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9.约见心理医生

住家野狼2016-9-21 0:56:57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39节约见心理医生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杨伟和医生站在住院部大楼的走廊里。

    杨伟有些疑惑地问医生:医生,很奇怪,我夫人已经按时吃药了,怎么病情还是时好时坏?

    这就奇怪了。医生想了想,然后问:尊夫人最近真的没有吃其了药了吗?

    没吃了。杨伟肯定地说。

    这就奇怪了。医生想了想,又说:你改天再带她过来复诊。

    好的,谢谢医生。杨伟同医生握握手,然后离开。

    回到家中,看到管家正在收拾的东西。

    杨伟问管家:最近夫人还有没有私自吃过其它药物。

    好像没有。管家想了想说。

    哦,那没事了。你去忙吧。杨伟对管家说。

    杨伟走上二楼,看到佳佳正在阳台上晒着太阳。

    杨伟从小厅的水果篮上拿了一只漂亮的苹果,然后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佳佳身边。

    老公,这段时间,一直有你陪着我,照顾着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佳佳依偎在杨伟的身边,说这话时还是带着几分羞涩,又有几分欢欣。

    杨伟拿起那只苹果,一边削皮一边说道:看你说的,我是你的老公,当然要照顾你啦。

    都怪我得这病,平时也没怎么照顾好你同小嘉嘉。佳佳有些忧虑和歉疚。

    傻瓜,夫妻俩还说这话。杨伟说着,把苹果递给佳佳,忽然想起什么,问:老婆,你最近没有乱吃其它药了吧?医生叫你改天去复诊。

    乱吃什么药?没有呢。都是按医生开的药吃。佳佳听了一脸诧异的样子。

    哦,那就好。杨伟说。

    杨伟转过头,在佳佳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夫妻俩靠在一起,这么温馨的一幕,已经被另一处别墅的摄影机拍了下来。

    ……

    鼎盛董事长办公室里寂静无声。

    张昆正坐在办公桌前签阅文件。

    片刻,对讲机里传来秘书阿妮甜美的声音:董事长,张经理到了。

    张昆对着话筒说道:请她进来。

    张昆放下笔,抬头望了一眼门口方向。

    不一会,门被推开,高贵而又妩媚的露露穿着职业装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蓝色的文件夹。

    不过她心情似乎不太好,很是郁闷的样子,不过也难怪,每次她看完侦探拍回来的相片时,她就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张董。露露很客气地叫了一声,虽然是自己的父亲,但在公司里,她一律叫他张董。

    张昆点头示意他她坐下,此刻在他眼中,她也只是员工,只是下属。

    露露在张昆面前坐下,双手放在双膝上,看着张昆,等着他发话。

    这时,同样妩媚动人的阿妮,送了一杯茶水进来,正要退出,被张昆喊住,然后有些柔情地说:我和张经理有工作要谈,不要有人打扰,如果有来人,麻烦你先应酬一下。

    露露怔了一下,张昆很少有这样的柔情的口吻,尤其是对下属,她内心不禁又有些醋意,忍不住望了一眼身材丰满的阿妮。

    露露认得这女人,曾经是丈夫吴健鸣的秘书,怎么又来到这里了?

    好的。阿妮退了出去。

    露露这才将目光转回。

    张昆开口问: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我已经在慢慢低吸恒丰的股票了,另外,我已经暗中收购恒丰高管的股票。露露说。

    很好,陈天豪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反收购的。张昆说。

    张董,我也收到风,说周冲在暗中收购我们鼎盛的股票。露露说。

    这个我早知道了。张昆说,陈天豪的身边有我们的线人。

    哦。露露虽然很好奇这个神秘线人,但张昆没说,她也不问。

    我们再研究一下下一步计划。张昆说。

    好的。露露打开了文件夹,开始向张昆详细述说。

    父女两人在研究着一个大计划,一个可以将陈天豪彻底打败的计划。

    ……

    王希因为劳累及忧心过度,还是病倒了。

    她侧躺在床上,看着一本佛法入门的书籍。

    公司的事,她早已交给叔伯同阿明打理,如今的她心态已经完全变了。

    功名利禄她已经看得很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多花点时间陪伴着小倩儿。

    傍晚。兰姐提着一个保温饭罐走进医院病房。

    夫人,好些了吗?兰姐放下保温罐,同时问。

    王希放下手里的书,从床上爬起来,说:兰姐,辛苦你了。

    兰姐看到了满脸的疲惫,心疼地说:夫人,不能想太多了,倩儿会没事的。

    都几个月,但愿她一切都好。王希眼眶又有些湿润了,改天我想去一下寺庙,许个愿。

    好的,等你好了,我们就去寺庙。兰姐取出保温罐,里面还有汤水。

    汤水花旗参炖竹丝鸡,是兰姐花了两个小时煲的。

    谢谢你了,兰姐。王希现在才知道,兰姐才是一直陪伴她的人。

    ……

    华灯初上的街道上,车辆、行人来来往往。

    周冲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在灯光下踽踽独行,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

    走累后,他便坐到街边的一条长凳上,向前倾去,苦恼地把脸埋进双手中。

    每当下班的时候,他就倍感孤独。

    女儿不见了,王希又始终不肯愿谅他,嫂子又一直躲避他。

    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男人是极度痛苦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接听。

    喂?……噢,陈医生,您好,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因为一次事故失忆了,您是这方面的专家,看看能不能帮到她……好的,明天下午,我带她到你的诊室见面……

    周冲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心理医生,他想帮助文文恢复记忆。

    文文家中。

    老曾独自坐在书房里,香烟在他手指间忽明忽暗。

    自从答应跟陈天豪结盟共同收购鼎盛后,他就一直没放松过。

    这一仗真是不好打。

    虽然鼎盛的一些高管已经答应出售股票给他了,但他心里还是没底。

    书桌外面连着的是一个客厅。

    文文正坐在沙发上,陪着小加文看着卡通片。

    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女管家接了电话。

    夫人,找你的。管家说。

    文文站了起来,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电话那头传来周冲的声音:文文,是我,周冲,明天下午有没有空,我给你约了一位心理医生……

    好啊,谢谢你。文文高兴地说。

    挂了电话后,文文又坐到了小加文身边。

    妈咪,你怎么这么高兴?小加文问。

    是吗?文文这才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化,也许真是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闷了,所以每次周冲打电话过来,她就会很高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