有喊叫,而是气喘吁吁地发出一阵压抑已久的呻吟声……

    美人,如果你愿意,我会对你更加温柔一些……光头张一边亲吻她梨花带雨的脸,一边喘着粗气说。

    嗯,老板,你好坏……少妇的肌肤火热,喘着气:你折磨死我了……

    哈。光头张很是高兴。

    离开省城,没有老婆的看管,他肯定要好好发泄了。

    所以他叫了这个性感的少妇上酒店。

    少妇一进房间,他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搂抱在了一起。

    来吧,我们要步入正题了。他邪笑着,粗暴地脱掉她那双白色的软皮鞋,疯狂地撩开她的裙子,将穿在身上的一条带有蕾丝花边的情趣内衣腿到膝盖处。

    老板,你真急!少妇嘤咛一声,配合着他,伸伸腿将情趣内衣脱到地毯上,将两腿笔直地张开。

    两条如莲藕般洁白的美腿,在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泽。

    光头张分开她的腿,迅速将头埋到两腿之间,用嘴去吮吸起了在她茂密的丛林下那条迷人的小溪,并伸出舌头在里面轻轻地搅拌……

    刹那间,感官上的刺激如电流般传遍了她的全身,少妇的身体不停地颤栗,情不自禁地用手按住了他光光的头,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房间外。

    刀疤脸同一个十七岁的长发青年正守在门外。

    这个青年正是杜皓。

    刀疤脸是杜皓的亲叔叔。

    光头张交待刀疤脸去找一个信得过的十六七岁的青年,他很自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侄子。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所以刀疤脸就把光头张带回了这个海边小镇。

    阿皓,我跟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刀疤脸问。

    记住了。阿皓答着,他心里还是很紧张。

    叔叔告诉他,这是一个可以平步青云,享受荣华富贵的好机会,他岂能放弃。

    刀疤脸又靠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嗯嗯。阿皓不停点头,不停应着。

    房间里。

    光头张与少妇还在缠绵着。

    他的舌尖在她的私处舔动着,她已经被他弄得欲生欲死了。

    美人,怎么样?我技术还行吧。光头张笑着。

    讨厌,你坏死了。少妇声音变得很温柔。

    光头张的双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她那片芳草地,已是泛滥成灾。

    老板,别弄了,来吧,我要了。少妇恳求着。

    呵呵,小**。光头张很是满足,他分开她的双腿,伏在她身上,脱掉自己的裤子,将屁股往下一沉,直接进入了她那泥泞不堪的沼泽地。

    老板,温柔点……少妇惊叫一声。

    此时光头张犹如火山爆发一般,他根本顾不得怜香惜玉,那玩意儿在她的体能横冲直撞。

    啊,啊啊!少妇一边叫着,一边死死地抓住他的后背,尖锐的指甲陷进了他的皮肤。

    光头张粗暴地蹂躏着少妇的身体,以至于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后背上被她指甲掐出来的鲜血。

    哈哈……他如野兽般地咆哮着,用力捏住了她的一只**、

    啊,好疼,少妇尖叫着,同时阵阵快感从下体出发,传遍她身体上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光头张也感到无比亢奋,他一边加快速度在她身上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

    少妇也情不自禁地扭动自己的腰肢,抬起秀腿、美臀,有节律地配合着他在自己**上剧烈地碰撞……

    啊……少妇尖叫着,一口咬到了他的肩头上……

    光头张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趴在地上,少妇领会了她的意思,配合着她,乖乖地翘起了自己圆润的美臀。

    他趴到她的后背上,对准她的敏感部位,身子往前一挺,少妇本能地发出一声嘤咛,美臀开始配合他不停地摇摆……

    两人继续运动着,彼此都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和喘息。

    少妇拥有近乎完美的臀,又圆又翘,绵软中带着坚实,光滑雪白且有质感,充满了弹性,关键部位能感受到股沟间强烈的压迫感。

    这种姿势令他疯狂,令他陶醉,不知疲倦的挺动着,身体趴在她柔弱光滑的背上,手掌前伸,掌心托住她的丰乳。

    **的摩擦与吮吸,伴随着阵阵快感,让他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着。

    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落,激情与快感并存,疯狂与野性同在,少妇不断的摇晃着圆臀,身体扭动得越摇越快,口中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过了良久。

    包房门终于打开。

    少妇提着手袋,低着头走了出来。

    阿皓瞄到了她胸前挺立的山峰,哇,好大!

    刀疤,让你久等了。光头张从房间里探出半个头,对着刀疤脸说。

    张哥,我们也刚到。刀疤脸用手扯了扯阿皓,阿皓,跟老板打声招呼。

    老板好。阿皓对着光头张鞠躬一下。

    嗯。光头张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少年。

    头发长长,身材瘦瘦的,主要紧是感觉很听话,还行。

    进来坐吧。光头张对着他们说。

    刀疤脸领着阿皓走进了房间里。

    阿皓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凌乱的被铺,想到刚才的大波美女,下体一阵激动。

    光头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刀疤脸同阿皓站在他的不远处。

    光头张再次盯着他。

    阿皓低下头。

    刀疤,他可靠吗?光头张看着阿皓,问刀疤脸。

    张哥,你绝对放心,跟你说实话,他就是我的亲侄子,对我绝对衷心。刀疤脸拍着胸口说。

    是吗?光头张站了起来,绕着阿皓转了一圈,捏了捏他的肩膀,然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他掏出一根香烟,刀疤脸立马上前帮他点着。

    你今年多大?光头张吸了一口烟,然后问阿皓。

    十七岁。阿皓不敢正视光头张,他的三角眼很是吓人。

    不错,他如果还在世,应该也是这般年纪,大概也是这么高了。光头张喃了喃,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杜皓。阿皓小声说。

    从今天开始,你要记住,以后你姓张,叫张童。你爸叫张昆,你过世的母亲叫王小洁。记住没有。光头张对着阿皓说。

    记住了。进屋前,刀疤脸已经提醒阿皓,无论老板说什么,都说记住了。

    张哥,放心,我还会培训他的。刀疤脸在一旁说。

    辛苦你了。光头张拍了拍刀疤脸的肩膀。

    为张哥做事,不辛苦,应该的。刀疤脸说。

    刀疤,这件事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光头张对他说。

    谢谢张哥。刀疤脸又对阿皓使了一个眼色,快谢谢老板。

    谢谢老板。阿皓说。

    好吧,你们先回去吧。好好准备一下,再过一两天,我们就回省城。光头张对着他们说。

    好的,老板好好休息。刀疤脸带着阿皓走出了房间。

    叔叔,我真要去扮那个张童吗?阿皓小声问刀疤脸。

    傻小子,还用问吗?事成之后,你就是张昆的儿子了。知道张昆是谁吗,他是省里最有钱的人物……刀疤脸对阿皓说,记住了,这事不能告诉其他人。

    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