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7.被拐

住家野狼2016-9-21 0:51:54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27节被拐

    这下子肥胖男人有些慌张了。

    他立马给阿粗打了电话。

    凌晨的电话将阿粗从梦中惊醒,你妈的。阿粗骂了一句,接了电话。

    粗哥,粗哥,不好了。肥胖男人慌张地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阿粗心里一紧,他以为小倩儿逃跑了。

    小女孩生病了,发烧了。肥胖男人说。

    我**的。阿粗忍不住就骂了,病了就带她去医院看呀。

    哦,粗哥,不好意思,我没结过婚,没生个小孩,一时间不知怎么处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肥胖男人陪笑着。

    阿粗挂了电话。

    肥胖男人将电话塞进裤袋后,来到小倩儿身边,说:我现在带你去看病,你要听话。

    哦。小倩儿有些发抖起来,她现在觉得有些发冷了。

    记住,别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爸。肥胖男人将小倩儿抱了起来。

    你怎么是我爸呢?小倩儿奇怪地问,我爸没这么丑。

    你!肥胖男人又是气上攻心,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倩。

    我说你叫欠捧。肥胖男人趁机侮辱一下她,记住了,你不叫我做爸都可以,到时就叫我叔叔。

    知道了,坏蛋叔叔。小倩儿紧紧缩在他怀里,因为她发冷了。

    肥胖男人抱着她走出了木屋。

    好大的海风,周围一片荒芜,几乎没见什么人家。

    肥胖男人在木屋后,弄来了一辆四轮摩托车,将小倩儿放到了后面。

    摩托车在坑坑洼洼的路面行驶着,也不知开了多久,然后来到了一间小镇的医院。

    肥胖男人将小倩儿抱到了急诊室。

    急诊室里一位中年医生正在给别外一名小孩看着病。

    先生,请问有什么事?一名护士走过来问,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

    小女孩皮肤很白,不像这里的人,身上的晚礼裙布料很好,应该价格不菲,就是有些脏兮兮的。

    小孩发烧了。肥胖男人回答。

    你稍等。护士拿了体温计过来,插在小倩儿的腋窝里。

    量了体温39.5摄氏度。

    医生开了输液针。

    空荡荡的输液室里,

    只有几个人。

    护士给小倩儿打上针后,小倩儿仰靠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

    叔叔,我饿。小倩儿突然说。

    肥胖男人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了。

    他也觉得有些饿了。

    我去给你买吃的,你安安静静在这里等我回来,知道不?

    知道。

    肥胖男人走出了输液室,这凌晨时段,想找间买东西的铺子还真是艰难。

    肥胖男人走后,小倩儿一个人在椅子上。

    小倩儿的皮肤很白,当地人的皮肤都很黑的。

    她一个人在输液的时候,引起了一个中年大婶的注意。

    小妹妹,你爸呢?刚刚他不是在这的吗?大婶走了过来。

    他不是我爸。小倩儿望了她一眼,小倩儿说话的声音很好听。

    哦,那你爸在哪里了?大婶很好奇地问。

    他在省城。小倩儿说。

    那你想不想回去找你爸呀?大婶很和蔼地问。

    想,你能带我去坐车吗?小倩儿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

    当然可以啦。大婶用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这小女孩还真是可爱。

    你不会骗我吧?小倩儿问。

    傻孩子,我怎么会骗你了,我又不是坏人。大婶的笑容是那样的可亲。

    也是,你长得不像电视中的那些坏人。小倩儿笑嘻嘻地说。

    好啦,那我带你去找你爸啦。大婶抱起了小倩儿,同时拿走了输液架上的针水。

    大婶抱着小倩儿从输液室的另外一个通道走了,一离开医院,大婶立马就把小倩儿手上的针头都给拔了。

    ……

    肥胖男人在街道上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商铺。

    当他懊恼地回到输液室时,立马就呆住了。

    输液间里,小倩儿不知哪里去了。

    护士,刚才输液的那个小女孩呢?肥胖男人着急地跑进了护士站。

    护士刚才也没怎么留意,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吗?

    肥胖男人又回到输液室里,问还在输液的另外几个人。

    你老婆抱出去了。一个病人说,他刚才就看到那位大婶抱着小女孩走出去的,那小女孩也没叫,看样子两人是很熟悉的。

    我哪有老婆?肥胖男人急了。

    他现在弄清楚了,小倩儿八成是被人拐走了。

    肥胖男人立马冲了出去,在医院周围的路面寻找着。

    漆黑的夜里,几乎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肥胖男人也不敢去报警,因为小倩儿也是他绑架来的,他不管声张。

    实在找不着,最后肥胖男人,又拨了阿粗的电话。

    阿粗在凌晨被电话声炒醒,他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接了电话。

    喂,干什么?阿粗问。

    粗哥,我,我。肥胖男人竟不知怎么说了。

    干嘛,有事快说。阿粗又想骂人了。

    粗哥,不好了,孩子被人拐走了,不知去哪里了。阿粗小声地说。

    什么?我不是叫你看紧她吗?阿粗立马跳了起来,在电话中狠狠骂了他一顿,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出来。

    阿粗看了看时间,凌晨五点了。

    他走出房间,来到阿明的睡房门前,犹豫了好长一会,还是敲了敲阿明的房门。

    什么事?阿明被吵醒了,大声地问。

    明哥,出事了。小倩儿被人拐走了。阿粗隔着房门喊。

    好了,知道了。阿明应了一句,也没有起床走出来。

    阿明本来也只是想暂时绑架小倩儿几天的,也没真想伤着她,

    不料她被人拐走了,只能说是命了。

    以后是生是死,就由天决定了。

    ……

    海边小镇一栋一层的普通民房里。

    王妈咳嗽咳了整整一夜。

    王妈的身体一直不好,平时生病时,也是在私人门诊,随便吃点药,也没做过什么检查。

    这次咳嗽很久,一直没见好。

    僮僮住在王妈的房间隔壁,听着王妈的咳嗽声,很是担心。

    清晨六点。天亮了。

    王妈,我带你去大医院看。僮僮一早起来就对王妈说。

    大医院要花很多钱的。王妈现在很些心疼钱了,她想存些钱给小僮僮到省城读书。

    王妈,你就不要再固执了,到大医院输点液,病也容易好点。老肖夫妇也起床了。

    老肖吩咐僮僮陪着王妈去医院看病。

    好的。僮僮扶着王妈就出了门。

    老肖的老婆立婶看着王妈虚弱的身躯,小声对老肖说:老公呀,都不知王妈还能熬多久。

    别乱说。老肖盯了老婆一眼,他开始有些后悔了。

    当年是为了有个孩子才同意接纳王妈的。

    可是几年下来,发现僮僮始终只是把王妈当作亲妈。

    这房子也旧了,我们要什么时候才有钱在镇中心买房呀。立婶说。

    靠平时这点收入,做梦吧。老肖郁闷地哼了一句。

    老公,你说王妈现在还有没有积蓄,不如我们叫她出一部分钱,我们在镇中心买套房吧。立婶提议道。

    年纪都这么大了,也不知她还有没有积蓄,如果没积蓄了,她归老后,我们就亏大了。老肖说。

    都怪你,当时不听我的话。要领养小孩,就不能让王妈跟着住在一起嘛。立婶抱怨着。

    ……

    小倩儿由于昨晚没有输完液。

    现在已经烧到迷迷糊糊了。

    如果再不及时救治,可能要出事了。

    那个大婶有些后悔了。

    都是一时贪念,本想把小倩儿去贩卖几个钱的,没料到她病得这么重了。

    如果到时出了人命,到时怎么办?

    在一处偏僻的路边,大婶把小倩儿放了下来。

    大婶给你买点吃的,你在这里等着。大婶对着小倩儿说。

    哦。小倩儿立马迷迷糊糊地躺在了路边上。

    大婶看了看四周,她立马转身就跑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