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2.郁闷的老李

住家野狼2016-9-21 0:49:48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22节郁闷的老李

    黄昏。夕阳如火。

    阿明驾车行驶在都市的车流里。

    车子驶入一座住宅小区,在一幢高层住宅楼前停下来。

    他下了车,走进大楼,乘坐电梯上到15楼,然后开门进屋。

    他在门厅里换了鞋,从厨房里传来阿粗边炒菜边哼唱的声音。

    阿明换了房子,阿粗搬过来同他一起居住。

    阿明从小就是孤儿,被鬼手一手带大的。

    鬼手死后,他就没有了什么亲人。

    阿粗,我回来了。阿明对着厨房叫了一声,然后仰躺在沙发上。

    阿粗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道:哟,明哥,今天这么早就下班啦!

    嗯,今天回来早些。阿明顺手拿起电视遥控器开了电视。

    明哥,今天我看了你炒作的那支股票了。我虽然不懂得资本运作,不过很疑惑,想请教你。你这样砸盘,对你有什么好处。阿粗问。

    没好处。阿明回答的很干脆。

    那……阿粗等待着阿明的进一步解说。

    我立下的军立状是一周之内收集百分之七十的流通筹码。为了达到目的,我是不会管盈亏的。阿明回答。

    哦,原来这样。阿粗恍然醒悟,阿明故意引发大抛盘,那他在低位就更容易收集筹码。

    现在收集成功未?

    快了,就看明后两天了。阿明被他问得有些不耐烦了,我叫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明哥,我这些天一直按你吩咐去跟踪观察王希一家,王希的女儿周倩在贵族学校读小学,绝大多数由管家接送……阿粗向阿明汇报着。

    好的,你继续跟踪着,主要跟踪她的女儿。阿明说。

    好的。阿粗说,这时厨房传出一股烧焦的味道,不好,我的菜。阿粗冲进了厨房。

    ……

    快要开晚饭的时候。

    老李在自家的沙发上,闷坐着。

    对于阿明的这种抛盘方法,他是不认同的。

    只不过现在因为陈天豪全部授权阿明操作,他也是无力阻档,所以他觉得很郁闷。

    他甚至对陈天豪也有些意见,我跟了你三十多年,竟然不及阿明一个月。

    恰在这时,老婆端了一盘菜走出来。

    怎么了,像根木头似的。老婆看到他的样子,就数落他。

    老李看了她一眼,无言以对。

    怎么了?又被陈天豪欺负啦。老婆继续数落着。

    老李感到一阵心烦:别整天说这些,我心烦。

    听到老李这样说,她立马反驳着:你今天又是哪儿不对劲儿啦?我跟你说,你别把工作上的不愉快的事带回家里来……

    没等老婆把话说完,老李已站起身来,走进卧室,砰地关上门。

    你这没出息的家伙,说你两句还有意见。老婆喋喋不休。

    老李坐在床上,想想愈发觉得来气,抓起一个枕头往墙上扔去。

    老李同老婆结婚来一直没育有子女。

    老李上班的时候,几乎就是老婆一个人在家里。

    所以夫妻两人一见面基本都是吵吵闹闹地。

    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了,老婆走进来,突然换了一句温柔地口吻说道:老公,吃饭了!

    老李对着老婆歉意地笑了笑,说:老婆,对不起,今天心情不好。

    嗯,先吃饭。

    ……

    阿妮逛着夜街。

    她穿了一件牛仔的中短裙,一双白皙的美腿完全的呈现在路人的眼前。

    她的身边,站着另外一位身材火爆的女人。

    张岚穿的也太过清凉了,一件露出大半个**的衬衫,**还若隐若现。

    下身是件勉强包裹住小屁股的裙子,一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

    两在美女走在街上,不知引来多少异性的目光。

    妮姐,你看我像不像模特。张岚媚笑着。

    小岚,今晚最漂亮就是你啦。阿妮嘻笑着。

    你也不差。张岚挽住了阿妮的手臂,小声问:在张昆的部门,还适应不?

    没什么适不适应的,就如同平时那样干活。阿妮说。

    那张昆,有没有对你……张岚故意摸了一下阿妮的翘臀。

    对我什么呀?阿妮急了,小岚,你别乱说。

    张岚笑了笑,她安排阿妮在张昆办公室,是有目的的。

    张岚知道吴健鸣对阿妮的爱意,张岚也了解张昆的喜好。

    倘若吴健鸣、张昆都对阿妮产生兴趣的话,那这一出戏就好看了。

    ……

    吴健鸣深夜回到家中,疲惫地坐在了沙发上。

    女儿吴伊娜从房间里跑出来,跳上沙发,说:嗲d,这周日就是我的生日了,我的生日晚会准备好未?

    嗲d已经吩咐工人去帮你筹备的啦,准备邀请什么人来?吴健鸣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吴伊娜皮肤非常的白,在露露的打扮下,有点像个洋妞。

    我们班上的很多同学都请来了。吴伊娜说,还有那个周倩也来,本来我都不想邀请她的,如果不是妈咪要求的话。

    你为什么不想邀请她呀?吴健鸣奇怪地问。

    她的成绩总是比我好,有些同学还说她比我漂亮。吴伊娜嘟起了小嘴。

    呵呵……吴健鸣笑了出来,小孩子这么小就学会争宠了。

    吴伊娜不满地翘起嘴巴,说:嗲d,你在笑我吗?

    嗲d不笑你。吴健鸣用手刮了刮女儿的小鼻子,问:妈咪呢?

    妈咪,刚才回来了一下,现在又出去了。吴伊娜说。

    哦。吴健鸣无奈地应了一句,这样的老婆自己是管不了的了,他对老婆愈发不满起来。

    ……

    也是深夜。

    张岚从浴室出来后,就站在试衣镜前,试着衣服。

    光头张靠在床头,看着老婆婀娜多姿的身姿,再也把持不住了,站起来,从身后就抱住了她。

    死鬼,总是这么色。张岚皱着眉头,羞涩地闭上眼睛。

    哪有男人不色的。光头张立马就将张岚抱上了床上。

    他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脱掉她的衣服,再去解她的内裤,张岚很配合地翻身、抬臀和伸腿。

    一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被脱掉,白色的乳罩被他熟练地解开,一条红色的内裤从也她两腿间滑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