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黑社会

住家野狼2016-9-21 1:13:27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不羁的青青

    第2节黑社会

    僮僮带着小胖正要走进酒吧的时候。

    迎面走出了一男一女。

    女的年纪不大,也就十六、七岁,染着满头金发,穿着极其性感的t恤装,可以看到深深沟沟的,齐b的短裙。

    那男人四十来岁,方头大脸,大腹便便的,长得十分难看。

    美女与野兽的组合,让小胖心里有些愤愤不平,他嘀咕着:什么世道呀!

    僮僮用肘撞了他一下。

    此时这对男女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

    牛哥,咱们今天晚上去哪啊?风骚女子摆动着她的臀部说道。

    哈哈,还用问吗?肯定是好好陪你咯……那男人毫不顾忌地抓过她的臀部。

    去哪酒店嘛。小女子喃呢道。

    车上……

    你好坏。

    这,这也行……小胖看的目瞪口呆。

    看啥,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僮僮又用手撞了他一下。

    虽然如此,他的心里也是痒痒的。

    他们都已经十七岁了,正是青春燥动的年纪。

    黑仔僮,你又来啦,今晚又要驻唱吗?僮僮同小胖刚走到门口,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拦住了他们。

    这保安僮僮也认识。

    安哥,我来找一个兄弟的。僮僮说。

    保安看着僮僮手中的铁棍,脸色一变,黑仔僮,今晚酒吧里,来了大人物,没事,你还是不要进去,省得麻烦。

    说完,保安一把夺过了他们手中的铁棍。

    我先替你们保管。

    安哥,你想我死呀,没东西防身,万一一会被人揍了,怎办?僮僮极度不愿。

    我都说了,今晚里面来了大人物,你惹不起的,没事最好不要进去。保安再三告诫。

    多谢提醒了。僮僮搭着小胖的肩走了进去。

    妈的,我最恨人家说我黑的。僮僮小声对小胖说。

    不要羡慕有的人比你白,因为他们有肾亏!小胖语句惊人。

    谁说的?僮僮问,他的表情很高兴。

    微搏。小胖拍了拍口袋的手机。

    僮僮还没玩过微搏,也不好意思再问。

    保安见僮僮走了进去,立马给自已老板打了电话。

    酒吧大厅,震耳欲聋的音乐,人山人海,年轻的男女正在舞厅中踩着拍子。

    小胖,阿皓在哪时?僮僮大声问。

    不知道,他给电话时,就是说在这里被人打的。小胖也拉高了嗓子。

    跟我来。僮僮带着小胖从人群缝中穿过,走到了舞厅后面。

    舞厅后面是两排长长的厢房。

    估计阿皓是在某个厢房里的了。

    僮僮对这里的环境还是熟悉的。

    每个房间门,都装好一块玻璃的,可以看到里面情况的。

    两个人就一间一间地往里面看。

    僮哥,在这里。小胖在一包房门前,边呼喊边挥手。

    僮僮立马走了过去。

    就在他正靠近房门时,门突然被拉开了,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面前,你们干什么!

    声音哄亮,中气十足。

    僮哥,我看见阿浩在里面。小胖有些颤抖地说。

    彪形大汉看着面前这两个青年,一个又黑双瘦,一个白白胖胖,他很不耐烦地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来找我的朋友。他在里面。僮僮大声说。

    十七岁的少男,不知道什么叫怕。

    阿彪,什么事?里面又飘出了一个声音。

    通哥,有两个细路。不知是不是找你的。这个叫阿彪的大汗应了一声。

    细路就是小孩的意思,竟然被别人当做了小孩,僮僮很是生气。

    让他们进来吧。里面的声音说。

    好的。阿彪让开了位置。

    僮僮、小胖走进包房里,里面全都停了下来,有七八号人物,统一的西服皮鞋装,全都围了过来。

    房间有些暗,一个看样子像是大哥模样的男人,正搂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

    阿浩,正蹲坐在地板上,双脸浮肿,看样子是被人打了一顿。

    僮哥,你们来了。阿浩吃力地说,嘴角还有着血迹。

    你们是谁?来做什么?那个叫通哥的老大开口问。

    这个通哥额头很光亮,像抹了油似的。

    我是来带他走的。僮僮指着阿浩说。

    通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这个黑瘦的青年,头发也是长长的,上衣是很普通的t恤,下身是一条开了洞的牛仔裤,一个小混混的模样。

    通哥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小混混竟敢来这里要人。

    你老大是谁?通哥问。

    我没有老大。僮僮面不改色地说,此时他不知道怕,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伙人的来历。

    呵呵。通哥笑了笑,人群也是一阵笑声。

    通哥瞄了他一眼,又瞄了蹲在地上的阿浩一眼,看来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通哥对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僮僮、小胖被两名大汉按住。

    你们要干什么?僮僮、小胖都急了,没反抗几下,他们的脸都被死死地按在了桌子上。

    他们的脸贴着冰凉的桌子,桌子上竖着很多啤酒。

    僮哥,小胖快跑。阿浩要过去帮忙,也被一名大汉踩在了地面上。

    看来今天要给你们上一课了。通哥站了起来,记住,如果没有实力,就不要强出头。

    通哥走了过来,顺手拿起一瓶啤酒,他将啤酒倒转,酒水淋在了僮僮的头上。

    我只是要带走我的兄弟。僮僮叫着。

    细路仔,讲义气也是要看实力的。你们都不知天高地厚,连通哥的包房也敢闯。刚才那位叫阿彪的大汉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错了。小胖早已被吓坏,赶紧道歉。

    如果这酒瓶砸下去,你没晕过去,你就带着你的兄弟走吧。通哥高高举起了酒瓶,看样子他是真要往僮僮的头上砸。

    小胖、阿浩都吓得闭上了眼睛,根本不敢去想酒瓶砸在头上是什么状况。

    通哥,通哥,手下留情。酒吧的老板走了进来,赔着笑脸,说:细路仔,五识世界,你就饶了他们吧。

    老板听到保安说,僮僮得罪通哥,赶紧跑了过来。

    余老板,他们是你的人?通哥问。

    通哥,不是,不是。余老板当然不敢说是自己的人,赔着笑脸,说:他们就是本地的几个初中生,不好好上学的小混混,平时在海滩边摆小摊,卖孔明灯的。

    呵呵,余老板,这事你不用插手了,东西打坏了,我赔你就是你。通哥摸了摸僮僮的脸,举起酒啤就要砸。

    余老板也侧脸,不敢去看。

    等等,阿通。黑暗中传中一个苍凉的声音。

    通哥立马停住了,然后放下了高高在上的酒瓶子。

    好险!僮僮此时都几乎吓死了,再晚几秒,脑袋就开花了,他发誓以后再不这么冲动了。

    声音是从包房最里面的一个角落传出来的。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独自坐在吧台上。

    双眼如鹰眼一般,发出一种让人害怕的光。

    阿通,放了他们吧,我认识他们的。那老男人说。

    是。通哥立马恭敬地应着,显然这个老男人很有江湖地位。

    其他大汉也立马松开了僮僮、小胖、阿浩。

    谢谢通哥。余老板上前扶起阿浩,领着僮僮、小胖走了出去。

    ……

    明叔,你认识余老板吗?阿通问那老男人。

    不是,我认识那个你要砸的男青年。这个叫明叔的老男人用一种很深沉的语气说。

    众人很惊讶。

    明叔离开了吧台,一瘸一拐地走着,坐到了沙发上,没事了,大家继续玩。

    房间里又热闹起来。

    明叔掏出一包香烟,拿出一根,阿通给他亲自点着。

    明叔吸了一口,记忆又回到了多年前。

    当然他在海边岩石堆中被两个少年救了,两个少年给他买来水,面包,还给他用酒精简单清洗了伤口。

    最后还帮他打了电话……

    今晚他一开始还认不出那两个少年,直到余老板说他们在海边摆地摊的,他才确定。

    ……

    酒吧外。

    余老板把三个带了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僮僮呀,你怎么这么冲动呀!余老板责怪着。

    余叔,不好意思。僮僮也呼了一口气,刚才自己也被吓死了,阿伙人是谁?

    可以说是真正的黑社会,你们斗不过的。余老板拍了拍僮僮的肩膀。

    最后,那个老头子是谁?他好像很有权威。小胖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余老板说,好了,你们快回家吧。

    余老板说完就走回了酒吧。

    神啊!吓死我了!阿浩的眼泪很快的掉落了下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感动。

    他很庆幸自己有这么两位兄弟。

    嘿,别哭哭啼啼的,快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小胖冲阿浩喊道。

    有没有烟,给我抽根烟再说。阿浩有些颤抖,看得出他还是有些后怕。

    他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

    说呀!僮僮用肘撞了他一下,他都急了,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浩低下了头,很不好意思地说:都是女人惹得祸。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