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7.咸猪手

住家野狼2016-9-21 1:15:34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不羁的青青

    第7节咸猪手

    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冷海城说。

    杨伟苦笑一下,说:老城,我们今晚喝几口怎么样?

    喝就喝吧,反正还有两位合格司机在身边。冷海城用手搭在了老婆的肩上。

    你们也要少喝点。刘珊白了他一眼。

    服务员很快就上菜。

    来瓶茅台酒。杨伟说。

    好的,请稍等。很快饭桌上又有一瓶茅台酒,一个穿旗袍的年轻女服务员替他们斟满了二小杯酒。

    佳佳同刘珊要了两杯饮料。

    杨伟端着酒杯,开始对这顿晚宴做起了开场白:来,为我们的同舟集团,干杯。

    冷海城也将酒杯端了起来,同杨伟碰了碰。

    佳佳、刘珊也都举起了各自的茶杯,象征性地碰了碰。

    杨伟同冷海城一饮而尽。

    ……

    外面卡座上。

    张岚找个借口便离开了。

    王刚同阿妮吃着晚餐。

    由于阿妮有心事,也不怎么说话。

    最后,王刚对阿妮小声说:阿妮,我们可以一起出去散散步吗?

    嗯,我也想出去走走。阿妮点了点头。

    小姐,埋单。王刚挥了挥手。

    服务员走了过来,王刚递给她一张金卡。

    好的,请稍等。

    刷完卡后,王刚走到阿妮身后,阿妮起身的时候,他轻轻帮她移开椅子。

    很有坤士风度的一个举动。

    两人走进门口,两位迎宾小姐很有礼貌地说:先生。女士,请慢走!

    走出酒店。

    王刚很有礼貌地说:阿妮,你喜欢去哪里?

    阿妮笑了笑,说:你不是说出去散步吗?

    我们去江边怎样?。王刚建议道。

    行。阿妮点了点头。

    来到停车场。

    请上我的车吧。王刚亲自拉开了一辆凯迪拉克轿车的车门。

    阿妮微笑一下,坐进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王刚这才跑到驾驶座的位置。

    车子发动后,缓缓离开停车场,驶出了恒丰大酒店,朝着沿江码头方向开去。

    华灯初上,繁花似锦。

    车子很快行使到了沿江码头。

    王刚将自己的车停靠在路边的一个停车位置。

    阿妮首先下了车,来到江边的河堤上,王刚将车门锁好,跟在她身后。

    她依靠在江边一根石栏杆上,心事重重地凝望着湍急的江面发呆。

    天空中繁星点点,城市里灯火闪耀,林立的高楼倒影在清澈的江水里。

    一对对相依相偎的恋人在江边尽情宣泄着他们的柔情,此时,沿江两岸笼罩在一片浓郁的浪漫色彩之中……

    这里环境不错,很适合拍拖。王刚说。

    你经常来这里吗?阿妮回头问。

    不常来。王刚回答说。

    你这么有才能,有这么有风度,没有女朋友吗?阿妮试探性问。

    没有呢?王刚随口说:我等的人今晚才出现。

    意思是说,你在等我了?阿妮笑了笑。

    是的。王刚点了点头。

    阿妮笑了笑,不语。

    ……

    两人肩并肩地沿着河堤散步。

    走了一会儿,王博的手习惯地去搂阿妮的腰肢。

    阿妮急忙躲开,疑惑地问:你每次和女人第一次见面,都会对她动手动脚的吗?

    不是。

    那你的手怎么?

    我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我们决定在一起,就不应该表现得别别扭扭的。

    寒!刚刚才觉得他挺老实,挺坤士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的。

    对不起,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阿妮说。

    王刚显得有些尴尬,急忙道歉说:对不起……

    阿刚,不好意思,我有些事要忙,现先走了。阿妮说。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自己打的回去就行了。

    阿妮走到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

    再见了。阿妮挥了挥手。

    再见了,改天约你吃饭。王刚说。

    好的。阿妮微笑了一下,出租车就启动了。

    王刚目送着阿妮美丽的背影离去,自言自语道:这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

    夜,一片静谧。

    一位十五六岁的青年,摸黑回到了别墅区,带着满身的酒气。

    先是确定老爸房间的灯灭了后,他才翻过自家的那不算太高的铁栏栅,然后又身手很是敏捷的借助别墅的漏水管道爬到二楼自己的卧室,就在他刚推开窗户准备钻进去的时候,就警觉到了房间气氛有异。

    进来吧。不等他缩回手,杨伟的声音就在黑暗中响起了。

    随着啪嗒一声吊灯开关的响声,屋子里顿时亮了起来。

    杨嘉这才发现老爸正带着满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惋惜坐在他房间的电脑桌前,闻着满屋的烟味,杨嘉就知道老爸在等自己好久了。

    老爸。杨嘉叫了一声,自长大后,杨嘉就不再叫老爸为嗲d了,而改口成老爸或者老头子。

    他轻手轻脚的从外面的窗台上迈下来,身子贴着窗户离着老头子老远就讨好的问:老爸,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呢?

    杨伟并没有被他的孝心而迷惑,只是不经眼的望了望摆在桌面上的水杯。

    这这让杨嘉心里一紧张,这老头子发飙起来特别狠,难保他不会拿起水杯砸过来。

    杨嘉左手就搭上了窗台,要是老头子发起狠来,他就直接跳窗绝尘而去。

    现在几点了?杨伟除了又点上一根香烟外,也没有什么动作。

    摸出手机看了下,杨嘉说:老爸,2点45分……我不妨碍您去休息了,要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啊。

    哼!杨伟哼了一声,直接忽视了他的讨好,重重的吸了一口烟才说: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你又逃课了。

    今天肚子不舒服,我去看病了。杨嘉摸摸肚子说,一副痛苦的模样。

    那你是用酒送药吃吗?杨伟被他气着了。

    不过由于意识到自己这一句话声音很大,怕吵醒佳佳,他压低了声音,你年纪也不小了,你能不能争气点。

    老头子又开始训话。

    杨嘉闭上嘴巴不再出声,他知道他说任何一句话,老头子又会引出一大堆话语来驳斥自己。

    十几分钟后,杨伟站了起来,好了,你好好休息。这个月的零用钱扣除了,当是逃课的惩罚。

    又是经济制裁!

    杨嘉待老头子走出自己房间后,立马把身上的现金、银行卡、手机掏出来放到了桌面上。

    估算了一下,这个月还是能熬过的,然后才安心地躺在了床上。

    看来老头子今晚一定是心情不爽了,不然不会在这里等自己一晚。杨嘉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