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以前的自己

住家野狼2016-9-21 0:57:48Ctrl+D 收藏本站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1节以前的自己

    等电梯的人很多。

    陈医生的诊室在三楼,也不算高,文文沿着步梯走了上去。

    不过只是走了十几步,就有些汗珠了。

    今天天气异常闷热,估计也要下雨了。

    杨伟和陈医生正在诊室里聊着。

    也聊了很久,杨伟因为关心佳佳的病情,问了很多的问题。

    陈医生都很些不烦恼了,不过还是满脸笑意。

    三声轻轻的敲门声。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陈医生在吗?忽然,门口传来很动人的声音。

    一个美女就出现在了诊室门口,陈医生精神为之一振。

    杨伟转过头,立刻就呆住了,文文!

    文文也怔了一下,对他微笑了点了点头,当是打招呼。

    陈医生看到这么美丽的女病人,立马站了起来,并且走到诊室门口,说:你一定就是周先生预约的曾女士吧。

    是的。有打扰你们吗?文文说。

    没有打扰。陈医生立马转过身,对着杨伟说:杨先生,情况就是那样了,你回去叮嘱夫人按时服药。我现在看看这个病人了。

    杨伟站了起来,同陈医生握了握手,极不情愿地走出了诊室。

    他本想同文文说几句的,无奈陈医生在场,他只能在诊室外等待了。

    陈医生顺手把诊室门关上。

    曾小姐,请坐。陈医生满脸笑容。

    靓丽又有礼貌的女人,的确会让人心情爽朗。

    嗯。谢谢。文文坐在了椅子上。

    周先生跟我提过你的情况。陈医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面前的女人,的确漂亮,白皙细嫩的脸蛋,粉红色的吊带连衣裙,那高耸的酥胸,那苗条的身姿……

    陈医生都有些失态了。

    我失忆了,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想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文文知道他在注视着她,脸蛋有些微红。

    陈医生回过神来,把目光往桌面上转移,不敢再正视她。

    失忆症的原因有器官性原因或功能性原因。器官性原因包括大脑因创伤或疾病遭到损害,或使用某些(通常是镇静类)的药物而造成。功能性的原因是心理因素……陈医生开始专业地给文文分析着病情。

    文文仔细听着,其实很多相关内容,她也一早上网查过。

    当一个人大脑受到外界的剧烈碰撞,损伤了部分记忆神经就会导致失忆……陈医生说了很多。

    最后给文文开了一些营养神经的药,安排了针灸推拿,还有心理辅导,催眠疗法等。

    陈医生,真是谢谢你。文文主动同陈医生握了握手。

    握着文文娇嫩的手,陈医生竟然有些害羞起来。

    文文走出了陈医生诊室。

    发现外面天空已经有些昏暗起来。

    文文正想去药房取药。

    突然发现刚才那男人还站在走廊外等着。

    文文,我们可以聊一会吗?杨伟走了过来说。

    文文望了望外面,快要下雨了,自己也没带伞,犹豫了一下说:好吧。看样子你以前应该认识我,我也想了解一下过去的情况。

    杨伟听了莫名其妙,问: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文文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了。杨伟瞬间有些高兴起来。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幸灾乐祸?文文白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不要误会。杨伟一时间不知怎么解释了。

    那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以前的事吗?文文看着眼前的杨伟,潜意识里竟然有些莫名的激动。

    当然可以。杨伟说。

    那好,我先去药房取药,然后我们到医院附近的咖啡厅聊聊。文文。

    我帮你取药。杨伟兴奋地接过文文手中的医疗卡,两人下了楼,往药房走去。

    恰好杨伟也要给佳佳取药。

    你这药是给谁吃的?文文指着杨伟手中的药袋问。

    给佳佳吃的。杨伟说。

    佳佳?谁是佳佳?文文真是想不起来了。

    佳佳是我现在的妻子……杨伟说这话时,声音越说越低。

    你就直接说是给自己妻子取药嘛。文文笑了笑,她根本不记得她的过去了。

    杨伟有些尴尬。

    两人去了医院附近一个咖啡厅。

    咖啡厅不大,但也算整洁。

    两个坐在了二楼靠窗的位置。

    各点了一杯咖啡。

    此时乌云密布,就要下大雨了。

    文文喝了一小口,觉得味道很一般,然后问: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吧。我以前跟你是什么关系?邻居?同事?朋友?

    说完,她又喝了一小口咖啡。

    杨伟看着她那张白皙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以前是我的未婚妻。

    扑!文文口中咖啡还是没忍住,喷了出来。

    什么?你不要乱说!文文身子一震,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恐慌,这男人是不是不怀好意的?

    你真是我的未婚妻。杨伟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你说的都是实话?你是在骗我吗?文文觉的他的样子有些搞笑。

    句句实话,我要是有半句谎话,天打五雷轰!杨伟激动地举起了右手。

    话音未落,窗外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接着是一声炸雷。

    杨伟身体一震,差点惊倒。

    超,十足的骗子。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表情,文文心里说。

    我真的没骗你。杨伟又想举起手来发誓说。

    行啦,不要下雨天发誓。文文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何况我又不是小妹妹了。

    杨伟脸上又是一阵羞愧,在文文面前,他完全失了态。

    这跟他平时万人敬仰的ceo的形象大相径庭。

    我如果是你未婚妻,怎么你和我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还有当年是你飞了我,还是我飞了你。文文调侃着,不要逗我啦,跟我说说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你以前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经济频道的。杨伟说。

    呵呵,我是主持人!文文差点笑崩了。

    她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太逗了。

    又是一道闪电,一声炸雷。

    倾天大雨,江河缺口一般奔泻而下。

    雨中的城市,仿佛被镶上了一面巨大的磨砂玻璃,一切景物都若隐若现……

    继续说说我以前的情况。文文又催着杨伟说,虽然他说的话,实在不靠谱,但当是打发时间吧。

    你现在的丈夫其实是你的干嗲……杨伟继续说。

    我还是你干妈呢?听到这话,文文就有些不高兴了,她白了他一眼,觉得这个男人说的有些过分了,好啦,我要回家啦,下次再找你聊吧。

    还是再避避雨吧。杨伟望了窗外。

    雨仍在下着。

    不了,要回去,也不知下到什么时候?文文站了起来。

    杨伟去买了单。

    然后在门口小店买了一把伞。

    杨伟撑着伞将文文送到医院停车场。

    两人靠得很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涌上了文文心头,这种感觉似曾相识,让她一时间有些迷惑了。

    文文上了她的车。

    再见啦。她对杨伟说了一句,然后发动了车子。

    她真是失忆了。

    杨伟呆呆地站在停车场,看着她的车子驶离医院。

    不过,或者失忆也是件好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