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3.女儿是母亲的心头肉

住家野狼2016-9-21 0:54:26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33节女儿是母亲的心头肉

    夜色阑珊。

    一辆轿车在江滨大道疾驰。

    轿车停在一家俱乐部门前。

    高瘦肤色黧黑的阿明下了车,向灯火辉煌的俱乐部走去。

    他走到俱乐部门口时,正逢面相粗粗犷的阿粗从里面迎出来:明哥!

    阿明问:都有谁在?

    阿粗带着阿明一边走一边说:叔伯,还带着四五个保镖。

    哦,知道了。

    明哥,我要呼叫些兄弟过来吗?阿粗有些担心地问。

    不用了,不是来打架的。阿明边走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阿粗进领着阿明上了楼梯,推开一个大包房的门。

    门口站着两名保镖,两名保镖正想搜身,被阿明一把挡住。

    身旁的阿粗立马凶神恶煞对着保镖喊:干什么!

    进来吧,不用搜了。包房里边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两名保镖让开。

    阿明同阿粗走了进去。

    里边,头发有些斑白,脸部瘦削的叔伯正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还站着两名戴着墨镜的保镖。

    阿明看到这阵势,心里就想发笑。

    张昆生前,叔伯也没这么风光过,

    张昆死后,叔伯就成了老资质了,加上王希管理不善,自然叔伯就受到了重用。

    阿明,请坐。叔伯一副话事人的姿势。

    阿明径直坐在了叔伯对面的沙发上,阿粗站在了阿明的身边,如同阿明的贴身打手一般。

    一名保镖走过来,给阿明倒了一杯茶。

    叔伯,你约我出来,主要是什么事?阿明看着叔伯。

    好,我们开门见山吧。社团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回来帮忙管理吧。叔伯说,阿明是鬼手的爱徒,他的资质、能力是不容质疑的。

    好啊。阿明答应了。

    好。叔伯很高兴,他立马站了起来,同阿明握手,挑个时间,我给你开个回归宴。

    低调,低调。阿明淡淡地说,如果没其它事,我就先回去了。

    阿明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阿粗跟在了后面。

    走出俱乐部。

    阿粗不解地问道:明哥,你答应的这么爽快,你这样不是被叔伯压在头上了。

    没有人能压住我的。阿明笑了笑。

    ……

    同样的夜晚。王希别墅的大门外。

    周冲在楼下徘徊着。

    他抬头看了看王希二楼房间的窗口,房间里的光线从窗口透了出来。

    周冲扔掉手里的烟头,用脚踩了踩。

    女儿不见后,周冲更加怀念王希了。

    他知道此时王希也一定很伤心。

    他掏出手机,鼓足勇气,拨了王希的号码:是我,你睡了吗?

    我睡了。电话中传来王希疲惫的声音,然后电话很快挂了,接着房间的灯光就熄了。

    周冲看着王希房间的窗口,失望地转身走了。

    ……

    干嗲去世,中年离异,女儿失踪。

    独自靠坐在床头上,王希只能想到这几句话。其实还不算中年,王希也才三十多岁。

    内心的暗淡黑与房间的黑暗融为一体,渐渐模糊了轮廓。

    床边是宽大的落地玻璃窗,窗帘没有拉上。

    夜已然黑透,映衬着别墅区里其他家庭共享天伦的温暖灯火。

    这一切都跟她无关。

    在这个城市里,除了一直陪伴的兰姐,她算是孑然一身了。

    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变老了。

    她怀里还抱着小倩儿平时用过的那小卡通枕头,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长时间了。

    女儿是母亲永远的心头肉呀。

    ……

    翌日中午,在同舟总部办公大楼里,电梯在二十八楼停住了。

    杨伟拎着公文包从电梯里走出来,他刚刚去接见一位客户。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按了一下接听键:你好!……啊,城哥,是你,你几时回来呀!

    电话是冷海城打来的。

    自从上一次生命受到威胁后,冷海城就到国外了。

    冷海城可是同舟背后的大财团,没有他的支持,同舟的版图扩张会受到一定影响的。

    我已经回来啦。冷海城电话中,似乎心情还不错。

    你总算回来了。杨伟松了一口气,要不要今晚给你接风。

    不要了,还是低调点好。冷海城电话中说:我现在已经请了保镖,24小时守护在身边。

    保镖!杨伟一听到保镖,立马就想到了张昆也是整天有保镖跟着。

    杨伟笑了笑,他是不需要保镖的,陈天豪也没怎么带保镖。

    ……

    傍晚。中国城ktv门口,灯火辉煌。

    郁闷的吴健鸣,走近了这家闪烁着五彩霓虹的夜总会里,沿着走廊皆为一间接着一间的ktv包房,里面不时传出走调的歌声和男人女人的嬉笑声。

    这时一位领班模样的女人立刻迎上去,满脸堆笑地说:吴经理呀,好久没来捧我的场了,今天怎么有兴致来了,真是难得。一个人哪?要不要找两个女孩子陪你聊一聊?

    吴健鸣对她说道:给我找间包厢!

    好好好,请随我来!

    领班带着他走进了一间包房。

    吴经理,你先坐着,我叫些小姐来陪你。领班走了出去。

    这时一名年轻的侍应生走了进来。

    吴健鸣向侍应生点了一瓶轩尼诗xo,刚把酒斟上,一排浓妆艳抹的小姐走进来,在吴健鸣面前一字排开。

    吴健鸣扫了一眼众小姐,指了指其中的一位。

    那小姐留了下来,其她小姐相继离开了包间。

    那小姐穿着性感,v领的红色上衣,配着一条白色的齐b短裙,她紧挨着吴健鸣坐下来,娇声嗲气地说:老板你好,我叫琪琪。

    吴健鸣一手搂抱住了她,说:琪琪,今晚陪我一起喝酒。

    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吴健鸣一看,竟然是周冲的。

    周冲,他自然是认识的。

    莫非他又要问我他女儿的事了?周冲的女儿是参加自己女儿吴伊娜的生日晚会才失踪的,怎么说自己也是有一定的责任。

    周冲,怎么了?吴健鸣接了电话。

    健鸣,你在哪里?想约你出来喝喝酒,聊聊天。周冲说。

    那你来中国城吧。吴健鸣告诉了他地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