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4.我叫王倩

住家野狼2016-9-21 0:54:51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34节我叫王倩

    虽然现在各为其主,但同是郁闷的两个男人,在一起喝酒也是可以的。

    老板,又有朋友要来嘛?小姐娇声问道。

    是呀,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吴健鸣说完,一手就抓向她凸起的胸部,嘴巴就咬向了她的耳垂……

    周冲赶到时,刚好看到小姐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周冲,满脸通红地走出了包间。

    健鸣,好会享受呀。周冲笑了笑。

    还是在这里,姑娘百依百顺呀。吴健鸣好不得意。

    你向来都艳遇不少啦。周冲奉承了一句。

    呵呵,兄弟,坐下来喝酒。吴健鸣给他倒了一杯xo,然后说:兄弟,倩儿的事,我现在真的没有最新的情况。

    周冲拿起酒杯,一喝而尽,说:我今天来,主要不是为了倩儿的事。

    那……吴健鸣看着他。

    家父是叫吴中吧。周冲说。

    是的。吴健鸣说。

    如果我弄错,家父应该就是凤凰科技十大股东之一吧。周冲说。

    吴健鸣怔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周冲,说:你果然厉害,家父的确还持有部分凤凰科技的股票。

    嗯,那就对了。周冲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是陈天豪让你打听的?吴健鸣问。

    不是,只是我个人推测的。你最近跟阿明之间的股票交战,我并没有参与其中。周冲很老实地说。

    哦,那你告诉我这个,是想表达?吴健鸣问。

    如果我没猜错,凤凰科技其实就是张昆早已经深度介入的一支股票。周冲说。

    吴健鸣又怔了一下,周冲果然厉害,他已经看出。

    你会把这个告诉陈天豪吗?吴健鸣问。

    我说过了,你们之间的交战,我没有参与其中。周冲笑了笑,又说:我有件事想不明白。

    请说。吴健鸣示意他说。

    那我实话实说了,你现在在鼎盛并不得志。为何不自己开创自己的未来呢?周冲说。

    这正说中了吴健鸣的痛处,他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周冲给他倒了一杯,接着说:又或者你可以真正成为鼎盛主人的。

    这话怎么说?吴健鸣看着周冲。

    实话告诉你吧,陈天豪曾向我提到过,你如果肯出售鼎盛的股票,他愿意出多一倍的价钱。周冲说。

    哦。这事我做不了主的。吴健鸣同周冲碰了一杯。

    我只是随便说说,来,我们继续喝酒。周冲又给吴健鸣倒了一杯。

    两个不得志的男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喝了不少。

    凌晨一点。

    夜总会门口。

    周冲同一个侍应生扶着醉醺醺的吴健鸣同周冲走出夜总会。

    吴健鸣口齿不清,嘴里还一个劲地嚷嚷:干吗不让我喝?我有的是钱,我愿意怎么喝就怎么喝!……

    老板,需要代驾吗?还是直接打的送你们回去?应侍生问。

    你送吴经理回去吧。周冲说。

    我有车。吴健鸣迷迷糊糊地掏出了车钥匙。

    周冲同应侍生找到吴健鸣的车,然后把他扶进了车里,应侍生坐在了驾驶座上,开车而去。

    周冲点燃了一根烟,又吸了起来。

    他今晚主要是受了陈天豪之托,来试探一下吴健鸣的。

    他现在是陈天豪的得力干将,恒丰同鼎盛的大决战,他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

    在鼎盛的股份中,不包括二级市场。

    张昆占了五成。吴健鸣家族占了二成。另外的三成被其它大股东分了。

    吴健鸣回了一下父母家中。

    吴健鸣的父亲叫吴中。

    自从当初老头子逼吴健鸣娶露露为妻后,吴健鸣心生怨恨,就很少回家看望父母。

    你回来了。老头子正在客厅中泡着茶,见到吴健鸣回来,又用茶水泡洗了另外一个茶杯,然后给吴健鸣倒了一杯茶。

    老头子现在头发稀少,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式眼镜,脚穿着一双拖鞋,打扮的十分的悠闲。

    吴健鸣坐在了茶几前,沉默了好长一会。

    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老头子问。

    陈天豪还记得不?吴健鸣看着老头子,接着说:他要我们手上鼎盛股份的全部股份,给出的条件很优厚。

    你决定给他了?吴家老头子问,他当然记得陈天豪。

    这不是找你来先商量一下嘛。如果你也赞成,我会有所考虑。吴健鸣停顿了一下,又说:如果有了这笔资金,或许我们就可以另外创立一个真正属于吴氏家族的企业。

    老头子看了看儿子,亲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虽然你在鼎盛是受了冷落。但你一定要记得,鼎盛是我们吴家的大树,是我们吴家的靠山。除非你自己拥有鼎盛,但你绝不能把鼎盛给卖了。

    哦,你对张昆就这么忠心?吴健鸣不解地看着老头子。

    傻仔,你怎么不目光长远一点。张昆膝下没有儿子,露露是他唯一的女儿,鼎盛迟早是归她接管的。你又是露露的老公,一个男人总有办会搞掂一个女人的,这不摆明鼎盛将来是你的吗?老头子点化他。

    哦。吴健鸣虽然应了一句,但内心并不轻松。

    自已的婚姻幸福就是因为家族事业而牺牲了。

    他忽然感到自己的人生很悲哀,如果可以选择,他一定不愿投胎到这个家庭当中……

    老肖夫妇携款逃跑后,僮僮第一次体会到人心的险恶。

    本来王妈是计划用这一笔钱供僮僮日后生活及求学的,不料如今僮僮的生活都成了问题。

    为了生存,僮僮带着小倩儿晚上去海边摆地摊、放孔明灯。

    哥,怎么办?一天,小倩儿在老肖的房屋里找了很久,也没找出几块钱来。

    倩儿,不用怕,有哥在。僮僮用手拍了拍小倩儿的肩膀,以后你就姓王吧。叫王倩,是我王僮僮的妹妹,反正你也不知道你姓什么了。

    好啊,那我就叫王倩。小倩儿开笑地说。

    这些天里,僮僮教会了她很多东西,比如说,做饭、使用筷子吃饭、洗衣服、摆地摊、放孔明灯,挣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