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9.出卖

住家野狼2016-9-21 1:1:10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9节出卖

    同样的一个晚上。

    鼎盛酒会在鼎盛大酒店豪华大厅进行着。

    阿妮感觉到自己要醉了,因为喝了不少的洋酒。

    以前她很能喝的,啤酒、红酒不在话下,可是今晚一喝洋酒,就感觉支撑不住了。

    可能是在派对上,大家都很high,个个都在喝。

    尤其是张岚不停地灌了她好多杯酒。

    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这会儿她已经是头重脚轻了。

    小岚,我真的不能喝了,头好晕,我想去休息。阿妮对已经玩到癫狂失控的张岚说道。

    张岚当然知道阿妮平时玩不开,轻轻靠在她耳边,悄悄说:那你去睡吧,楼上有房间,右手边第二间,记住是202。

    说完,张岚把钥匙递给了她。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这里这本就是半山腰上,现在下这么大的雨,加上酒醉,现在要回家也是很不方便的了,只能在这里先住一个晚上。

    那我上去了。阿妮的头实在晕的厉害,上楼的时候都是扶着扶手上去的。

    她看着楼梯在眼前晃动,定了定神,才能继续往上走。

    右手边第二间,202房。阿妮好不容易上了楼,边走嘴里不住的念着,然后用钥匙开了房门。

    她也没开灯,径直摸上了床。

    朦胧中她似乎感觉有人开了门。

    是张岚吗?

    阿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人跳上了床,然后她被人从后面抱住。

    那是一个很火热的拥抱,浓烈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

    发生了什么?

    突然之间,异性粗大的舌头挤进了她的唇内,她的五官充斥的是陌生的男人味道。

    一手炽热的大手直接盖在她的胸上,捏的她发痛。

    她清醒了几分,意识到自己遭到了侵犯,她剧烈的反抗。

    可是她的嘴被堵的严严实实,她只能呜呜的发出声音。

    房间一片黑暗,她没能看清男人的脸。

    可是这男人的身体已经挤压在她身上,她想反抗,可是双手很快被按在了床上。

    她感觉到了黑暗中自已的衣服被撕开了。

    不要。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舌头被亲的发麻,她想用腿踢他,可是腿被完全有架开。

    她想大叫,终于男人放开了她.

    她惊恐的大叫:不要,放开我,你是谁?

    不要怕!低沉而苍老的男人声音,带着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脸上。

    那声音竟是那样的熟悉!

    刚才他上楼之前,张岚对他使了个眼色,递给他一杯特别的酒。

    这杯加了药的酒,他自然熟悉不过了,喝了之后,他就开始浑身燥热,身体好像有一把火在烧,身体的某一处剧烈的有了反应。

    当他进了房间,搂抱住她柔软的身体时,他的身体完全要烧起来了,他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她的唇很软,她的身体更是诱人,很高耸的**,很柔软的肌肤……

    他一把将她的屁股抬高,她的挣扎捶打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她的声音反而像是兴奋剂,刺激的他更加的冲动……

    她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突然就怔住了。

    他脑子一片晕眩,当她再次清醒,想要爬起来时,这男人的身体已经将她压住。

    他麻利动作已经将她剥光,他的手在她身上摸索,热烫的温度引起她身体的阵阵的颤栗。

    不要!她的眼泪越流越大,这是一个她很难反抗的男人,她无力地呼喊着:救命,救命……

    他下体那巨大的炽热的东西毫不怜惜地撞进了她的身体,将她最后的希望瞬间击溃。

    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

    突然一道雷电劈来下,正好劈在他的脸上。

    她看清了他的脸,浓重的眉毛,深遂的眼眸,那张紧绷的脸,他,他是老总张昆。

    刚才从他那低沉的声音,她就听出是他了。

    她乱了,一切乱了!

    他额际大滴的汗珠落下来,烫的她心口发疼。

    他的眼睛一直是睁着的,突然房间又黑下来,房间又限入黑暗当中。

    张岚以前就是张昆的秘书,知道他的喜好,已经在那杯酒中给他加了伟哥,吃了药的他一下子就回复到了三十岁左右。

    此时此刻张昆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出来进去,出来进去。

    她痛苦而颤栗地叫着,仿佛下一秒她就将死去。

    酒会大厅角落。

    光头张露出兴奋的神采,他小声地问张岚:老婆,怎么样,是不是成了?

    当然ok啦!张岚狡猾地笑了笑。

    真没想到,你连好姐妹也出卖了。光头张兴奋地说。

    还不是为了你的升迁。张岚白了他一眼,说:你千万不要打她的主意,不然我阉了你!

    不敢,不敢。

    ……

    房间里她趴在床边上,身后的他在她后面撞击着。

    每一次撞击,都带着一股强烈的感觉。

    她已经麻木了,她知道自己推不开这个男人。

    她的腰被他箍着,即使外面有雨哗啦啦的响,她都能听到啪啪的撞进声,她哭不出来,眼泪干涸。

    身体一下又一下的往前推,他那可怕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往她身体里钻,她情愿下一秒自己就死掉。

    终于,男人的身体压上来,一阵的热流冲进来,她身子痉挛了一下。

    他整个儿的压在她身上,她动弹不得。

    男人身体太沉了,她根本移动不了。

    在她要再移动的时候,整个的身子又被他翻过来。

    吃了药的他,根本还没软。

    他再次冲进来,她的肩被他按着,就着身体里本来就有的液体在动。

    他冲的更厉害,她整个身子都在颤,像是要飞起来,她听到了自己的叫声,然后脑子一片空白,她陷入更深更深的黑暗中。

    ……

    劳累后的他像头猪呼呼地睡在了她的身边。

    她摸着黑找到了自己衣服,虽然被撕开了,可是好歹是能穿的。

    她开了房门,摸索着出门。

    刚下楼,就碰到了走上来的张岚。

    没等她回答,张岚就看到她颈边若隐若现的痕迹,笑了笑: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会?

    我要走了。阿妮的脸色很难看,腿有些发软,这么一动,要不是张岚一把扶着她,她差点摔倒。

    哇,那死老头,真的很厉害耶,把人家腿都搞软了。张岚心里暗暗说。

    张岚,你放开我,我要走。阿妮激动起来,甩开了手就要楼下门口冲去。

    楼下看到这一幕的几个同事,看得有点莫名奇妙。

    张岚追了出去,阿妮已经冒雨拦了一辆的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