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2.恒丰大难

住家野狼2016-9-21 1:6:42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2节恒丰大难

    他凭什么打人!嗑药男气不过来。

    别气了,干完这一票,我们拿到钱就走人,再也不跟他办事了。 虬髯大汉安慰着他。

    此时文文缩在那墙角里,很是无助。

    嗑药男走到一旁,捡起那盒掉在地面上的盒饭,再走到文文面前,轻轻把盒饭放在了她面前,也没说什么,同虬髯大汉走了出去。

    房间门再次被关上。

    ……

    老曾、杨伟、陈天豪坐在了一个房间里。

    也有几个警官也坐在房间的其它角落里。

    他们在等劫匪的电话。

    既然是劫匪,总会打电话过来的吧。

    曾先生,你回忆一下,是谁劫持了尊夫人呢?警官问老曾。

    老曾想了想,也不肯确定,望了望陈天豪。

    有可能是阿明。陈天豪说。

    他劫持文文的目的是什么?杨伟问,报仇?

    就在这时,老曾的手机突然响了。

    在场的警官立马高度紧张起来。

    警官向老曾使了一个眼色。

    老曾稍稍平和一下心情,接了电话,喂,你好。

    曾先生,警察也在旁边吧。一个陌生的声音。

    没有,请问你们想怎样?

    如果还想见到尊夫人的话。立马开车出来,往国际广场方向。然后听我指示,记住一个人,带上手提。

    能不能让我跟她说句话……

    电话就在这时挂了。

    一个警察叹了一口气,通话时间太短,没跟踪到。

    怎么办?老曾望着警官。

    按他指示,我们会暗中保护你。警官对老曾说。

    好的。老曾带着手提,开着车,往国际广场方向。

    组,跟着曾总的车。b组,提前到国际广场埋伏好……警官发布了命令。

    警方迅速展开了行动。

    很快,房间里就剩下杨伟同陈天豪。

    会不会是张昆做的?杨伟问陈天豪。

    陈天豪摇了摇头,不太像他的作风,不过,也难说,他也不按常理出牌的。

    杨伟想了想,给王希打了电话。

    王希,你最近还好吗?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直接说。

    文文失踪了,我怀疑跟阿明有关,你能让手下的人查查阿明的行踪吗?

    好的。

    王希挂了电话后,立马就给叔伯打了电话。

    陈天豪的电话,也在这时响了。

    陈总,你在哪里,赶紧回来?财务总监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

    张露露带着一帮人来恒丰了,说要召集股东大会。财务总监。

    她有什么资格?

    他们悄悄收购了恒丰的很多股票……

    好,我马上回来。恒丰出大事了,陈天豪立马赶着回公司总部。

    好你个张昆,果然够猛!陈天豪边开着车,边骂着。

    ……

    阿粗已经走了。

    嗑药男打开房门,发现文文仍蹲在那角落里,面前的盒饭也还没打开。

    怎么还不吃饭?嗑药男嘴里嚼着,手里还拿着半支鸡瓜。

    我能吃一个吗……文文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嘟喃了这么一句。

    当然可以。嗑药男立马走到客厅,从虬髯大汉面前夺过半盒子香喷喷的鸡爪,然后放到了文文面前。

    虬髯大汉望了望面前的鸡爪骨头,忍不住还是一舔自己的手指头。

    文文望着鸡爪,抬起了自己脏兮兮的手,停住了。

    嗑药男明白过来,立马跑到客厅,拿起了一大瓶山泉水进来,拧开盖子,来,先洗个手。

    谢谢你。文文抬起手,水倒在了她那双嫩手上。

    手洗干净了,文文对他笑了笑,笑容很美,嗑药男都看呆了,世间还真是有女神呀。

    文文拿了一只鸡爪,轻轻咬了一块,真是美味,她也饿了。

    你真是一个好人。文文对他笑了笑。

    听到女神的赞扬,嗑药男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我不是好人,我嗑药的。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文文又对他笑了笑。

    我应该早点进来的,这样,就不会……

    你那脸还疼吗?刚才嗑药男被阿粗打时,文文也看到了。

    不疼了。嗑药男突然很感动,印象中从来没有女人关心过自己。

    你能放了我吗?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的。文文恳求着。

    这……

    喂,你在里面干嘛?外面的虬髯大汉听到里面的谈话,立马对着嗑药男大声喊。

    嗑药男赶紧退了出去,重新关上了门。

    他并不坏。文文心里想。

    你不要被美女迷惑了。放了她,我们没命的!虬髯大汉小声教育着嗑药男。

    嗑药男不住地点着头。

    ……

    老曾开着车往国际广场方向赶去。

    中途,接到了电话。

    喂,你好,我要怎么做?老曾问。

    好,把你的车停靠在路边。那个陌生的声音指示着。

    哦老曾按照他吩咐,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远远跟在后面的一辆车里的便装警察,赶紧向上级报告,组报告,曾总的车突然停在路边了,请指示。

    匪徒可能想看看有没有人跟踪,组你们按原路线继续前行。b组,你们在后面远远停下,假装修车。上级指示着。

    组的车子从老曾的车子开了过去。

    他看到老曾就坐在车子里。

    后面一辆车远远的停了下来,从上面下来两个便衣警察,一个拿出了紧急停车的标记,放在了车的后面,一个人在假装检查着车子,车上还有一个人拿着望远镜,紧紧盯着老曾的车。

    现在打开你的手提。陌生人的声音继续指示着老曾。

    打开了。老曾照样做。

    今天十一点半前,把你手中持有的恒丰股票抛了。陌生人说。

    这……老曾没料到劫匪竟是如此要求。

    如果不照做,你老婆就等着被先奸后杀,杀了再奸!

    好,好,我照做!老曾赶紧稳住劫匪。

    原来劫匪的目的是要我抛售恒丰的股票。

    他倒不在乎这些股票,只要有人接了这些股票,总会查的到的,只要有人接盘,就知道那个幕后主使是谁了。

    老曾登录了股票账号。

    恒丰收购鼎盛失败,小道消息已经传播了出去。

    所以今天开盘恒丰的股票就跌了五个点。

    老曾挂了一个抛单时,不禁有些害怕,如果这个大单抛出,就要引起大抛盘了。

    他犹豫了一下,狠下心,确定了大单。

    重重的大单一抛出,股价立马就压在了七个点的位置。

    还好,市场消化掉了。

    匪劫的目的,并不是自己要接盘。

    他没有那么蠢。

    阿明盯着盘面,就等着恒丰的大变化。

    阿明对着助手说,叫他挂天量单。

    曾先生,你挂单太小了,挂个天量大单,快!

    老曾知道后果,他如果挂了天量大单,恒丰今天肯定跌停板了,恒丰的股份会被自己拉跨的。

    老陈,对不住你了。老间挂了大单。

    巨大的抛压,立马把恒丰的股价压在了跌停板的位置。

    ……

    鼎盛有操盘室里。

    光头张正在指挥着人员吸筹,他的目的就是来收集恒丰股票的,只是没想到,恒丰出现巨大抛盘了。

    他惊喜万分!

    吸,给我狠狠地吸!光头张摸着自己的脑袋,你妈妈的,真是天助我也!

    ……

    张昆带着阿妮去打高尔夫球了。

    他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的,如果他发现这惊奇地一幕,或许他会叫光头张停止吸筹的。

    ……

    恒丰总部。

    工作人员如临大战。

    张露露、吴健鸣带着财务经理、律师、会计一行七八个人来到了恒丰股东会议室。

    她今天是来逼宫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