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3.阴谋2

住家野狼2016-9-21 1:2:52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13节阴谋2

    酒吧。

    阿明同阿粗晚上的节目,太多就是喝酒。

    诡异斑斓的灯光,喧嚣震耳欲聋的音乐,性感迷人的服务员,宽阔奢华的红皮沙发,晶莹剔透的水晶茶几。一切的一切,都彰显出酒吧个性的张扬。

    明哥,要不要叫个小姐?阿粗目光总是盯着其他小姐的屁股看。

    不要那么色。阿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不需要什么小姐。

    这时阿明的电话响了,是周冲的。

    酒吧呢,过来不?阿明说。

    好,你等我。电话那边周冲的声音。

    挂了电话后,阿粗问:他来干嘛?

    不知道呢,待会他来时,你就去找小姐吧。阿明说。

    一听到可以找小姐,阿粗立马就什么都答应了,好,好,那我现在就去吧,不打扰你们聊天。

    阿粗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一屁股做到沙发上,有漂亮的服务员走过来问他要什么,他只说一个字:女人!

    你稍等。服务员笑了笑,便离开了。

    不到一会,一阵香风扑面而来,阿粗抬起头来,面前已经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此刻她正笑颜如花的看着他。

    阿粗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他来到小姐身边,靠到她耳边,问:多少钱?

    陪酒二百。小姐竖起两根手指。

    陪睡呢?

    我们是正当行业,陪酒不陪睡。小姐明媚的眼波中便多出了几丝妩媚几许柔情。

    那我们去酒店开间房喝酒吧。阿粗拉住了小姐的手,小姐扭捏一下,便跟他走了出去。

    ……

    周冲来到酒吧时,阿明带着他走进了一间稍稍安静点的包间里。

    阿明,我始终觉得收购鼎盛这个计划有问题。一坐下来,周冲立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阿明。

    有什么问题?阿明看着他。

    周冲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把它打开,里面是周冲收集到的数据。

    首先,凤凰科技的股东,你看这个吴中,他就是吴健鸣的父亲,他当年是张昆的帮手。还有这个,这个,都是鼎盛的元老。周冲指着上面的名单说。

    哦,你的意思是?

    凤凰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分明就是鼎盛集团。所以在这支股票上,恒丰之前操盘本是不可能取胜的……

    呵呵,你是怀疑我的能力吗?

    不是,不是,你是鬼手的爱徒,我绝对不会怀疑你的能力。只是我们太顺利就抢到庄了。周冲解释一下,接着说:还有,吴健鸣是张昆的女婿,他竟然答应把家族的股票转让给我,而且我今天已经顺利接收他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票了。

    你能力强呀,办得不错。阿明拍了拍周冲的肩膀。

    不是,不是,这太不可思议了。吴健鸣我了解他,他表面上柔弱,但心思却是很缜密的一个人,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股票转给我的,除非他同张昆有深仇大恨。还有这些数据,凭恒丰的实力,是收购不了鼎盛的……

    哦,你把这些告诉陈总没有?

    陈总心意已决,所以找你商量。他现在很信任你,如果我们一起向他提出,陈总至少会重新考虑这次计划。

    嗯,好的,改天我们一起跟陈总说说。阿明再次拍了拍周冲的肩膀。

    两人喝了一会,周冲离开后,阿明拿出电话,给阿粗打了电话……

    杨伟的办公室门口,坐着一位三十来岁的熟女。

    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散披在肩上,脸蛋靓丽妩媚。

    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一条蓝色泛白的直板牛仔裤,绷得紧紧地,曲线毕露。

    白色高跟凉鞋外面,更显得秀气娇俏,粉嫩地小脚涂着红色指甲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妖娆妩媚的气息。

    曾小姐,不好意思,杨总已经出差了,要过两天才回来。杨伟的秘书走出来对她说。

    哦。文文有些失望,站了起来,走向电梯。

    这些天来,文文很郁闷。

    她已经不再去见周冲了,但她十分希望找回失去的记忆,所以想到了杨伟。

    不料,杨伟又出差了。

    文文去了几次医院,接受了几次治疗,也没见记忆有任何恢复。

    找不到杨伟,文文一个人在外面逛了一整天。

    ……

    老曾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他的脸上掩盖不住的是满脸的怒色。

    就在刚刚,一个神秘的人又给他送来了快递。

    里面又是周冲同文文在一起被偷拍的相片。

    偷拍相片的人一定不怀好心,但老曾看到这些相片实在是震怒了。

    尤其有一张相片,背后注明着:你爱妻同周先生在别墅单独相处四个小时。

    哪怕老曾心坚似铁,也要在一瞬间被钢针毫不费力的刺穿,滴滴鲜血渐渐染红了他的内心,他的双眼发红,如同一头发狠的狮子。

    老曾回到家时,文文还没有回来。

    老爷,你回来啦。管家正陪着小加文在看着卡通片。

    文文呢?老曾问,语气中透露着气愤。

    夫人外出了,还没回来。管家回答。

    老曾生着闷气,径直坐在了客厅上,他要等着文文归来。

    嗲d,嗲d。小加文跑到他身边。

    管家,把少爷带上楼。老曾叫得很大声。

    然后管家跑了过来,小加文极不情愿地跟着管家上了楼。

    晚上八点的时候,文文总算回来了。

    老公,怎么了?文文明显感到气氛不对,便问他。

    老曾看着她,目光完全换成了另一个人,他的声音变得十分冷漠: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曾啪的一声,把相片摔到了桌面上。

    文文一怔,走过去看起相片一看,又是自己同周冲的偷拍照。

    文文心中一阵刺痛,当她看到那个曾经对自己痴迷,总是把自己当做手心里的宝供着的男人突然之间变得形同陌路的时候,心里十分不舒服。

    老曾拿起提包,径直上了楼,不一会楼上传来重重的关门声。

    楼下客厅,文文呆呆地,过了一会,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眼中的泪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

    杨伟出差归来。

    当中秘书口中听到曾小姐找过他时,立马拿起固话,就想给她打电话。

    但拿起电话时,犹豫了一下,又缓缓把话筒放了下来。

    中午的时候,杨伟开车去了电视台。

    车停在电视台停车场。

    往事历历在目。

    突然一辆车停在了他身边,驾驶座位置车门一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女人,杨伟顿时就是一愣,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文文居然就出现在眼前。

    文文给人的感觉总是那样的惊艳。

    眉似新月,眸含秋水,香腮胜雪,贝齿朱唇。

    身穿一身浅黄色连体短裙,露出雪白如玉的香肩,里面黑色蕾丝花边胸罩若隐若现。

    笔直修长的**之上穿着一双肉色丝袜,往那里一站,便是风情万种。

    杨伟多么想向当年那样走上前去,伸开双臂,就将满面含笑的等待着文文拥入的怀抱之中,可是一切都已不可能,她已经失忆了。

    杨先生,你好。文文很客气,停顿了一下,说:我们能说说话吗?

    附近维多利亚大酒店包间内。

    满桌子喷香的饭菜,杨伟和文文自从进屋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

    她看起来很憔悴,这让他有些心痛。

    文文,遇到什么事了?杨伟问。

    文文有些欲哭的冲动。

    杨伟给她递过了纸巾。

    她擦了擦眼角,说:不好意思。你能告诉我更多一些以前的事吗?

    哦。文文,其实你现在生活也挺好的,如果不记得从来,说不定也是件好事。杨伟说。

    文文苦笑了一下。

    然后两人交流了起来,杨伟把以前的一些生活片段说给文文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