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8.兄妹情深2

住家野狼2016-9-21 1:0:45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8节兄妹情深2

    僮僮离开了别墅,手里还拿着小倩儿刚才留下的帽子。

    也是这是他这一生做的最痛苦的一个决定,他亲手把妹妹送走了。

    如果王妈留下的积蓄还在他手中,他一定不会把小倩儿送给别人的。

    小倩儿留在他身边,只会挨饿。

    为了她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他只能将她送人。

    她是他心中无法的割舍。

    但这就是人生。

    ……

    热闹而繁华的海滨小镇中心上。

    闫姐拉着小倩儿的手走进了一家服装店。

    衣服店的老板是个妇女,四十多岁的样子,也是很胖,肩上挎着个包包,装钱用的。

    当闫姐拉着小倩儿走进服装店时,老板娘就惊奇地看着这两个人。

    闫姐穿着一身贵气,小倩儿穿着破旧但整洁的衣服。

    一大一小,有点像母女。

    自已穿的这么好,女儿穿得这么破旧,虎妈吗?老板娘心底有点鄙视闫姐的意思。

    两位需要点什么?老板娘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笑嘻嘻地迎了上去。

    给小孩挑几件衣服。闫姐说。

    好的,好的,小朋友,过来这边看看。老板娘引导小倩儿走到了儿童服装区。

    小倩儿本来就长着一张可爱的脸蛋,一经过穿着,装扮,立马就像一个富家女人。

    哈,还挺好看的嘛。老板娘笑嘻嘻地说。

    谢谢阿姨。小倩儿甜美的童音,很有礼貌。

    真是不错,很可爱。闫姐站在一旁,心里很高兴,这个女儿不错。

    付了款后,闫姐带着小倩儿回到了车里,发动车子前,她看了看小倩儿。

    小倩儿,你哥对你好不好?闫姐问。

    哥哥对我很好。小倩儿自豪地说。

    那你希望哥哥继续去上学吗?

    希望。

    你哥哥因为要照顾你,所以他无法安心上学的。以后你跟我一起,这样你哥哥就能够去上学了。闫姐用手摸了摸她的头。

    嗯。小倩儿点了点头,想到哥哥能够上学,她就什么都答应了。

    真是乖孩子。闫姐发动了车子。

    ……

    晚上,僮僮做好了晚饭。

    饭桌上有鱼有肉。

    这时老肖夫妇拿手存折后,兄妹俩将要吃到的最丰富的一顿晚餐。

    小倩儿穿着今天买的新衣服。

    哥,我真要跟李叔叔生活吗?小倩儿坐在木餐桌上旁,一边拿着筷子,一边问僮僮。

    嗯,小倩儿,以后你要听他们的话,去了他们家后,你就能上学了。僮僮哄着小倩儿。

    那哥哥,你不跟我一起到李叔叔家生活吗?

    哥哥,要守住这里。僮僮故意挤出了一个笑容,用拇指刮了刮小倩儿的鼻子,接着说:以后哥会经常去看你的。

    嗯。小倩儿相信了。

    吃多点肉。僮僮把一大块肉夹到了小倩儿的碗里。

    谢谢哥哥。小倩儿水灵灵的双眼看着僮僮。

    僮僮很是欣慰。

    倩儿,我给一样东西你。僮僮说完跑进了房间里。

    小倩儿奇怪地看着他在房间里面翻着柜子。

    一会儿,僮僮走了出来,手里拿出了那个心形的玉坠。

    哥把这个送给你,哥怕以后,你长大了,我认不出你了。僮僮把玉坠戴在小倩儿脖子上。

    哥,这玉坠不是王妈让你找亲人用的吗?小倩儿问。

    你就是我的亲人。僮僮说。

    哦,那我也送件东西给你。小倩儿也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会儿她捧出了一个纸盒子。

    那里面是小倩儿穿过的那一套晚礼裙。

    如果以后,哥哥长大了,我认不出了,我看到晚礼裙时,我就知道是哥哥了。小倩儿说。

    嗯。僮僮一把抱住了小倩儿,眼水已经在他眼里打转……

    灯火如龙,繁华的都市,除了吵闹还是吵闹。

    晚上十点钟左右,正是夜猫子们,最为活跃的时间段。

    文文因为生着闷气,从家里跑了出来。

    在家乱逛了一圈后,实在无聊,她又去了那栋独立的别墅。

    并且打了周冲的电话。

    冲哥,在哪,我在别墅,很无聊,过来不?文文说。

    好,你等着。接到文文电话时,周冲正躺在自家的沙发上。

    他立马起来,走进房间里换了一套衣服,还特意拿出啫喱水往头发上喷了喷。

    然后匆匆出了门。

    文文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呢。

    她穿着丝质的内衣,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花白耀眼。

    这时听到了门铃声。

    她按了电子按钮,不一会,周冲提着一个大润发超市的大袋的物品进来。

    你买了这什么东西啊?文文问。

    周冲将购物袋打开,里面是零食同啤酒。

    你不是心情不好吗?今晚陪你喝酒。周冲说。

    呵呵,谁怕谁。文文笑了笑。

    餐厅上。

    两人就这样喝起啤酒来。

    坐在文文对面,周冲时不时的瞄向文文。

    她穿着丝质的内衣,滑顺细腻的内衣领口,里面是深深的沟沟,裸露在空气中。

    灯光的余晖下,雪白的峰肉,显得更为诱人。

    胸前的峰顶凸起着,风景若隐若现。

    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差点忍不住要伸手在她胸前狠狠摸了一把了。

    呀!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人家?坏死了!文文白了他一眼。

    哦。周冲把头扭到一边,不一会,头又转了过来,又是呆呆地看着文文。

    你干嘛这样看我。文文问。

    周冲的头已经靠了上去。

    也许是寂寞,也许是酒精刺激作用,也许是两个都是郁闷的人,两个人就这样吻上了。

    ……

    房间里。

    呃……唔。文文抓着被子,将脑袋藏进凌乱的被窝中。

    在周冲抱她上床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

    可是此时,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冲,阿冲,不要啊……好……好痛……不要……不要啊!眼睛却早已湿润。

    她的叫声越大,被刺激的周冲,冲的更加凶猛。

    借着酒精,周冲已经发疯了。

    面对男人强迫的力量,无奈的文文,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紧双眼,躲在被窝中,不让自己去看趴在她身上的周冲。

    她的皓齿紧紧撕咬着被单,周冲在她身体上,疯狂的冲刺。

    这叫什么呢?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