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8.危险将至

住家野狼2016-9-21 1:9:15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8节危险将至

    陈天豪猜想杨伟是去找文文了,为了不让女儿担心,他说了一个谎,我今天还见到他,他手机估计是没电了,他有生意要谈,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哦,这样。真是的,没电也应该借别人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佳佳抱怨着,不过听到嗲d这样说,她的心倒是放松了。

    晚上,父女俩在楼顶上喝着茶。

    过几天就是中秋了。

    星光明媚,月色如水,有清凉的夜风轻轻吹拂,别墅外的几棵老树发出沙沙沙树叶摇摆的声响。

    嗲d……佳佳看着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好像有心事。

    这几年来,一心挂着工作,现在清闲很多了,迟点,我会同你妈咪外出旅游。

    好呀!来个环球旅行吧!佳佳开怀地笑着。

    佳佳,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喔。陈天豪关怀地说,嗲d外出后,可能很少时间陪在你身边了。

    他现在最担心就是女儿的病情。

    哦,知道了。父亲的关怀,让她有一丝感动,她感觉眼湿湿的。

    父女儿俩交谈了一会,然后陈天豪离开了。

    嗲d离开后,佳佳立马给妈咪打了电话。

    妈咪,嗲d怎么了?

    恒丰被鼎盛收购了。妈咪伤感地说。

    啊!佳佳很是震惊。

    ……

    张露露今天很是得意,尤其是看到陈天豪彻底绝望的模样。

    因为昨晚已经在鼎盛大酒店举办了庆功大会。

    所以今晚她组织了一次家庭小酒会。

    小酒会就在露露的别墅中举行,只有鼎盛的经理级才受到约邀。

    光头张夫妇也出席了。

    不过露露没有邀请陈兰妮,在她眼中,阿妮跟这次收购恒丰无关。

    众人品着高级的洋酒,

    露露作为主角,免不了要说些客套的话,今天收购成功恒丰,辛苦各位了。

    都是张总经理,运筹帷幄!张岚奉承了一句。

    露露很是高兴,端起酒杯,同光头张、张岚碰了一下,这次多谢表哥帮忙了。

    呵呵,陈天豪可能都输傻了,今天竟然他们还主动大量抛盘。光头张摸着自己的脑袋说。

    ……

    天微微亮。

    她最先醒来,她仍然搂住他的脖子。

    他背靠在大树仍就熟睡的。

    她望着他高翘的鼻梁,端正的五官,第一次觉得他长得也不赖。

    她的头又埋在了他结实的胸脯上。

    她的动作,让他惊醒过来。

    闻着她的体香,他实在不愿这么早醒过来,甚至不想这么早走出这丛林。

    离开这里,一切又要恢复正常了。

    你醒了吗?她小声问。

    嗯。他应了一声。

    离开这里,我们都忘记昨晚的事,好吗?

    嗯。他答应了。

    好了,我们下山吧。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站了起来,发现脚踝仍就疼痛。

    杨伟动了动身体,半晌也起不来,双脚全麻了。

    怎么了,舍不得走?她调皮地笑了笑。

    脚麻了,被你坐了一夜,都不知有没有残废。杨伟用手揉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知觉。

    文文行动不便,走了几步,脚就痛的不行了。

    来,我背你吧。杨伟转过身子,弯下了腰。

    嗯。文文也不拒绝,趴在了他的身上。

    脚底枯叶很多,有些滑,四周不时横伸出来的树杈,在身上搁搁绊绊。

    杨伟背着她,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往山下走。

    文文趴在他身边,突然很是留恋。

    我以前真是你未婚妻吗?文文的脸蛋贴着他的耳边轻轻问。

    是的。

    你当时很喜欢我吗?

    喜欢。

    那后来你为何会放我走?

    这……他不知怎么说了。

    所以你们男人说的话都不可信的。如果你真是喜欢我,就不会放我走了。文文喃喃地说。

    当年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想不起来了。

    白天树林中行走要比昨晚好多了。

    他背着她,走着走着也就走到了山脚下。

    一盘宽阔的盘山公路出现在了面前,路口停着一辆车,有个男人站在那里。

    在路口几十米处的地方也停着另外一辆车。

    周冲!文文认出了他的身影,他怎么在这里?文文很吃惊。

    周冲已经醒来了,在车里呆了一宿,腰酸腿麻,就走了下车,站在路口等待着。

    昨晚他就是在车上啃着方便面,喝着矿泉水度过的。

    已经二天没有洗澡了,胡子也在一夜之间,长了很多了,显得有些邋遢。

    他不敢离开,因为劫匪是叫他在这里等人的。

    他不敢放弃,不敢绝望,他宁愿相信,文文会在这里出现。

    周冲,周冲文文呼喊着,一边挥着手。

    此时见到一个熟人就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样,她暂时忘记他对她曾经造成的伤害了

    周冲听出是文文的声音,一转身,就看到文文正被一个男人背着从路旁边不远处的山谷走了出来。

    真是文文!

    文文!周冲兴奋地跑了过去。

    啊!但他认出背着文文的那男人竟是杨伟时,立马就呆住了。

    怎么你们?

    杨伟把文文放下了,也不想打扰他们说话,自己走到了十几米开外。

    周冲望着面前的文文很是吃惊,尤其是她上衣撕破的样子。

    怎么回事?他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怒气,他忍不住望了望那一边的杨伟。

    是他救了我。文文解释着。

    此时,杨伟的手机已经恢复了信号。

    他首先给陈天豪打了电话。

    陈天豪一夜没睡好,早早也起来了,今天不必上班了,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他正坐在阳台前发着呆。

    文文找到了!在将军山山脚下。杨伟说。

    好!我立马通知老曾过去。陈天豪说。

    危险悄然而至,他们都没有发觉。

    路口几十米外也停着一辆车。

    那车是阿粗的,阿粗一直没有离去。

    他也同样在车上度过了一宿。

    当他看到文文突然间出现时,很是恐惧。

    她认得自己的,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于是,他发动了车子,缓缓地往文文的位置开去。

    公路本来就是有车经过的地方,文文、周冲自然也不在意,何况此时两人是在路边的。

    文文些时正背对着阿粗的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