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4.我要救她

住家野狼2016-9-21 1:7:33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4节我要救她

    嗑药男同虬髯大汉收拾了东西走出门外。

    粗哥会怎么对待她?嗑药男问。

    哎呀,我说兄弟,你就别问这个了,我们赶紧走人。虬髯大汉硬扯着嗑药男往下山走。

    他们走的是小道,每人肩上都提着一个行李背包。

    一路上,嗑药男仍就不时回过头往旧屋望去。

    哎呀,你说了你多少次了,赶紧走人,不然脱不了关系。虬髯大汉说。

    怎么?你是说粗哥会对她?嗑药男问。

    你真是傻蛋呀!那女人是认得我们的,粗哥怎么敢放她回去!虬髯大汉做出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啊!嗑药男呆了,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被虬髯大汉扯着往山下走。

    ……

    社团的总部。

    头发斑白的叔伯陪着王希出现在了这里,后面跟着两名保镖。

    自从阿明管理这里后,叔伯同王希都很久没有来过这里。

    阿明已经重新换了一批自己的人马。

    王希可是穿着打扮十分正统的美女,瓜子脸,披肩长发,精致的五官非常的似是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女,一身正统的职业ol装扮,与文文那温柔乖巧的熟女的气质不同,这大美女身上展现出来的完全是职业女性的气质和都市白领的诱惑。

    阿明在吗?王希对着守在一楼门外的保安说。

    保安早已被这美女样貌惊呆了,他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明哥不在这里。保安说。

    他在哪里了?叔伯问。

    不知道。

    叔伯领着王希准备往总部楼上走去。

    你们不能进去!保安将他们拦下。

    你傻眼了,这位是叔伯,这位是王希小姐,这才是你们的大老板。叔伯身后的一名保镖怒斥着他。

    保安连忙缩退了几步。

    叔伯一群人走了上楼。

    保安立马给阿明打了电话:明哥,叔伯同王希老板回社团总部了。

    哦,他们回来做什么?阿明始料不及。

    阿明此时正在总部三楼的办公室上。

    因为害怕陈天豪的人找上门,就吩咐手下,拒绝接待来宾。

    只是没料到王希突然回来了,那女人不是去香港了吗?

    ……

    旧屋里。

    阿粗已经走进了房间里。

    文文看见阿粗进来,吓得又靠在了墙角处。

    你要干什么?

    美人,我是来放你回去的。

    真放我吗?那我走了。文文立马就想往门口冲出去。

    别急,我说了会送你回去的。阿粗张开双手拦住了她。

    你要做什么?文文紧张地喘着气,丰满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着。

    阿粗紧紧地望着她的胸部,又要流口水了。

    流氓。文文往门口冲了过去。

    只是没走几步,直接的就被阿粗拦腰抱起,然后就往客厅走了上去。

    因为客厅才有沙发。

    放开我!流氓!放开我!文文不停的在阿粗的肩膀上挣扎着。

    阿粗很得意,一只手死死的抱住这大美女,一只手就捏向了她的胸部。

    文文拼命反抗着,突然用着自己的小嘴巴狠狠地朝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哎呦,我草!阿粗被她咬一口,立马痛得喊了出来。

    他就是直接的伸出自己的手,朝着文文的丰满的臀部拍了下去。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客厅之中响起。

    文文猛的一张嘴,狠狠的就是朝着他的肩膀上又咬了下去!

    哎呦我去!啊!阿粗一把将文文扔到了沙发上。

    ……

    一直被虬髯大汉扯着往山下走的嗑药男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快离开这里呀!虬髯大汉使劲扯了他两下,没能扯动。

    不行,我要回去救她。嗑药男说。

    什么?你疯了?虬髯大汉大喊,别忘了,我们是为了钱的,钱到手了,现在就要赶紧走人了……

    嗑药男没等他说完,转身就往山顶跑去。

    傻b!虬髯大汉骂了他一句,提前行李包赶紧往山下走。

    ……

    旧屋客厅里。

    放手,放手。文文凄惨的哭泣声。

    此时她已经被阿粗压在了沙发上,他的上衣已经被他撕破。

    她的裤子也已经被他褪了下来。

    他就要侵犯她的敏感部位了。

    突然间,一双手从后面扣住了阿粗的喉咙,嗑药男厉声喝道:快停手,不然我现在就掐断你的脖子!

    嗑药男的突然出现,一下子把阿粗从文文身上拉了起来。

    快跑。嗑药男对着沙发上的文文喊。

    文文赶紧拉起自己的裤子,也不顾上身衣服的破烂,就往门外跑了出去。

    阿粗被嗑药男扣住喉咙,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双手抓住了嗑药男的手,一使劲,两个人都扑倒在地面上。

    两个人纠缠在地面上肉搏着。

    嗑药男长期嗑药,没啥力气,很快就处于下风。

    你找死。阿粗往他的脸部打了几拳,门牙都被打掉了。

    你妈的!敢动我!阿粗扯起嗑药男的头重重地往地面上磕了几下,他就昏死过去了。

    阿粗站了起来,狠狠地往他身上再踢了几脚,才挪动的步子往外跑,去追文文。

    ……

    杨伟在赶去将军山的途中顺道拨了110。

    他沿着盘山公路往上开,快到山顶的时候,有辆车从山下开了下来。那是阿粗的车。

    杨伟不认识阿粗,但他还是特意留意了一下那车,发现里面只有司机一个人。

    杨伟继续往上开,总算开到了山顶。

    然后看到了那栋旧房子。

    他下了车就立马就轻轻地往房子走。

    客厅里,嗑药男醒了过来,浑身疼痛。

    他捂着肿胀的脸,吐了几口血水。

    文文真是美,要是跟我来一次,那就真是死以无憾了。嗑药男自语自言着。

    刚好,杨伟走进了门里。

    听着文文这么两个字,杨伟的脸一下子就是冷了下来,他立马冲了上去,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是将嗑药男一脚给踹倒在地面上。

    妈呀!在地面上发出痛苦的叫声,身上不知道有没断骨了。

    文文,在哪里?杨伟的语气非常的冰冷,冰冷之中带了那么一丝的不耐烦。

    文文现在很危险。晚一步,说不定,她这一生就会毁了。

    她,她已经逃走了。那地上的嗑药男,摇摇头,说了这么一句。

    话音才是落下,杨伟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的就是朝着嗑药男的小弟裤裆丢了过去,直直的插在裤裆上,只要在上去那么一丝,这小弟,就是废掉了。

    那嗑药男见着这么突然出现的一把匕首,整个身体猛的一阵颤抖,竟是流出一阵黄色的液体,散发出难闻的味道,感情这货竟是被杨伟给吓尿了。

    人,在哪里?杨伟冷冷地问。

    大哥,她真是下山了,还是我放的。嗑药男都快急哭了。

    杨伟看着他红肿的脸,还有地面上的血迹,看得出刚才有打斗的痕迹,也许文文真是他放的。

    兄弟,谢谢了。杨伟收起刀立马就往外面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