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3.人在山顶

住家野狼2016-9-21 1:7:8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3节人在山顶

    张昆赶回恒丰总部后,并没有立即到会议厅接见张露露,而是先回自己办公室缓口气。

    张露露一伙已经在会议厅等候多时了。财务总监对着陈天豪说。

    嗯,先平缓一会先。张昆在办公桌椅子坐下。

    桌子上放着今天最先的报纸,大大的标题:恒丰收购鼎盛失败。

    陈天豪一把揉碎那份最新的《xx日报》,他的脸上肌肉微微的颤抖,嘴唇发黑,脸色阴沉得可怕。

    陈总,陈总!一名女性业务经理,慌张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周冲回来没有?陈天豪问。

    周经理还没有回来,我的恒丰股票,遇到天量抛盘。业务经理上报着着。

    陈天豪打开股市软件,他知道今天恒丰的股价肯定会有影响的。

    哇,盘面上真是巨量抛盘。

    但奇怪地是,也有人在底部大肆吸筹。

    立马动用资金,回购恒丰股票。陈天豪对财务总监说。

    陈总。财务总监同业务经理对视一眼,一脸的难色。

    怎么了?陈天豪又要发怒了。

    我们的流动资金不够了。财务总监说。

    资金呢?

    都被周经理调去购买鼎盛股票了。

    陈天豪瘫坐在了椅子上,一时没有回过神来,是呀,之前自己吩咐周冲把资金都调去收购鼎盛股票了。

    给我立马联系银行!陈天豪说。

    没用了,周经理之前已经向银行贷款,超过额度了。财务总监说。

    陈天豪再也说不出话了,这么多年来,他再一次感到阴霾和迷茫。

    ……

    张露露、吴健鸣一群人早已经会议厅等候多时。

    恒丰的大股东也陆续到达了会议厅中。

    现在就缺陈天豪本人出席了。

    张露露冰冷的目光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

    看来陈天豪害怕不敢出现了。吴健鸣嘲笑着。

    吴经理,请你尊重点,我们陈董一定出现的。邻近的一名恒丰股东站了起来。

    是吗?那我们就再等等咯。吴健鸣玩弄着手中的笔,根本没正眼看那股东一眼。

    会议厅里闹哄哄的,众股东都在议论着恒丰的突变。

    直到陈天豪出现时,才安静下来。

    张露露对着律师使了使眼色。

    律师站了起来,说:张董,你好。我们今天来,主要是商讨一下恒丰董事会主席由谁担任的事。我们手头所持有的恒丰股票,目前是百分之四十……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你们来的目的。陈天豪摆了摆手。

    众股东一片哇然。

    陈天豪摆了摆手,众人再次安静下来。

    各位股东们,感谢您们一直的支持。这次我一意孤行,收购鼎盛失败,让董事会蒙受了损失,即使鼎盛代表没有上门,我也要引咎辞职了……

    ……

    那边,老曾仍就在车上看着手提。

    远远监视他的警方人员耐不住了。

    b组报告,曾先生仍就在坐上,没有继续前行。

    知道了,继续监视。上级指示着。

    老曾抛了很多股票。光头张那边自然也接了不少。

    老曾着急地等待着劫匪的电话。

    一会陌生的电话,再次打来。

    曾总,你还算合作,我们会放了尊夫人的。你如果不耍花样,尊夫人会今天安全回归。

    我去哪里接她。老曾问,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老曾这才立即给警方打电话。

    曾先生,你刚才在车上做什么?警官问。

    他们要我抛售恒丰的股票,警官,我怀疑劫匪跟张昆有关。

    张昆!警官都震惊了,张昆可是本地的首富。

    ……

    阿粗正开着车前往超市,接到了阿明的电话。

    什么?把那妞给放了!阿粗大吃一惊,那妞可是认得咱们的。

    有问题吗?阿明的语气不容争辩。

    没,没问题。阿粗咽了将要说出的话。

    他立马调车车头,往山顶驶去。

    为什么要放了她?阿粗想不明白,万一她报警怎么办?

    ……

    山顶。

    嗑药男拿着一瓶水走进了房间,递给文文。

    大哥,你可以放了我吗?文文哀求着。

    这……嗑药男一副为难样,你也放心,我们老大说过,事成之后,会放了你的。

    你们老大是?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嗑药男赶紧走了出去。

    我说你呀,别和她走得那么近,会害死你的。虬髯大汉告诫他,色字当头一把刀呀!

    知道了,我是看她蛮可怜的。嗑药男小声说。

    有我们可怜呀!虬髯大汉大声说,我们都快成乞丐了,如果我们不是落泊至此,我们也不用干这个。我都跟你说了,我们干完这次就远走高飞。你不要同她走太近了。

    知道了,知道了。嗑药男躺在了沙发上,双手抱枕,心里想,要是我也有这么美的一个女人该多好呀。

    ……

    杨伟正在着急地等待着消息。

    叔伯派去的人回报,说人可能藏在了山顶。

    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希立马给杨伟打来电话:人可能在将军山山顶。

    好,我立马过去。杨伟立马奔去了自己的车上。

    ……

    一直守在国际广场的周冲,现在正坐在了自己的车上。

    昨晚他也没有回去。

    他是在车上过夜的。

    因为劫匪要他在这里等待消息,他不敢离去。

    总算他接到了劫匪的电话,开车到将军山山下。

    好。周冲发动车子,朝将军山飞速驶去。

    ……

    虬髯大汉同嗑药男正躺在沙发上。

    突然大门被推开,阿粗走了进来。

    粗哥,你怎么又回来了?虬髯大汉站了起来。

    好了,你们要做的事做完了,你们可以走了。阿粗说。

    那女人呢?嗑药男问。

    明哥说了,要放了她,剩下的事,我会处理的了,你们可以走了。阿粗拿出两个厚厚的信封,看得出里面是厚厚的钞票。

    谢谢粗哥。虬髯大汉接过了信封,立马就收拾自己的东西。

    既然要放了她,要不要我送她回去。嗑药男说。

    你找打呀!阿粗举起了手掌,就要打他。

    虬髯大汉赶紧把嗑药男拉开。

    呵呵,粗哥,我们走人就是了。虬髯大汉陪着笑脸,一边对着嗑药男使着眼色,你还不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