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4.好心的叔叔

住家野狼2016-9-21 0:59:4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4节好心的叔叔

    下楼呀!文文见他还愣着,又说了一句。

    哦。周冲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刚才还以为能那个呢。

    文文笑了笑,也拿着一个茶饼,然后关好柜子,走出了房间。

    文文,茶饼放在哪里?周冲在楼下喊。

    先放在桌子上吧。文文缓缓地从楼梯走了下来,那姿态是一位高贵的女王般。

    周冲把茶饼放在桌子上,转身看着文文,不禁心跳得很厉害。

    你今天怎么了?脸红红的。文文来到了他的跟前。

    是吗?可能一干活就脸红吧。周冲随口说。

    文文笑了笑,到来桌子前,背对着周冲,开始收拾茶饼。

    她那翘臀正对着周冲扭动着。

    周冲情不自禁地向前挪着步,然后双手抱住了文文的细腰。

    文文一惊,身体颤动了一下。

    冲哥,你怎么了?文文一边问,一边想用手自已的手将他的手弄开。

    周冲紧紧抱住了她的腰,下身已经贴在了她的翘臀上。

    她立马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硬度。

    周冲虽然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慌乱,但双手感觉到她身体上的柔软与饱满,使他越来越激动,越来越不安,他已经开始丧失了理智了。

    很快他的头贴在了她的耳旁,开始咬着她的的脸、耳垂、脖子。

    嗯。这一敏感的地带,竟让文文瞬间有了点发应。

    他分明听到了她的呻呤声,他的一只手移到了她的臀上,隔着薄薄的裙子,在上面揉捏。

    另一只手移到她的胸前玉峰上上,隔衣裙抓捏着。

    这一种异样的感觉,一下子让她有些迷失。

    她的鼻子轻哼了一下,脸上也泛起思春的红晕来。

    她有点晕眩了,像跌入软软的梦里,娇躯微微颤抖着,她已经完全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了。

    周冲的手突然伸到了裙子里面,并且往她的神秘花园侵犯,瞬间,她清醒过来,她转过身,一扬手,啪的一声,给了他来个大嘴巴。

    周冲如被电流电击一般,立马松开了文文的身体。

    文文故作怒态,样子也很美,脸上还带着动人的红晕。

    周冲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捂着脸。

    良久,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

    小倩儿现在怎样了!文文为了打破尴尬,主动说了一句。

    一听到小倩儿,周冲羞愧地低下了头。

    ……

    海边。

    游人三三两两地在行走着。

    买椰青咯,买孔椰青咯。僮僮在吆喝着。

    今天僮僮带着小倩儿在海滩边的一处水果档门口卖着水果。

    椰青档是邻居赵大婶的,赵大婶平时会叫僮僮过来帮忙看档口,每次会给他十多块钱。

    小倩儿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脸色有些发青,嘴唇有些苍白,没有了平时活泼好动的神态。

    怎么了,倩儿?僮僮问。

    有点眼困。小倩儿有气无力的说。

    僮僮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凉凉的。

    哎呀!可能病了。

    僮僮走进档口里,对着年纪四十多岁的,有些肥胖的赵大婶说,赵大婶,小倩儿可能病了,我想带她去医院看看。

    赵大婶正在里面收拾着东西。

    哦,可能冷着了,那快带她去看看吧。赵大婶说。

    好的,那我带她去医院了。僮僮转身就要走。

    等等。赵大婶站了起来,搓了搓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十块钱递给僮僮,拿着,看病也要钱。

    谢谢赵大婶。僮僮感激得有点想掉泪。

    僮僮走到档门口,拉着倩儿的手说:倩儿,走,我们去医院。

    哦。倩儿站了起来,有些站不稳的感觉。

    我背你。僮僮蹲下来。

    小倩儿趴在了僮僮的背上,双手搂住了僮僮的脖子。

    僮僮双手挽住了倩儿的双腿。

    哥,我重不重?小倩儿问。

    不重。僮僮冽嘴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这里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

    走了百来米,僮僮有些累了,稍稍在路边站了站。

    哥,累不累?小倩儿问,我们休息一会吧。

    不累,就快到了。僮僮挽紧倩儿的双腿继续往前走。

    哥,你以后会不会都这样背我。小倩儿问。

    只要倩儿早点好,哥每天都背你。僮僮说。

    你说的,一定要说话算话。小倩儿虽然很疲倦但很高兴。

    到医院了。

    小僮僮把小倩儿背进了急诊室。

    医生,帮我妹妹看看病。小僮僮把小倩儿放到了椅子上。

    此时他已经满头大汗,双脚有些麻木。

    小妹妹,快来,伸出一支手给我看看。医生和蔼地说。

    小倩儿伸出了右手,放在了看脉枕上。

    感冒了,吊瓶针,开点药吃。医生开好药单,递给僮僮。

    僮僮拿着药单去了收费台。

    小朋友,八十五块。收费的姐姐对着小僮僮笑了笑。

    八十五块!僮僮心里一惊,赵大婶给了他五十块,还不够。

    他掏完了裤兜掏了衣袋,把身上所有能装东西的地方里里外外掏了个底朝天,所有的硬币、角币都拿了出来,仔细清点后只有二十二块五毛钱。

    这二十多块钱,都是昨天沿街捡瓶子积攒下来的。

    僮僮算了算还差十二块五毛。

    姐姐,我只有七十二块五毛,可以先发药吗,我回家再拿来给你。僮僮一副恳求的眼神,手里递上了一叠皱巴巴的钱。

    这……你父母呢?收费的姐姐有些为难。

    我帮他给吧。突然一个平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僮僮转过身,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光秃秃的头,牙齿有些黄黑色的,长期吸烟造成的。

    小朋友,不认得我啦。老李对着僮僮笑了笑。

    他对这个小男孩印象太深了,没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也许是水土不服,老李夫妻二人都有些口腔溃疡了,所以今天老李来医院开点清热药。

    老李掏出了一百块递给僮僮。

    你真的帮我给?僮僮有些迟疑地没有接钱。

    老李把一百块递给了收费员。

    好啦,小朋友,可以了。收费员找了十五块。

    僮僮没有接收费员递出来的十五块,而是转过身,对老李说:谢谢叔叔,改天我把钱还给你。

    嗯,那好,我家里需要请人帮忙修理一下草坪,你改天过来帮我干活吧。老李拿起收费台上的笔写了一个地址给僮僮。

    好的,谢谢叔叔。僮僮拿着交费的药单就去药房取药了。

    老李看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

    输完液后。

    僮僮又背着小倩儿离开了医院。小倩儿手上提着一袋药。

    哥,今天那叔叔真的帮你给药费了?小倩儿问。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僮僮说,不过,我已经答应他去帮他干活顶这药费了。

    真是好心的叔叔,改天我也要跟你去帮他干活。小倩儿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