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7.丛林夜色

住家野狼2016-9-21 1:8:49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7节丛林夜色

    此时此刻,手机完全没有信号,报警求救是不可能的了。

    夜已黑,路况不明,文文受伤,杨伟也疲乏,也不知劫匪是否守在外面,今晚只能在此休息了。

    只能等到天明,等到救援。

    等待救援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漆黑的树丛里,周围是虫鸣声,两人缩靠在那棵大树底下,文文的胳膊始终没有离开过杨伟的脖颈,妙曼惹火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说他没有感觉是假的,说他不动心是骗人的。

    他稍稍抬起手,他的右掌就轻轻地摸在了她的一只山峰上。

    她的上衣本来就被撕破,他的手与她丰满就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衣服,而且透过丝滑的触感,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顶峰上那一处挺翘,就夹在他的两指之间。

    文文也感觉到了他的动作,既是紧张又害怕,却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两人在此时都没有出声,黑暗中她仿佛默许了。

    手掌中的柔软就像是一块致命的磁铁,吸的他丝毫没有办法放开,还情不自禁的捏了两下。

    文文顿时惊叫了一声,内中包含几分羞涩,几分恼怒。

    他浓重的男子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她也开始意乱情迷起来。

    她感觉到他握住自己山峰的手越来越烫,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整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

    她心里止不住的想,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他会不会真的扑上来……

    如果他真的想要……,在这中环境……好脏呀……

    可是,闻着他的气息,真的好温暖……

    文文已经迷糊了,这种感觉跟自己的老公是绝对不会产生的。

    杨伟呢,他的内心也在极力挣扎。

    他很清楚自己的感情,这是一个自己思念很久的女人。

    他的头还是靠了过去,尽管黑暗中,但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柔情。

    他的呼吸,他的热度,一点点的接近,她可以感受的到。

    一瞬间,他火热的唇压在了她的樱唇上。

    滚烫而有力,他的鼻息整个扑面在她的脸上,鼻子里吸着他呼出来的空气,然后再吐出来进入他的,是如此的暧昧,如此的内心骚动。

    好羞人!她整颗心都飘了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良久之后,他颤颤巍巍蠕动起了嘴唇,轻轻的在她薄唇上一点一点的亲吻,轻轻的,不敢用力。

    她开始配合他,悄悄的伸出舌尖,用舌尖上的触觉去一点一点感受他舌头的柔软。

    她的柔情让他彻底迷失了。

    他舔着他的红唇,她稍稍把嘴张的大了一点,他的舌头很自然地冲进了她的嘴里,勾动她的丁香,搅动她的津液。

    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而自己的小舌头也跟着他的节奏翻动旋转,极尽缠绵。

    两人开始激烈的亲吻,彼此的舌头尽情纠缠。

    亲吻的节拍却越来越迅猛如潮,她感觉自己的神智在慢慢退出,狂吻的快感一浪接着一浪,冲击着她的意识。

    她的身体开始浮现一层殷红,玲珑的娇躯不安的扭动,两腿之间有一种湿润的感觉滋生,她娇弱的手臂,仍在勾住他的脖颈,激烈的回吻。

    在舌头交缠的同时,他的手开始慢慢挪动,颤抖着抚摸她的身体,光滑的双肩,细嫩的腰背,那傲人的双峰,还有下面那潮湿的泽地。

    不要!她轻吟一声,一只小手捉住他即将侵犯自己重要部位的大手,然后她感觉自己的耳垂被他一口含住,敏感酥麻的感觉瞬间向全身扩散。

    她一声娇啼,浑身都失去了力量,抓住他的手也无力再去阻挡,下一秒钟,泽地失陷,被他一只大手整个覆盖在上面,肆意揉搓。

    那敏感的部位,让她失去了任何的抵抗,反而变成了一种渴求。

    随着他的揉弄,激荡起伏,偶尔被他用手指在那一点上面轻轻一夹,仿佛灵魂都要被夹出来了似的,这让她羞的快要晕过去。

    啊……杨伟,我们……不可以的!她试图保持着最后一点神智,她颤抖着艰难的呢喃着。

    此刻的他,脑子里只有她火热的**,他只想着同她尽早爱欲纠缠。

    文文只觉得自己被他抚摸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被他吻得全身都在窒息,她的心脏在急剧跳动,欲念也在不断升腾,身体的本能让她渐渐亢奋,脑海里关于外界的影响慢慢消失,仿佛这个亲吻自己,抚摸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最爱的男人。

    这里脏。她喃着。

    她说这话,仿佛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默许。

    这句话让他更加激动,兽血沸腾,他的舌尖已经移到了她的胸部,一下子含住了她一颗傲娇挺立的蓓蕾。

    嗯!

    她弓起粉嫩的上身,如一张曲线优美的大弓,发出一声惊叹,然后是长长的吐气娇吟,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极度的舒服。

    她修长的大腿跨过他的腰肢,坐在他的两腿之间,她两只玉手胡乱的滑在他健壮的腹肌上,摸索着去解开他的皮带,然后就是裤子……

    他也几乎同时,褪下了她的里面的蕾丝裤子。

    他手指滑过她平坦如丘的腹部,揉捏着她丰满柔滑的**,滑过她如玉的大腿肌肤,摸上了两腿之间那处早已泥泞一片溪谷,瞬间他的指尖也是湿湿的。

    啊她咬着贝齿,在他的引导下,她慢慢地坐了下去……

    周冲一直在将军山进山的路口等待着。

    不敢离去。

    饿了,跑去路口的小卖部买了几支矿泉水,同两包方便面。

    周冲很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约文文出来,文文就不会遭遇绑架。

    都是自己的错。

    他现在只能祈求文文平安归来。

    ……

    同样焦急万分的还有老曾。

    劫匪说今天放人的,却不见妻子回来,万一,万一妻子遭遇不测,自己如何是好。

    他调动了人马四处寻找,也没见任何消息。

    张昆,这笔账我迟早跟你算。

    老曾已经认定这次绑架是张昆所为了。

    ……

    陈天豪已经失去了恒丰的控制权。

    他一手创立的恒丰就这样成了张昆的恒丰。

    他突然之间很挂念自己的女儿。

    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过女儿了。

    晚上,陈天豪开车去了女儿家。

    外公,外公。小嘉嘉一见到外公,立马扑了过来。

    我的小嘉嘉,都长这么高了。陈天豪一把将他抱起。

    嗲d,你来了。杨伟不知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佳佳很是焦急地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