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9.周冲离开了

住家野狼2016-9-21 1:9:40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9节周冲离开了

    就在这时,阿粗的车突然加速,径直向文文撞来。

    周冲的视线是正对着阿粗的车的。

    不好!快闪开!周冲一把将文文推开,车子就撞向了周冲。

    文文被推倒了路边,她一转头时,周冲已经被车子撞倒、碾压。

    啊!那一瞬间,文文惊呆了。

    正在那边的杨伟出看到了这一幕,立马奔了过来。

    撞死人了!

    阿粗很是紧张,看到杨伟奔过来,他立马纠正路线,往公路逃脱。

    过往的车辆发现这里出了车祸,减下速度,纷纷避让。

    看着肇事的司机开着车逃跑了,杨伟立马报了警。

    文文在地面上,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愣了好一会儿,才不顾一切地朝躺在地上的周冲冲过去,她已经顾不上脚踝的疼痛了。

    她抱着他血肉模糊身体,哭喊起来:周冲,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周冲嘴里渗出鲜血,睁开眼睛看了文文一眼,断断续续地说:文文,有个秘密我想告诉你,多谢你,一直当我是一个好人。拜托你……你……你一定要把我的女儿……找……找……回来……她叫,叫周……倩……

    周冲瞳孔放大,长大嘴巴断气了,软软地躺在文文的怀里。

    周冲……文文放声嚎哭起来……

    杨伟报警后也立马打了120。

    文文,你怎么?文文!杨伟一边大声喊,一边摇着文文的身体。

    文文受了惊吓,晕倒了。

    120车来时。

    周冲已经不行了。

    他最后被殡仪馆的车接走了。

    文文被送到了医院。

    警方接到报案后,立马对肇事车辆展开了围堵。

    而从嗑药男口中得到了口供,肇事司机正是警方要抓捕的阿粗。

    ……

    厂房里。死一片的寂静。仿佛是处于一个无声的世界。

    文文的双手被绳子勒紧了。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正在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的玉峰。

    救命呀,救命呀!她大声喊着。

    面具男人狠狠地剥开她胸前的领子,浑圆的玉峰大半个裸露在文胸外边。

    然后他很粗鲁的撕扯掉她文胸,爱不释手的捧着她白花花的**,叼在嘴里美美的含着,又用右手拨弄着粉嫩的**。

    滚开,畜生放开我,放开我!文文怒吼,咆哮,到最后连嗓子都喊哑了。

    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面具男剥的精光。

    嘿嘿嘿他笑声很阴险,很猥琐。

    就在她绝望的那一刻,他拿掉了面具,那是一张黑瘦的脸。

    阿明!文文大喊一声,直直的坐了起来。

    原来是个梦。

    四周是洁白的墙壁,她的右手上正输着液。

    床边,杨伟正着急地看着她。

    阿伟,阿伟,我记起来了。文文紧紧抱住了杨伟,阿明,阿明!

    在周冲被撞死的瞬间,她受到了强大的刺激,她的记忆力竟在这一刻恢复过来了。

    周冲曾经说过一定要帮她把记忆找回来。

    他没有食言。

    他的死唤醒了她的记忆。

    没事了,没事了。他拍着她的背部,安慰着她。

    周冲死了吗?她问。

    嗯

    呜呜呜她的泪水瞬间又涌了出来。

    ……

    文文,文文。病房外传来老曾的声音。

    两人瞬间分开。

    老曾就已经冲进了房间里,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文文,你没事吧。老曾一把抱住了她。

    我没事了。文文轻轻说了一句,目光却仍停留在杨伟身上。

    ……

    在得到周冲的死讯后,王希立马开车赶到了殡仪馆,陈兰妮也赶来了。

    两个曾经对周冲冲满恨意的女人。

    在这一刻恨意全都烟消云散了。

    殡仪馆的化妆将周冲打扮的很坤士。

    ……

    千里之外的学校里。

    课堂上。

    李倩不止地流出眼泪。李倩就是王倩,也就是周倩,跟了老李后,就改姓李了。

    李倩,你怎么了?老师走到了她身边。

    不知道。我的胸口很痛。李倩满脸是泪。

    啊!我立刻送你去医院。老师着急起来。

    不用去医院,我只是突然想哭。呜呜呜……

    ……

    阿粗发疯地开着车。

    后面是警鸣声。

    十字路口,红灯。

    阿粗加快了速度冲了过去。

    一辆由东向南的车径直与他的车撞上,

    咔嚓……砰火焰燃烧着,电路啪啦啦的响,阿粗从倾倒的汽车里爬出来的时候,他的视野有些模糊。

    他踉踉跄跄地朝着路边走过去,后方的汽车陡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火焰升腾,热浪从背后席卷而来,仿佛要将他淹没下去一般。

    天空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随后是一道明亮的光柱晃亮了视野,有人在高空喊话,你已经被包围了,请立马投降。

    后面追赶的警车已经到了,各种各样的灯光,混乱不堪。

    阿粗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血液从额头上流下来,他伸手擦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没办法逃走了。

    密密麻麻的包围令他觉得有些烦闷,视线之并不清晰了,心明白这次没有多少侥幸的可能了。

    最恨就是没有上到那女人。阿粗很是后悔。

    直升机盘旋在天空,四周是包围的车辆,灯光团团聚焦在他身边上,阿粗陡然拔出了枪,抓回去也是死,他要做最后一搏。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板机。

    枪声密集地响了起来,血花在他的身上绽放……

    其实那手枪里没有子弹。

    ……

    医院里。

    老曾离开后。

    杨伟又溜进了病房里。

    文文用力的扑进杨伟的怀抱,一只粉拳呯呯呯的砸在他的胸口。

    混蛋杨伟,你后来怎么一直不来找我,怎么还结婚生仔了……

    杨伟搂紧她,任由她一下一下的发泄,心中也尽是悲苦,他又何尝愿意让文文成为别人的妻子。

    当年他希望娶她时,她因为事业选择了离开。

    他再一次见她时,她成了别人的妻子,而且还失忆了。

    她记忆恢复时,才知道两人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人生多么搞笑。

    当年的执著是为了什么?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们又会怎么选择呢?

    只是时光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为什么我恢复记忆,你已经结婚了?文文流着眼泪说道。

    女人真是道理讲的。

    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扑在他胸口上呜呜的哭,断断续续说道:我当年只是想到国外看看,怎么最终结局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杨伟还能说什么?

    她哭累了,靠在他胸前,竟然睡着了。

    他看着她,很是感慨,是生活太搞笑,还是当初他们不够勇敢,还是当初不懂得珍惜,还是其它呢?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