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6.女人的生活

住家野狼2016-9-21 0:59:54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6节女人的生活

    客厅里。

    燥热的空气紧绷得令人窒息了。

    老曾昨晚在外度了一夜,喝了很多酒,早上一回来,就盯着文文看。

    文文,你昨天去哪里了?老曾像头暴怒的狮子,正紧紧地盯着文文。

    印象中老公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凶,文文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不是应该我问你,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不回来?文文问。

    我问你昨天去哪里了?老曾双眼喷着火。

    我,我,我没去哪里呀……文文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为什么骗我?老曾狠狠把一叠相片扔在了茶几上。

    骗?文文很疑惑地看了一眼老公,又看了那些相片,迟疑了一下,把相片拿了起来。

    啊!我和周冲……文文大吃一惊,自已同周冲在一起时的相片被偷拍了。

    你们是不是有一腿?老曾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火。

    文文摇了摇头,眼珠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委屈涌上了心头,她咬着牙,没有再说一句话。

    她心底黯痛。

    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如何去说。

    她很难忍受自己的老公去偷拍自己。

    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跟我在一起,以前是杨伟,现在是周冲……老曾突然发现自己讲漏了嘴。

    杨伟?自己跟杨伟真有关系?望着老曾那张冰冷愤怒的脸。她恍惚失神。

    你是我的未婚妻!她又想起了杨伟对她说过的话。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跟周冲见面!老曾固执地问。

    文文用委屈的双眼,瞄了他一眼。

    她突然觉得他很陌生。

    她双手握紧自己的手指,避开他逼视的目光,忽略掉心底隐约的疼痛,她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并低声说:这是我的自由。

    老曾身体一震,哑声说:你要什么自由?你跟着我,吃的好,住的好,还要什么样的自由?

    她胸口阵阵冰冷。

    我是花瓶吗?文文走进卧室,反锁了房门,然后趴在了床上。

    老曾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很是生气,没有人能从他手里抢走文文,没有人能。

    ……

    上午临近下班。

    谢谢!谢谢!谢谢您的关照!阿妮兴奋地连声对着手机说,听到手机那端已经挂掉了,立刻激动地跳起来,原地旋转三圈,冲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阿妮最近工作很顺利,张昆提携她当了物流部的见习副经理,而她也很用心,工作很顺手。

    现在她也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了。

    笃笃。敲门声响起。

    进来。阿妮应了一声。

    房门打开,是张岚。

    她对张岚微笑。

    她兴奋极了,两眼晶晶发亮:你猜刚才是谁的电话?

    刚才有电话?张岚并未细想,便随口打趣:你那老情人给你电话了?

    去你的!我心里只有儿子没有情人,快猜啦!

    彩票公司打电话给你领奖了?

    小岚!拜托你用心猜好不好!阿妮瞪她,但是好消息的冲击让她心里美得一直冒泡泡,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是天大的好消息呢!

    是什么?

    阿妮笑着,不再逗她了,虽然张岚赌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我负责的这部门业绩排在第三名啦。阿妮激动得差点泪水盈盈。

    大姐,才第三名,就高兴成这样?张岚给她浇点冷水。

    怎么说也进入前三甲了。这是张董提拔我的第一个见习副经理职位呀!如果业绩不好,会给他丢脸的。阿妮白了张岚一眼。

    看来张董对你很好喔。他有没有要你……张岚眨了眨眼睛。

    要什么呀……阿妮用手去捏她。

    ……

    张岚离开阿妮办公室后,径直去了吴健鸣办公室。

    吴健鸣正坐在办公室电脑桌前盯着股市屏幕。

    最近凤凰科技的股价不停上涨,他要压都压不住,他知道他的对手阿明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手下的员工们一定说他技不如人。

    而他最受不了就是手下怀疑他的能力。

    他正异常烦燥的时候,张岚走进了他的办公室,顺手关紧了办公室的门。

    张岚可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她肌肤细嫩柔滑,光洁如凝脂般。

    一头的乌黑秀发柔柔披肩,楚楚动人。

    那双眼睛仿佛杏眼含春,一池春水盈盈。

    饱满坚挺诱人的乳峰,虽然有衣裙遮拦,却隐藏满怀的春色。

    那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更是细嫩白滑如粉藕。

    特别是那纤细似柳的腰肢,款款走来,摇曳生姿,一看就令人雄性荷尔蒙急剧分泌,有种按捺不住,拉扯往她的手往自己床上拖的原始冲动。

    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却具有了一种独有的气质,成熟妩媚而又不失韵味。

    极品少妇呀。

    吴健鸣那一双双火辣辣,仿佛可以灼穿衣物的眼睛,正贪婪地在她那诱人高耸柔软的胸部,那凹凸有致的身躯上游走。

    他已经垂涎欲滴,真恨不得马上将她摁倒在地合二为一。

    张岚今天打扮得很俊俏,轻薄的纱质衣服,穿着清凉装,若隐若现,精心挑选的紧身衣裤,更是将美妙的身躯勾勒得前突后翘,极尽媚惑,浑圆玉润凹凸出令人只想犯罪的曲线。

    小岚,快过来坐。吴健鸣那一双不规矩的咸猪手,一手伸向她饱满挺拨雪白的胸部,另一手则想在她丰满弹性十足的臀部狠狠揉捏了起来。

    她闪避躲开了。

    你呀!真要好好改改这种脾性了。张岚责骂着。

    在男人眼中,只有差点得到却又得不到的东西,才永远是最好的。

    张岚自然深知这个道理。

    吴健鸣咽了咽口水,问:你来我办公室是?

    看看你最近怎么样了。张岚笑了笑,笑容很迷人,然后说:阿妮,最近受到张董重用,升到见习副经理了喔。

    这个我知道了。吴健鸣咬咬牙,有些酸酸的语气说:不知老头子对她做什么了。

    怎么?心疼啦,心疼就去追求人家嘛。张岚怂恿着他。

    可是……

    男人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张岚鄙视他一番,然后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吴健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很是郁闷。

    ……

    晚上别墅里灯火通明,但是客厅里的人并不多,除了管家在收拾着东西,赵姨就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豪华贵气的沙发上。

    夫人,需要我为你泡点茶吗?管家问。

    不用了,你去忙其它吧。赵姨说。

    也许是太过于寂寞了,赵姨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心。

    管家离开客厅后,客厅里就更加安静了。

    这是贵妇应有的生活吗?

    管家忙完再走进客厅时,发现赵姨已经不在客厅了。

    ……

    赵姨卧室的房门紧闭着。

    传来了一阵时高时低的细微呻吟声。

    吴健鸣已经很久没有来找她了。

    就算她主动约他,他也以工作繁忙为借口推脱了。

    以前她跟吴健鸣在一起的时候,她那双春水盈盈深情凝视的眼睛分明写满了爱的羞涩和柔情蜜意,那双柔若无骨白嫩的纤纤玉手,经常会有意无意地放在他的肩上或头上,温淑可人,柔情似水。

    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时吴健鸣也深切知道,一个寂寞女人生活的不容易,更知道她漫漫长夜无边无际黑的寂寞。

    每每四目相对,她那白暂的脸庞总会浮现一片红晕,而他总是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心跳猛然加速,犹如喝醉了酒般地昏乎乎的感觉。

    所以每次的时候,他都很卖力地去迎合她,去满足她。

    可是现在,他分明开始躲避她了。

    赵姨正表情陶醉,神情迷离,用那双柔若无骨的白净而修长的纤纤玉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

    那浑圆挺拨的雪白乳峰上,镶嵌着两颗粉红色的珍珠,那白净若雪的肌肤一直延伸至胯部,就在那迷人的三角地带突然冒出一片布满黑色卷曲毛发的小草原,恰如其份,犹如画龙点晴般地震撼之美。

    她双眼紧闭,张开着嘴,大口喘气,秀俏的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挺拨白嫩的乳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嘴里阵阵呻吟。

    此时此刻她脑袋里一片空白!血脉贲张。

    有种生活叫寂寞。

    ……

    次日的早晨。

    张磬在房间镜子前试穿着衣服。

    张馨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洁白如雪脂的鹅蛋型脸蛋,粉腮红唇,明眸皓齿,一个极为漂亮的小萝莉。

    她脸上总荡漾着浅浅的笑,一笑就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要是再过些年月,等她发肓得身材匀称,婷婷玉立之时,就又是一个魅力十足的美人了。

    姐姐,快点,要迟到了。小光头在门外拼命敲着门。

    知道了,阿斌,你先吃早餐。张馨应着,她倒不急,又从衣柜中拿起一套裙子试穿起来。

    过了一会。

    张岚也来敲门了。

    馨儿,怎么回事?这么久的。张岚在门口问。

    张馨这才把门打开,一副小萝莉的模样。

    妈咪,我不想吃太多早餐了,会长肥的。张馨说。

    你这么小就这么爱美啦!张岚很吃惊地问。

    还不是跟你学的。张馨回答。

    这让张岚很是无语。

    现在的孩子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