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干柴烈火

住家野狼2016-9-21 0:58:38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3节**

    时代广场五楼。

    一家大型的书城里。

    阿妮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露背衣裙,正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她在书店里转了一圈,挑了两本她要的书,有关经济管理学方面的书,张昆叮嘱她要多看这方面的书,大有要重用她的意思。

    阿妮自感知识不够,也要充充电。

    挑好书后,她走到收款台前,把书交给收款员。

    收款员用扫描器扫了一下,对阿妮说:八十六块。

    阿妮递给她一张一百的,收款员接过钱后,埋头给她找零。

    阿妮趁着这个当儿,朝门口方向看了看。

    突然,两个身影闯入她的眼帘,是周冲和同一俊俏的女人。

    那女人正是文文,不过阿妮不认识文文。

    周冲同文文在时代广场喝完咖啡后,就顺便上了书城看看。

    文文要买些关系恢复记忆的书籍。

    见是周冲,阿妮立马把身子转到了另一边,生怕被他看见。

    小姐,你的钱。收款员把钱递了出来。

    阿妮接过立马塞见了提包里,稍稍扭过头,看到周冲同那个靓女已经往书城另一边走去了。

    她赶紧拿起书,匆匆走出了门口。

    阿妮走的匆忙,在门口差点就碰到了一个面相粗犷,有点鬼鬼祟祟的男人。

    那男人正是一直跟踪文文的阿粗。

    你妈的,走路不带眼……阿粗正要张口大骂,一看到面前美艳的阿妮,立马就呆住了。

    等他回过神时,阿妮已经走远。

    我的乖乖,今天碰到了女人还真美。阿粗咽了咽口水。

    人呢?阿粗转过头时,发现周冲同文文已经从视线消失了,他立马跑进了书城里。

    书城很大,阿粗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们。

    ……

    深夜,阿明回到家中。

    刚一推开门,他就听到屋里面隐约传出来了男女的呻吟声。

    怎么?阿明疑惑地打开门,声音是从阿粗的房间传来的。

    这个家伙,竟把小姐带回家了,阿明有些生气。

    他走到了阿粗的门前,门缝开着。

    透过门缝,一个年轻的女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肌肤若雪,身材娥娜凹凸有致,两座高耸挺拨的雪白乳峰,正随起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她双眼紧闭,嘴里发出阵阵娇喘的呻吟。

    全身**的阿粗,正骑在她的身上。

    女孩玉脂般洁白的美臂蛇一般地迅速缠住了他的屁股,往自己身体里推,助他一臂之力。

    阿粗黑白相间的屁股犹如一个功率强劲的马达,在女孩身体里做着强劲的运动。

    粗重的喘息和娇喘呻吟弥漫了整个房间。

    周冲正想退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步竟不听使唤了,再也挪不开了。

    猛然发现,他的裤子已顶得如一座凸起的小山。

    啊!有些反应了!阿明大吃一惊,他立马把手放到了裤裆里,在里面使劲搓揉着。

    房间里的阿粗,正将女孩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扛到了自己肩膀上。

    女孩那双渐欲迷离的眼睛在蒙胧中突然看见有个男人正站在门口外。

    她那陶醉飘飘欲仙的神情瞬间成了惊恐状,嘴里大叫,啊!啊!门外有人!

    阿粗一听愈是兴奋,此时此刻,他早就被**冲昏了头脑,哪里管有人没人,他咬紧着牙关犹如一头公牛直冲乱撞。

    女孩拼命用双手支撑着上半身,神情痛苦而焦急。

    阿粗不明其意,一边嚎叫着往向冲刺着,顿时魂飞魄散,直到剧烈的运动声嘎然而止。

    门外有人,女孩花容失色一声凄厉地尖叫,慌忙扯起被子遮住关键部位。

    阿粗无力地回过头来,看到了阿明转身离去的背影。

    阿明双脸闷红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刚才的一幕,竟然让他生殖器有了些反应。

    过了好一会,阿粗才穿好衣服走出房间,那女人还留在房间里。

    嘿嘿,明哥,不好意思,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就带了个小妞回来。阿粗讨好地来到了阿明面前。

    今天吩咐你去做的事,办得怎么样?阿明装出一副温怒的样子。

    明哥,你让我跟踪的那妞真是正点。阿粗一副流口水的样子,难怪明哥对她有兴趣。

    你别乱说。阿明白了他一眼。

    明哥,你稍等。阿粗转身回到房间,拿出了一叠相片,周冲跟她竟然有一腿!

    阿明接过相片,看到了周冲同文文的合照时,双眸竟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

    次日上午。

    王希家中。

    午后的斜阳穿过窗户照在王希的身上。

    王希很倦怠地打开着手提,然了上qq,发现了新的电子邮件。

    邮件是一个相片文档。

    下载后,随意点开一张,竟是周冲同一靓女的合照。

    谁这么无聊?王希直接将剩余的相片都给删了。

    对于周冲的事,她现在没有兴趣知道。

    ……

    同样差不多的时候,老曾坐在办公桌前,取出一沓照片来看。

    相片是快递员送过来的。

    相片中文文一只手攀在周冲的肩上,凑到他跟前去看,极亲密的样子。

    老曾表情瞬间就凝住了,脸色异常难看。

    周冲!老曾咬着牙齿,一下子就把相片给撕了。

    ……

    同样阳光灿烂的上午,露露戴着墨镜,出现在佳佳家别墅大门外。

    她轻轻按按门铃。

    不一会,管家跑了出来。

    张小姐,你好。管家开了门。

    佳佳在吗?露露问。

    夫人在二楼。管家说。

    那好,我自己去找她行了。露露走进了院子里。

    因为平时露露同佳佳关系很好,管家也不阻拦。

    露露径直上了二楼。

    阳台上正播放着柔情的音乐。

    佳佳正躺在阳台的一张竹椅上安静地闭着眼睛。

    听到脚步声,佳佳转过头,看到了露露。

    姐姐,你来啦。佳佳心情显得很不错。

    妹妹,最近忙,已经很多天没来看你了,你可好呀。露露来到了佳佳的身边。

    她将墨镜拿开,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眸子。

    托姐姐的福,现在好多了。佳佳看着露露,眼神中有些怪异。

    露露感觉到她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不禁有些心虚起来。

    我们是好姐妹嘛。露露主动握住了佳佳的双手。

    一直以来有劳姐姐照顾咯。佳佳笑得有些诡异。

    难道她怀疑我了?露露心里闪过了一丝的不安。

    ……

    临近傍晚的时候。

    周冲又同文文在一起。

    这一次,他们去了文文家中那一栋他们曾经泡茶的别墅。

    别墅小院外,文文用指纹密匙打开别墅的门,带着周冲走了进去。

    别墅的自带小花园,用一些不规则的原木围聚起一个袖珍精致的木栅栏。

    栅栏中间砌出一方露台,露台上面摆放着一个天然花梨木木化石的茶几桌子,八只木化石配套的凳子围聚在四周。

    又在露台喝茶吗?周冲问。

    进里面坐吧。文文笑了笑。

    周冲跟着文文走进别墅里。

    别墅里装修得清雅别致。

    纯红木地板,配上四周墙壁装饰用的水竹,很有艺术造型。

    屋顶的吊灯也是天然水竹子材料特制的。

    上二楼吧。文文说这话时,双脸微微有些发红。

    这是文文第一次带着周冲上了二楼。

    沿着红木旋梯就可以走到二楼。

    二楼装修的同样清雅而别致。

    文文走进了房间里。

    周冲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来。

    房间里有一股特别的茶香味。

    这可以算是周冲平生当中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如此漂亮的女人站在床沿边的柜子旁边。

    她满面绯红,乌黑的青丝柔柔地披在略显瘦削的香肩上。

    肌肤洁白如玉,脸蛋更是如光洁凝脂般,散发出白里透红的光芒。

    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双目含春。

    身材高挑而不失凹凸有致,高耸饱满的胸部透过衣服,仿佛呼之欲出。

    那雪白的沟沟更是深不可测。

    下半身穿的那一条薄纱质的黑色蕾丝超短裙,那双嫩白而修长的**显露无遗,她双腿紧紧地绞缠在一起,微微蹭动着。

    仿佛正娇羞地等待着勇士前去探究那最深处的秘密。

    真是看得周冲顿时血脉贲张。

    日思夜想的艳福真的就在眼前!

    周冲站在门口边上,呼吸格外急促,激动万分,却不知所措。

    就像欣赏一件美仑美奂的珍贵艺术品,不知该如何下手。

    这让他心急如焚。

    **似忽就要点燃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文文叫了一声。

    哦。周冲很是激动,她在呼唤他了,他立马走了过来,边走边解开上衣的纽扣。

    你要干什么?文文吓了一跳,我是叫你帮我搬点东西下楼下。

    文文把柜子打开,里机全是茶饼,难怪房间怎么有种茶香味。

    就是叫我搬茶饼下楼?周冲又问了一句。

    是呀!你以为叫你做什么?文文笑了笑。

    周冲有些尴尬地把上衣纽扣寄回去。

    还以为文文要同他做那个呢?

    文文看着他那模样,忍不住又笑了笑。

    麻烦你啦。文文捡了几块茶饼放在周冲的双手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