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0.阳台猫叫

住家野狼2016-9-21 1:5:51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0节阳台猫叫

    周冲,你去哪里了?周冲的电话始终打不通,陈天豪对着自己办公室的窗外吼着。

    陈总,会不会是周冲背叛了?财务总监说。

    陈天豪沉默了。

    周冲按照劫匪要求,已经换了卡,所以陈天豪根本联系不到他,这样反而让陈天豪怀疑是周冲背叛他。

    此时周冲还不知陈天豪落败的事。

    他现在一心去救文文,其他事都不管了。

    劫匪让他换卡后,就一直在广场等着消息。

    周冲担心文文安危,一时间也不敢报警,也不知应该怎么做。

    再给阿明打电话。陈天豪对着总监说。

    总监拨打了,也是联系不上。

    再联系老曾。陈天豪吼着,他现在就像一颗将要爆炸的炸弹。

    老曾总算联系上了。

    陈天豪一把接过电话,老曾你在哪里?情况有变!

    老陈,我这边出事了,文文被人劫持了!

    啊!陈天豪瞬间冷静了下来,是张昆借此逼你抛售恒丰股票吗?

    什么抛售股票?老曾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他也根本不知道陈天豪落败出局的消息。

    哦,文文现在怎样?陈天豪语气平和下来,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处理文文的事。

    现在联系不上,劫匪让我等待。老曾说。

    好,有消息告诉我。陈天豪挂了电话。

    在这关键的几个小时内,陈天豪身边重要的帮手,全都失去了联系。

    如果这几个人还在身边,或许陈天豪就不会输的那么惨。

    在这几个小时里,恒丰二级市场股票还被人秘密吸筹着,恒丰将要换代了。

    给我接通张昆的电话。陈天豪对财务总监说。

    财务总监有些吃惊,陈天豪可是从来没有主动给张昆打过电话的。

    张昆接到电话时,也是有些吃惊。

    怎么了陈总,难得你给我打一次电话喔。张昆调侃着。

    张昆,我没想到你这么阴险。陈天豪说。

    陈天豪,请注意用词,这是计谋,不是阴险。张昆说。

    好了,这一仗我是输了,请你放了文文吧。陈天豪说。

    什么文文?张昆不是很明白。

    张昆你好卑鄙,竟然劫持了老曾的老婆。

    你误会了,我没有劫持任何人,也没必要逼迫老曾。张昆停顿了一下,陈天豪,你以为打败你,我需要用那些手段吗?

    你究竟在我身边安排了几个棋子,周冲?阿明?

    这些你以后自然会知道。张昆挂了电话。

    张昆想了想,拨了阿明的电话。

    张董,这一仗赢得漂亮吧。阿明语气中很是高兴。

    陈天豪太高估自己了。张昆停顿了一下,老曾的老婆被人劫持了,这事你干的?

    这……阿明好像默认了。

    我们计划中没有这一步的,作为操盘手要遵守纪律。张昆话里有话,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那边,阿明喃喃地说:可是,我不只是一个操盘手。

    ……

    小岚,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杨伟给张岚打了电话。

    什么事?张岚跟杨伟还是有些交情的。

    文文今天失踪了。不知是不是阿明做的。你能帮我查查吗?杨伟恳求着。

    好的。有消息告诉你。张岚答应了,她对阿明没啥好感。

    杨伟又给阿妮打了电话。

    阿妮,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给阿妮打电话,他显得有些不自在了。

    什么事呢?阿妮的语气也有些变化。

    这段时间来,两个人一直没联系,但突然接到他电话,她不免有些激动。

    文文今天失踪了。不知是不是阿明做的。你能帮我查查吗?

    好的。阿妮也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杨伟很是愧疚,他觉得自己是有愧于阿妮的。

    ……

    鼎盛的庆祝大会就要开始了。

    晚会将会在鼎盛山庄大酒店举行。

    小妞,来,来亲一个。

    在鼎盛山庄临着湖边的一处高档别墅群中,一栋装修颇为奢华的房间中,光头张色迷迷地看着面前的小姐。

    这房间是光头张长期指定预留的,每次在山庄,他就会入住这房间。

    今天着实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张昆叫他暗中收购恒丰的股票,他没让张昆失望,张昆这次将要失去恒丰控制权了。

    张昆许诺过他的,这次打败陈天豪后,他将会允许进入董事会。

    为了另外奖励自己,他叫来了一位小姐。

    面前的小姐,二十来岁,熟女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正看着光头张。

    光头张的眼睛也不自觉的在女人的身上打量着,这个女人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半透光的衬衣,隐隐的可以看见衬衣里那一对饱满被裹在青色的胸衣里,衬衣上面的两颗纽扣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敞开着,隐隐约约的露出那双峰之间诱人的沟壑。

    加上一个标准的瓜子脸和精致五官,特别是那一张厚厚的玉唇上涂了些口红,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吻上去。

    老板,你这样色迷迷地看着人家,是不是在打人家的坏主意了!小姐笑着贴近了他的身子,还是伸出手指,划过他硬朗的胸膛,不断的往下,却是最终的停在他那怒气冲天的小兄弟上方的小腹处,不断的打着圈圈。

    别装了,来吧。光头张可是一位**旺盛的男人,怎么能够忍受如此**的挑衅。

    若是这都能忍,他就不是光头张了。

    他一把搂住小姐,将她狠狠的压在自己的身下,小姐一声的娇笑,性感的嘴唇便是被他死死的压住。

    火热的相吻中,他的双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走,划到腰间,一只手正要伸进她的衬衫之中,便是听见门外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的声音。

    谁啊!没空!光头张没有好气的喊了一句。

    老公,老公,还在里面干嘛,晚会就要开始了。门外敲门的竟是张岚。

    张岚也来参加晚会了。

    没看到老公的身影,便想到了这房间,在酒店前台查询,果然发现老公入住了,就上来催他。

    我的天呀!母老虎找到这里来了!以后找小姐,绝对不在老婆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光头张对着小姐使了使眼色,小姐娇笑一声,柔软丰满的身体从他身边滑过,她便走进了卫生间里,轻轻关上了门。

    老公!你在里面干嘛!砰砰砰!那敲门声又是再次的响了起来。

    换衣服。就来了。光头张赶紧整理一下衣服,开了门。

    门口,化了妆的张岚,穿着一身粉色的晚礼服,显得十分的高贵美丽。

    那小姐跟张岚比起来,就要逊色多了,不过男人都喜欢偷。

    在里面干嘛呀!张岚的眼光往房间里瞄了一下,光头张已经顺手关上了门。

    能干嘛?光头张拉着张岚的手,硬是把她扯着走向了电梯。

    这走在路上,张岚总觉得光头张有哪里不太对劲。

    老公,你不会在房间里藏有女人吧?张岚问。

    有这么靓的老婆,还用找小姐?光头张在张岚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色鬼,小心被人看到。张岚用肘撞了撞光头张,很得意地笑了笑。

    酒会很快开始了。

    酒会最引目的是三个女人。

    冷若冰艳的张露露,风情万种的张岚,温柔恬雅的陈兰妮。

    露露看着自己的嗲d,一直陪在陈兰妮身边,不禁有些醋意,她拿着酒杯就走到了酒店外的院子里。

    酒店大厅周围是自助餐,大厅中间摆着各式的酒。

    同事们穿梭在人群中,相互敬着酒。

    光头张因为惦记着酒店的小姐。

    他对着张岚说:老婆,我去联络一下商界的朋友了。

    哦。张岚才应了一声,光头张便闪进了人群里。

    在人群中转了一圈,趁老婆没注意便上了楼。

    艳丽高贵的张岚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因为顾忌她是光头张的老婆,男人即使有色心也没色胆。

    吴健鸣穿梭在人群当中,当他来到张岚面前时,对她使了使眼色。

    那种充满暧昧的眼神,她自然能读的懂。

    他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小声哼了两个字,二楼。

    然后他上了二楼。

    二楼有一个宽阔阳台。

    由于同事们都在一楼豪饮着,阳台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为了预防万一,吴健鸣把二楼阳台的灯光给关了。

    一会,楼梯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他知道张岚来了,那是她特有的走路声。

    她刚一走出阳台,身后立即被一双大手环抱住,吴健鸣已经靠在了她耳边,走,到那边去。

    吴健鸣把她推到了阳台一个更加昏暗的角落,他手手臂用了些力量,她的身体就轻轻的趴了下来,一半身体压在他的身上,两团丰挺的柔软挤压着他硬挺的下体。

    他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穿过了她晚礼裙的下摆,然后在她光滑柔腻的背部、臀部一阵抚摸。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很快就抓到了那两座玉峰,那36d的巨大柔嫩,明显不能一把抓住,挤压出玲珑的形状和深深的凹陷。

    两颗葡萄在动情之下坚挺傲娇,在他手掌心中制造出迷人的触感。

    小心被人看见。她娇滴着。

    没人看见。他说完,他的双唇滑过她的下巴,经过脖颈,一路往下,轻轻地舔呧,磨咬。

    张岚被他挑弄的全身酥痒,特别是耳垂被他咬着的时候,更加如千挠万搔,酥到了骨子里。

    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紧紧握住了那硬挺。

    他的大手也滑入她的翘臀,透过里面的小叉叉,直接抓到了那两瓣丰腴,顿时满手都是柔软,一塌糊涂,似乎整个手掌都要被陷了进去。

    手指一拨,抚过那深深的沟壑,落在青草蔓延之地,里面已经流水潺潺,四溢芳香。

    张岚在喉咙深处发生一声沉闷的呻吟,脖子尽力后仰,咬着牙关颤抖。

    他将她的小叉叉褪到了腿弯,身体再一次下滑。

    下一刻,他就唰的褪下自己的内裤,那硬挺的火热毫不停情的冲进了她的幽径。

    哦!她终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吟。

    她将双手搭在栏杆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任他每一次力挺就深深到底;修长的大腿深夹,让里面的腔隙紧紧地咬合着下身处的棱子,每次抽出来都刮的他一阵咬牙切齿。

    如此深距离的交流,撞击的啪啪作响,里面的小嘴巴深深的吸扯着他的那玩意。

    而他每一次碰撞到花瓣之心,都让她心都快要飞出来,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没几下之后,他就浑身急颤了起来。

    不要在里面!她匆匆提醒。

    危急时刻,他把自己的下身整条吱的一声抽了出来,一阵激灵,越过阳台护栏,射入了半空中……

    露露正拿着酒杯在一楼下走着,她隐约听到了猫叫的声音,不禁偷偷发笑,突然感到有雨滴似的物体洒了下来,刚好滴落在她的头发上,下雨了吗?

    她好生奇怪。

    她用手一摸头发,脏脏的,借着灯光一看,白色的乳状物,恶心死了!

    她差点就呕了,匆匆往酒店一楼的卫生间跑进去。

    ……

    二楼阳台上,激情过后,两人整理了一下各自的身体。

    这次打败恒丰,你功劳不少吧?张岚问。

    这次打败恒丰,老头子才是真正的牛逼,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阿明一直是我们的卧底。吴健鸣说。

    哦,原来是他。对了,听说老曾的老婆文文被绑架了,是不是他做的。张岚试探着问。

    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阿明这两天都没露过面,他躲起来了。吴健鸣说。

    他一般会去哪里?张岚问。

    阿明公开背叛陈天豪,一般会躲在安全的地方。吴健鸣想了想,也许就在鼎盛山庄里,山庄里有一个秘密操盘室的

    哦

    你问这个干嘛?吴健鸣不解地问。

    没特别,随便问的。

    ……

    酒店大厅的一角。

    张昆同阿妮坐在角落一角。

    平时这种场合,阿妮总会避嫌,借故离开张昆的。

    但这次,她要打探一下文文的消息。

    张董,阿明呢?听说他是打败恒丰的功臣,怎么没见他露面的?阿妮故意问。

    他现在还不是出现的时候。张昆说。

    是担心他安全吗?他现在在哪里呢?阿妮问。

    张昆望了她一眼,对她闪过一丝怀疑的神色,然后说,他暂时安排在山庄中,别人是找不到他的。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