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2.无罪释放

住家野狼2016-9-21 1:10:56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32节无罪释放

    几个保安顿时间,都不敢乱动了。

    其中一个枪手毫不留情面直接一脚,狠狠的朝着最近的那个保安的胸膛踹了过去。

    这个保安惨叫一声,然后就飞了出去,将那总部的玻璃大门,砸的粉碎!

    而那保安直接的就是晕了过去。

    保安全都傻眼了。

    看得出今天来的这两个人是狠角色。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你们是哪条道的?一个保安大声问。

    一个枪手手中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非常灵活的在自己的手掌心处打着转换,一秒,两秒,三秒的停顿,他猛然冲出,那匕首径直的就是插在那个保安的左臂处,鲜血不停的朝着地面上滴。

    几秒钟,也就几个呼吸之间。

    这下子在场的保安全都是愣住了,下意识的就是退后。

    没有一个敢再出声。

    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实在太狠了。

    两个枪手对望一眼,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

    这几个保安也不敢去追。

    两个枪手走后,其他人才立马把受伤的那两个保安送去医院。

    同时,一个能话事的保安立马给阿明打了电话。

    明哥,明哥。有两名枪手,在社团总部闹事。保安紧张地说。

    有枪手来社团闹事!阿明很吃惊,有没有知道对方的底细?

    暂时查不到,来历不明的。

    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阿明闪过了一丝的不安。

    敢来社团闹事的,一定是比他更狠地人,是谁呢?

    阿明猜想一定是同这次绑架案有关。

    或许是老曾的人,或许是张昆的人,又或许是陈天豪的人。

    由于不知是谁,阿明反倒不安起来。

    ……

    郊区的一栋别墅里。

    几个奇怪的音节响过。

    听起来仿佛风在洞穴里鼓动。

    一条暗红色的火线在空气里凝结,扭动了一下,落到别墅上,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暗红的火焰在别墅燃烧,连钢铁都悄无声息的溶化……

    找火了,找火了。别墅小区的周围的人群在呼喊着。

    赶来的保安纷纷投入到了救火中。

    那别墅曾是阿明的一个住所。

    ……

    傍晚,街道上,在无数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的照映下,大楼投下的黑影陆离的扭曲着。

    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店面。

    两个民工一般的男人联袂而入,在高大的落地窗边挑了一个座位坐下。

    正是今天出现在社团的那两名枪手。

    店里其实很冷清,只有一个客人安静的坐在角落,喝着一壶茶。

    好像只有一个侍应生的样子,她正安安静静地站在那个喝茶的客人身边。

    见有客来,穿着红马甲的老板也不去喊侍应生,自己离开柜台,带着很表情的微笑走过来,递上一份菜单:两位要来点什么?

    两个

    两名枪手望了望那一边,正在喝茶的客人,说:那个客人已经替我点好了。

    然后,一名枪手,把一颗子弹壳放到了桌面上。

    老板的表情不变,他拿起了子弹壳,好的,请稍等。

    老板拿着子弹壳来到了那个正在喝茶的客人身边,把子弹壳轻轻放在了桌面上。

    那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头发稀少,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式眼镜,脚却穿着一双拖鞋,打扮的十分的悠闲。

    那位老人,安静得就像他面前的那壶雨花茶。

    他看了子弹壳一眼,然后对着女待应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女侍应鞠了一个躬,然后微笑地走到了两位枪手面前,递过一份菜单,菜单的上方放着一张支票。

    两位枪手,拿起支票,对着老人的方向,点了点头,然后安静地走了出去。

    店里又恢复了刚才的安静。

    ……

    阿明现在住居的别墅小区里。

    一个手下,向他报告别墅被烧的事。

    别墅被烧,分明就是带着警告的味道。

    查出是谁没有?阿明问。

    暂时没查到。手下回答。

    先是社团遭遇枪手,现在又是别墅被烧,到底是谁在幕后搞鬼?

    给我继续查。阿明铁着脸说。

    是。手下退了出去。

    阿明立马站起来,一把把桌面上的茶具推倒在地板上。

    他原以为张昆被拘留后,现在就他最大了,没想到,还有人在暗中搞鬼。

    最可恨是现在他还不知对手是谁。

    ……

    庄严的法庭上。

    张昆安静地坐在被告席上。

    而原告是老曾一方,老曾指定张昆是幕后人。

    是张昆指示手下绑架文文,逼自己抛售恒丰股票。

    双方都请出了最有实力及名望的律师团队。

    听审席上,座无虚席。

    因为被告、原告都是本地举足轻重的人物,吸引了各大报纸记者们的旁听。

    张露露、赵姨、吴健鸣,还是鼎盛的许多高管都坐在了听审席位右边。

    陈天豪、王姐、曾文文、恒丰的原高管们坐在了听审席位的左边。

    双方都网罗了很多证据,审判过程中也并不顺利。

    肃静!面对台下越来越噪杂的议论声,审判长不得不喊道。

    他转脸看向老曾,原告,你跟被被告张昆是什么关系。

    老曾强压着火气道,他是我的商业竞争对手。

    你跟受害人曾文文是什么关系?

    他看了眼证人席上的文文,说:她是我的妻子,本月x日,我妻子曾文文遭遇劫持,这次绑架案正是张昆所为……

    一听到张昆的名字,诺大的旁听席上,记者们纷纷开始窃窃私语,眼中无不闪现出兴奋的光。

    这绝对是重磅新闻。

    肃静!审判长再次不耐的喊道,待法庭内恢复了安静,才又问:证人,你起诉张昆劫持曾文文,可有证据?

    我将委托我的律师一一为我传证。

    老曾的律师一一传召了犯罪嫌凝人。

    证据都一一指向了张昆。

    审判长象征性的转头去问张昆,被告,你对两位证人提供的证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昆沉着脸,没有说话。

    被告,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审判长沉下了脸。

    他们说的都不是事实,我委托我的律师为我代言。张昆说。

    张昆的律师走了出来,各位陪审团,此案最关键的证人,应该是直接参与绑架的三名嫌疑犯。而其中的一名嫌疑犯已经在逃跑过程中被警方击毙了。下面我将传召已被捉获的两名重要嫌疑犯。

    嗑药男、虬髯大汉被一一带了出来。

    请问,你对本月x日劫持曾文文的事实有异议吗?

    没有异议。

    请你告诉我。幕后的指使人是谁?

    阿粗。

    请问你认识被告张昆先生吗?

    不认识。

    ……

    两个人都一致供认,幕后指使人是阿粗,与张昆无关。

    而阿粗已经在逃跑过程中被击毙了。

    案情出现逆转

    张昆,不要以为你背后搞了手段,就可以洗况罪名,你这种人,会有报应的!张曾忍不住拍了拍桌子。

    请原告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审判长皱眉道。

    随即,几个警卫便走了过去,但碍于老曾的社会地位,却没有人敢强按他。

    ……

    最后,审判长宣布,本席宣布,曾文文被劫案,与被告张昆无关,张昆将无罪释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