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9.出局

住家野狼2016-9-21 1:5:23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19节出局

    众股东相互对望着。

    还没有一个人举起手。

    陈天豪身边的几个人,开始有些着急了。

    陈天豪仍就面带微笑。

    突然当年陈天豪的一个旧部举起了手。

    众股东们对望一眼,又有一个股东举起了手。

    这些股东很多个都是鼎盛成立之初的元老。

    他们有些人还是很怀念陈天豪时代的,毕竟张昆太集权了,太专衡了,鼎盛的各大要职,几乎都被张昆的人占据了。

    这几个元老的举起,就像一个火苗。

    又有一位股东举手了。

    接着又有一个。

    陈天豪身边的财富总监同律师对望一眼,露出了笑容。

    相继15个股东举起了手。

    大局已定。

    陈天豪伸了伸懒腰,他望着张昆,想从张昆那张严肃的脸上看到痛苦的表情。

    张昆仍就是那副表情。

    大律师轻咳一声,扯高嗓音,按照本次股事会的投票结果,我宣布,鼎盛董事会的主席将由陈天豪先生担任。

    掌声再次响起。

    陈天豪站了起来,对着左右两边的股东们微微鞠躬,然后站直身体,准备发言。

    就在这时,会议厅的大门被推开,一位穿西穿的年轻女性工作人员走了进来,靠在总大律师耳边说了几句,并交给他一份文档。

    大律师停顿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情况有变。根据目前的持股数,张昆先生的持股数为百分之四十六。陈天豪先生的持股数为百分之三十。所以根据鼎盛董师会的规定,第一大股东,如第二大股东,持续数如果相差百分之十以上,第一大股东将为鼎盛董事会主席。故根据目前持股数,张昆仍为鼎盛董事会主主席。

    全场哇然。

    陈天豪那边几个人立马都傻住了。

    怎么回事?张昆先生那边怎么持股数会增加百分之十的,而陈天豪先生的股票比率又怎么缩少了,是不是计算有问题?陈天豪这边的律师站了起来。

    据可靠消息,陈天豪先生持有的股票今早已经被抛售了部分。大律师一边说,一边看着文档。

    谁抛售了股票?陈天豪身边的财务总监几乎是跳了起来。

    给阿明打电话。陈天豪说。

    电话打不通。身边的工作人员拿着电话着急地说。

    周冲呢,给他打电话。陈天豪脸色有些阴沉。

    电话占线中。工作人员打了周冲电话,发现电话在占线。

    是谁抛售了股票?周冲?阿明?身边的人员在纷纷猜测,或者是重要盟友老曾呢?

    这个时候,会议厅大门又被推开了。

    吴健鸣走了进来,全场一片寂静。

    吴健鸣走到了大律师身边,小声说了几句。

    然后吴健鸣对着众股东说:各位大股东,你们好。之前我跟陈天豪协议的转让我所持有的鼎盛股票,我单方面申请毁约,我愿意根据协议规定,愿意赔尝陈天豪先生的损失。

    大律师扯高了声音说:根据目前的持股比率,陈天豪先生为鼎盛的股东,张昆先生仍为鼎盛股东董事会主席。

    陈天豪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再也笑不出来。

    张昆露出了邪邪的笑容,他站了起来,首先走出了会议厅,吴健鸣跟在了他后面,其他股东也陆续离开了会议厅。

    张露露没有离开,仍坐在原来的位置,不时望着陈天豪一伙,她要看看这个鼎盛最强大的对手,接下来的变化。

    豪沉着脸,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这时身边财务总监的电话响起,他接了电话后,脸色大变,好,我知道了。

    怎么了?陈天豪望了他一眼,发现他神色慌张。

    陈总,有人在抛售恒丰股票。总监说。

    什么?陈天豪跳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身边的人员都露出了着急的神情。

    露露笑了笑,走到了陈天豪一伙前面,笑着说:陈总,在你一心收购鼎盛的时候,我们已经悄悄吸进了恒丰的股票了,你的大股东们已经愿意高价出售恒丰股票。我们很快会要求恒丰召开股东大会,到时恒丰董事会主席将由我们张董出任。

    你,你。陈天豪脸皮发青,很是难看。

    那不打扰你了。你现在也是鼎盛的大股东,顺便参观。说完,露露很不得意地走出了会议厅。

    给我立马联系老曾、阿明、周冲三人。陈天豪发怒了。

    ……

    山上的旧屋里。

    文文被关在最里面的房子。

    客厅上,放着劲爆的音乐,两个看似粗暴的男人坐着沙发上。

    一个是个虬髯大汉,拉碴的胡须,爬满了脸颊,左手夹着一根香烟,右手握着一瓶啤酒,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啜饮着啤酒。

    另一个同样面部狰狞男人,正跟着音乐的节奏,摇头晃脑,像是嗑了药。

    旧屋的另一间房间里,传来异样的叫声。

    喔……慢……慢点……阿粗气喘吁吁,金发女郎的奔放狂野,连他都有些难以承受。

    看来那药还真管用。

    因为明哥交待不能动文文,他只能叫来一个金发女郎泄火,为了增加情趣,他给她吃了春药。

    没想到,药性太强,她想打了鸡血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阿粗长满浓毛的手臂,紧紧掐着金发女郎的臀部,让她坐下来的节奏放慢一些。

    他甚至担心,金发女郎蠕动得节奏实在太快了,自己的命根子能否承受的住。

    ……

    酒店包间里。

    丰盛的菜肴摆满了一桌。

    头发斑白的叔伯同艳丽的王希坐在里面。

    希儿,阿明另外创办了一个社团,我们社团的元老们都被他拉过去了。叔伯后悔地说,当初是想请他回来帮忙的,没想到请了头材狼回来。

    原来是这回事,难怪叔伯这么着急呼王希回来。

    可是事已至此,连叔伯都没办法,王希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来我们都看错他了。王希说了一句。

    阿明那小子,还把社团的资产都变卖转移了。叔伯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那现在该怎么办?王希看着叔伯,叔伯惭愧地低下了头。

    如果年轻点,他还可以去跟阿明拼命,现在是迟暮之年,他也无能为力了,何况社团的骨干都跟着阿明了。

    唉。王希深深叹了口气,干嗲留下的事业,自己没有看管好。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