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6.家虐

住家野狼2016-9-21 1:4:7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16节家虐

    阿明同张昆父母俩密谈了一会后,阿明便离开了。

    阿明开车离开张家大别墅,望了望摆在座椅旁边的遗嘱,露出了有些邪恶的笑容。

    自从上一次坐牢后,他的人生价值观就已经彻底改变了。

    他这一次出狱主要就是复仇的。

    他怎么会甘心屈服于张昆手下呢?

    他这一次不过是想借张昆之手对付陈天豪、老曾而已。

    ……

    张昆看看表:露露,我今天还约了阿妮去打球,你也回去吧。

    提起阿妮,露露不免有些嫉妒,但她还是说:这个陈兰妮小姐可真漂亮啊,气质真好。

    呵呵,是吗?张昆又闪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露露看在眼里,刺在心上,想起自己孤独寂寞的妈咪,露露心里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男人都要沉迷女色,即使是自己如此尊重的父亲也是一样。

    我回去了。露露拿起了自己的提包,带着不悦的神色走出了大门。

    傍晚露露在自家花园里,看着穿着裙装的吴伊娜在花园里打闹着。

    这时赵姨打来电话,露露呀,明天是周日,你嗲d最近怎么样呢?要不你同他一起回来吃顿饭?

    嗲d明天约了大客户。露露迟疑了一下说,我明天同伊娜过去同你一起吃饭啦。

    张昆并没有约了大客户,只是露露不希望妈咪失望,所以才这样说。

    ……

    阿明回到自己家里时,发现阿粗躲在了他的房间里。

    里面隐约传来岛国影片女人的叫喊声。

    这家伙又要耐不住了,阿明笑了笑。

    房间里,阿粗**着上身,一边望着电脑屏幕,一边用手握住了自己的下体。

    我要强奸你,我要强奸你!阿粗幻想着文文的身影。

    这些天来,他一直跟踪着文文,不禁被这艳丽的女人给迷住了。

    啪啪阿明敲了敲门,在外面喊臭小子,不要整天看那些片,伤身体,快出来,有事要你忙。

    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显然惊扰了阿粗,就出来!

    阿粗赶紧穿上衣服,挺着有些发硬地下体,走了出来。

    明哥,今天这么早!阿粗一边走着招呼,一边赶紧坐在了最近的椅子上,免得自己的下体失态。

    最近跟踪的那女人有什么特别不?阿明问。

    那女人这几天很少出门了。另外也没见同周冲在一起了。阿粗回答。

    有没有拍到她同周冲的艳照,在床上的那种。阿明问。

    这个,这个真没拍到。阿粗回答,心里想,自己又不是侦探,也没办法跟她进房间,哪里能拍到这些。

    有没有内裤?阿明突然问。

    啊!什么?阿粗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

    明天把你的一条内裤快递给老曾。阿明邪笑了一下,说:送给我至爱的女人。

    呵呵,明白了,明哥,你这是想挑起他们夫妻俩的感情。阿粗也跟着笑了起来,哪个男人收到这样的礼物,都会被气疯的。

    ……

    周日清晨。

    文文还在客房里睡觉。

    老曾刚从主卧室起来,他走下一楼时,便看见佣人买着一个长方形的快递盒子走了出来。

    老爷,你的快递。佣人把快递递给了老曾。

    哦。老曾接过快递,快递很轻,里面是什么呢?

    他用手轻轻晃动了几下,然后坐在沙发上,拆开了快递。

    混蛋!当他看到里面那条红色的三角裤,尤其是裤上纸片写着送给我至爱的女人字样时,老曾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刚离开不远的佣人吓了一跳。

    转过身,胆怯地问:老爷,怎么了?

    没什么,你去忙。老曾气呼呼地说,内火的怒火都要喷出来了。

    他气冲冲地就上了楼,来到了老婆所在的房间前。

    老婆,起床没有。老曾大声喊着。

    文文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

    她刚睡醒,长长的头发,没来得及梳理,显得很凌乱,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裙,里面若隐若现。

    老公,怎么了?文文开了房门,打着呵欠问。

    我就想你了。老曾粗暴地就将文文推进了房间里,顺手就将房门反锁上。

    啊,老公你!老公的这一举动,让文文吓了一跳。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老公推到了衣柜旁边。

    他大手一拉,她身上那白色长裙顿时被扯到只能包住她小巧的臀部。

    胸前两个硕大的玉峰瞬时就露了出来,她刚起来,没有戴罩罩。

    老曾双眼闪烁着一种文文从未见面的目光,他就那样盯着她,眼底毫不掩饰流露着某种**,仿佛她已经被他怎么了一样。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文文忽然有些怕。

    不过她还没说完,老曾已经一手伸出了她的下体里面。

    你干什么?她纤细柔弱的身子拼命扭动着,清纯的脸显得是如此的无助。

    但他仍然肆意地侵犯着她。

    放开我!放开我!她意识到不对,她急得拼命挣扎。

    他一把她抱起摁在墙壁上,低头一口咬在她的脸颊上,直到听到她的痛叫声才稍稍松开牙齿。

    变态!她骂了一句。

    他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舌尖在她脸上肆意舔吻着。

    像条狗一样,恶心死了。

    不要呀!她扭过脸想躲开。

    他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啪重重地一记耳光,文文的手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顿时清醒过来,一副呆呆的样子。

    出去呀!文文发起狠来,像头暴怒的母老虎。

    老曾这才回过神来,走出了房间,刚刚不知出了什么心理,他差点就要强行侵犯她了。

    死变态。房间里,文文委屈的目水又流了出来,她一边骂着,一边把睡裙完全脱去,一边在衣柜里拿了几件衣服出来……

    周一。

    鼎盛大厦二十八楼的董事会会议厅。

    气氛显得很紧张,如燥热的天气里,堆满了硫磺。

    这是专门为董事会成员设立的会议厅。

    宽敞的会议厅,欧式的宫廷吊灯,高档的桌椅。

    会议厅的正中摆着椭圆形的豪华桌子。

    会议厅的正前方是液间视频。

    视频正下方是专门为董事长设定的位置。

    那位置多年来一直为张昆摆放着。

    二十多个股东按着职位大小依次坐在会议桌两旁。

    陈天豪已经多年没有回来过了。

    会议厅的布局已经完全改变了。

    他今天带着恒丰高管,会计、律师、财务总监一伙八个人出现在了这里。

    他的重要盟友老曾没有出现,他的左右手周冲、阿明也没有到场。

    这是鼎盛的董事会议厅。

    目前还是张昆的地盘,老曾他们还不适合出现。

    而张昆这边,吴健鸣的位置也是空着。

    到场的股东中,其中也有陈天豪昔日的多名部将。

    老东家回来,这些旧部都显得有些尴尬。

    陈天豪几个人坐在会议厅最后方的位置。

    陈天豪笑了笑,他到不介意坐这个位置,因为很快他就要坐回张昆的位置了。

    陈天豪总是露出慈祥的笑容。

    那笑容透露出的更多是胸有成竹的自信。

    而张昆总是沉着脸。

    那严肃的表情给人更多是威严。

    主持会议的大律师,西服挺拔,一条鲜艳的红色领带很有质感,他轻咳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他用柔和并带着微笑的目光和会场中的每个人接触,亲和的吸引力向四方辐射过去。

    然后他开始说话了。

    各位股东好。今天召开股东大会的目的,就是公布陈天豪先生收购鼎盛的结果……

    陈总,我们很快就可以入主鼎盛了。会计轻轻靠近陈天豪耳边说。

    阿天豪很得意地点了点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