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6.发烧

住家野狼2016-9-21 0:51:29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26节发烧

    要不是粗哥交待要好好照顾她,他真想给她一个耳光了。

    好,我喂你。肥胖男人放下手中的盒饭,从她手中接过勺子,勺起一口饭,准备喂她。

    你不专业。小倩儿嘟起嘴说。

    你!肥胖男子气得发抖。试问哪有这么窝囊的绑架者。

    小倩儿看到他生气的样子,立马不出声,张口嘴巴,等待他来喂。

    我告诉你,我是坏人!肥胖男人一副凶狠样。

    坏蛋叔叔。你好。小倩儿伸出了一只小手,想要同他握手。

    你!肥胖男人气得肺都要诈了,难道是自己长得不够吓人吗?

    吃过饭后,肥胖男人问:你平时会不会洗碗的?

    不会。

    你会不会拖地。

    不会。

    那你会什么?

    小倩儿用手托住腮部,想了想,说:坏蛋叔叔,你问这些干嘛?你想要我拖地洗碗吗?要不我帮你把饭盒扔到外面吧。

    少来,我自已扔,你逃跑了,我到哪里找你。

    肥胖男人收拾了饭盒,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阵猛烈的风吹了进来,咸咸的,大海!小倩儿透过门口,看到了蔚蓝色的海。

    大海,大海!小倩儿奔奔跳跳地,就想走出去,被肥胖男人一把抱住。

    别乱跑。肥胖男人扔了饭盒后,立马关上了门。

    坏蛋叔叔,你怎么不给我看看海?小倩儿嘟起了嘴,像是受了委屈,想哭的样子。

    不要去海边,有海兽的,专门吃女孩的。肥胖男人说,好了,休息了,快回房间去睡。

    小倩儿望了望那黑乎乎的杂物房,又看了看小厅子。

    原来邻近海边的这旧房子,就只有这么一间杂物房。

    坏蛋叔叔,我还是睡沙发好了,你去房间睡吧。小倩儿径直爬上了沙发上,她已经不怎么惧怕他了。

    你!肥胖男人看到自己睡觉的沙发被抢了,又是一阵的郁闷。

    ……

    鼎盛的投资部的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围坐着一圈人。

    主要就是吴健鸣同光头张两个团队的人员,张昆也在其中。

    吴健鸣正在发言:这次凤凰科技,主要是有人不听从安排,擅自抛售股票,才会导致筹码流失的。

    光头张不以为然看了吴健鸣一眼,插话道:形势不对,要灵活应付突发事件。

    吴健鸣有些不满地说:团队讲究的是纪律性。

    光头张冷冷一笑道:吴经理,我们团队一直步调一致。

    吴健鸣正待反驳,张昆开口道:好了,你们也别争了。这次凤凰科技是个特殊案例,我没有追究你们任何一个人。这次开会,主要的目的不是追究责任的。以后鼎盛的战役还有很多,大家要同心协力。

    光头张憋着没出声,张昆看得出他十分不满,说道: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可以散了。

    各人起身离去,光头张也站起来。

    张昆叫住他:光头张,你等一下!

    光头张停住,脸望向别处,等着张昆发话。

    张昆说:张经理,你也不要太过在怀,总之我们的操盘团队要讲求团队精神。

    知道,知道。光头张嘴上应诺了几声。

    张昆道:好了,你也去忙吧!

    门怦然大开,光头张怒容满面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一进门就骂了起来:妈的,凭什么回回都要我听吴健鸣的!

    算了算了,这种事在哪里都会遇到的嘛。来,喝口水,消消气。光头张手下的一个人边说,一边把一杯茶递到他手里。

    光头张正要喝,露露敲门走进来道:张经理!

    光头张放下茶杯,向露露道:找我?

    光头张对吴健鸣有意见,但却不敢对露露有意见,因为露露就是未来鼎盛的继承人了。

    对,有事要你帮忙!露露说。

    光头张立马摆出一副两肋插刀的架势:你说吧!能帮到,我一定帮。

    关于周倩失踪的事,我有些内疚,毕竟是在我家娜娜的晚会上失踪的,你能不能派些朋友帮我找找?露露说。

    没问题。光头张立马当着露露的面,给刀疤脸打了电话,让他找找周倩。

    好,那谢谢你了。表哥。露露对光头张露出一个笑脸……

    夜色迷蒙。

    湖畔,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或漫步于河边,或静坐在河边垂钓,或在公共长椅上小坐,或载歌载舞,或做健身操,或打太极拳。

    湖畔外全是高楼林立。

    巍峨耸立的省城电视塔上的旋转激光灯,绽放出耀眼的光束。

    湖边一角,一个性感女人靠在一根石栏杆上,满脸忧郁,眼睛湿润,眼神里有着无尽的痛苦和哀伤。

    这女人就是王希了。

    可以说小倩儿就是她的生活重点,她根本没料到小倩儿会失踪的,如果是绑架的话,无论要求多少赎金,她都会答应的,可是二天过去了,也没收到绑架者的电话。

    她很后悔,后悔当天没有陪伴着小倩儿。

    倩儿的失踪让她根本无心打理旗下的业务。

    鬼手死后,还留有数个基金会、同一些房地产的业务给她接管的。

    一阵风迎面吹来,感觉到一丝凉意。

    王希拢了拢自己的秀发,悻悻地离开湖边,沿着湖堤行走,一直步行回自己家中。

    这时叔父打来电话。

    希儿,小倩儿,我们已经派人寻找的了,你也不要太担心。叔父安慰着她。

    有劳叔父了,基金会的事就有劳你多处理了。王希说。

    要不要把阿明招回来帮忙管理?叔父问。

    不知到他愿不愿意回来,有劳你出面请他吧。王希说,现在她根本无心管理这些业务,她现在一心是找回自己的女儿。

    那好,我到时联系一下阿明。叔父挂了电话。

    卧室里的衣橱里放着周倩的衣服,打开衣橱,她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排放着。

    看着这些衣服,她感到有些惶恐,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她已经发动人员到处寻找,始终没有找到有关周倩的任何线索。

    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

    晚上肥胖男子也没有回杂物房睡,他在地板上打地铺。

    小倩儿睡在沙发上。

    不知是由于奔波劳累,还是水土不服,还是抵抗力低下,晚上小倩儿突然有些咳嗽了。

    一开始是几声咳,肥胖男子也不怎么在意。

    到了下半夜,小倩儿开始连续不断的咳嗽。

    怎么了?肥胖男子打开灯,发现她脸部通红的,一摸她的头,好烫。

    发烧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