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0.叛逆

住家野狼2016-9-21 1:1:35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10节叛逆

    阿妮回到家中。

    屋里漆黑一片,她开了一旁的壁灯,客厅昏黄,却能让她清楚看到儿子果果正赤着上身,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旁的地板上放在两个啤酒罐,一包开过封的香烟,一个打火机。

    一双运动鞋,袜子扔在了地板上。

    竟然抽烟了!

    要是平常,阿妮就要责骂他了。

    可是今晚!阿妮迅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她用力的摇头,她紧抓着衣服,她紧贴着门板,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想起今天晚上的种种,怎么会这样的?

    房间钥匙是张岚给自己的,难道是张岚故意把自己推给了张昆?

    她用力的摇头,眼光一滴滴的往下掉。

    因为儿子就在客厅,她不敢哭出声音来。

    其实当时,她也可以拼命反抗的,但看到张昆的脸后,她就放弃反抗了,是因为他是老板吗?

    还是因为她舍不得放弃目前的职位了?

    阿妮抹了眼泪,换了一套衣服。

    然后走出了客厅。

    妈,你回来啦。果果已经睡醒,穿上了上衣。

    果果,你怎么学人家抽烟了!阿妮一副责骂地语气。

    以后不抽了。果果看到妈妈生气地样子,立马保证说。

    阿妮还想说他几句的,可是张大口,一时间不知说什么了。

    ……

    公司附近的那一家法国餐厅。

    白底红格的田园风格桌布,锃亮的银质餐具,细颈花瓶里插着一只白玫瑰,红色的沙发椅,小提琴手拉出优雅浪漫的曲子。

    客人依旧不多。

    旁边有绿色植物掩遮,位置十分僻静。

    在想什么?老曾放下手中的刀叉,凝视对面的文文。

    这两天,她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直地沉默,一直地发呆,也不出门了。

    这次他好不容易才把她拉了出来。

    而她自从家里出来后,就一直这样安静地吃着饭。

    哦,没想什么。文文回过神来,生怕老曾看穿了她的心思。

    自从那一晚同周冲那个后,她一直很后悔,她根本不爱周冲,她以前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她太寂寞,想找个人聊天。

    没想到那一晚,竟然就跟他那个了。

    东西好吃吗?老曾略带怀疑。

    文文抬头望向他,目光有些犹豫,她吞吞吐吐地问:老公,你能告诉我吗?我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老曾怔了一下,没想到她又问这个问题了,随口说:就是一个好女人咯。

    这么笼统的回答,这显然不是文文想听到的答案。

    文文又低下头,吃她的饭菜了。

    ……

    庭院里的植物绿油油地,淡红的霞光透过晶莹娇嫩的花瓣斜斜映照在窗台上。

    小倩儿望着晚霞的天空出了神。她那条漂亮的白色碎裙的一角被风吹得轻轻飘起。

    满天彩霞的傍晚。

    小倩儿就这样坐在窗台上,头发散着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住进李爸爸家中后,她很快就被改了名,叫李倩。

    闫妈把她送到本市最出名的一所重点学校上学。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哥哥僮僮了。

    倩儿,在想什么呢?爸爸老李走了上来,脸上满是笑容,可以吃饭啦,来,我们下楼吃饭。

    嗯。小倩儿回过头,立马恢复了平时童真而可爱的模样,脸颊红扑扑的,一对大眼睛闪啊闪地。

    自从小倩儿入住这个家门后,这对新的爸妈眼里似乎就只有她了。

    来,小倩儿,吃鸡翅膀。闫妈把鸡翅膀夹到了她的碗里。

    要是哥哥在这里就好了。小倩儿想,哥哥最喜欢吃鸡翅膀了。

    在学校习惯不?妈妈问她。

    嗯。习惯。小倩儿点了点头,她在学校里绝对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她的肌肤美得就像她戴在脖子上的玉坠,眼珠象乌黑的玛瑙,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配上一身漂亮的衣服,如同公主一般的矜贵。

    李爸显然也对这个可爱的女人很满意。

    自从小倩儿到来,夫妻俩就有了新的寄托。

    爸,我哥哥上学了吗?小倩儿突然问。

    一旁的闫妈怔了怔。

    爸爸的脸上也有些不安,连声说:倩儿你放心,僮僮学校的手续我之前都已经办妥,他已经去上学的……

    倩儿,在学校同同学们相处还可以吧。妈妈故意引开了话题。

    还可以。

    ……

    深夜。酒吧。

    海滨小镇最著名的酒吧,此时正是它最热闹的时段。

    森林般深绿色的霓虹灯招牌在夜色里闪烁莹莹的光彩,酒吧里灯光昏暗,每个角落都坐满了客人,来往穿梭的服务生,酒杯相碰的声音,轻语声,大笑声,调酒师们令人目不暇接地玩出许多花式调出各种鸡尾酒,乐队在前面的舞台上疯狂投入地唱着摇滚,使酒吧里的热闹high到最高点。

    酒吧的门口。

    站着一个手拿玫瑰花的皮肤黝黑的男孩。

    他就是僮僮了,他想到了一个生财之道,就是在酒吧门口卖玫瑰花。

    玫瑰花十块钱一朵,花店老板给他的进货价是五块钱,而且最重要一点是,可以先拿玫瑰花去卖,卖了再结账,卖剩的还可以退回给花店。

    僮僮虽然已经去上学了,但仍需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

    老李曾打算给他一些生活费的,但被倔强的他拒绝了。

    哥哥,给这位靓姐姐买朵花吧。一对情侣出现在酒吧门口,僮僮立马迎了上去。

    这么丑的小男孩。男的嘲笑了一下。

    面对这种嘲笑,僮僮早就习惯了。

    买朵花吧。僮僮继续说。

    男青年看了他一眼,最后买了一朵花。

    ……

    远在千里之外省城的一处酒吧里。

    乐队声嘶力竭地弹奏演唱,客人们吵闹的说话声谈笑声,空气中弥漫着醺人欲醉的浓重酒气。

    一个俊美英挺的身材的男青年,十五岁,漆黑的头发,手腕上缠系着一条绿蕾丝。

    他坐在吧台上沉默地喝酒,五官轮廓优美而稍显倨傲,浑身透出一股高贵之气。

    他将水晶酒杯向前一推,吧台后的调酒师立刻恭敬地将另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推了出来。

    果果皱眉凝视酒杯中轻晃的透明液体,漆黑的瞳孔里映出些许空洞,

    他微仰头,火辣的灼烈感顿时沿着喉咙燃烧而下。

    由于有一位在鼎盛工作的母亲,果果的生活如同富二代一般。

    在这叛逆的年龄段,他学会了吸烟、喝酒、泡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