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9. 我是好人

住家野狼2016-9-21 0:48:32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19节 我是好人

    你一个人住吗?周冲看着这豪宅不禁充满了疑惑。

    文文嫣然媚笑了一下,说:老公今天出差了,儿子由管家带着,我平时也不住在这里的。

    莫非是一个寂寞少妇?周冲不禁怦然心动。

    我今天泡茶给你喝,下次你也要泡点东西给我尝尝。文文眨了眨眼睛。

    一定,一定,下次我泡咖啡给你尝尝。周冲笑了笑,然后呆呆地看着她。

    你这样看我干嘛?文文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你真美。周冲说。

    文文的脸红红的,异性的赞美让她有些高兴。

    周冲忽然站了起来,头就想往文文方向靠过去。

    文文身体反射性地就往后面躲开。

    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吻我吧!文文有些急了,我是当你是朋友才带你回来的。

    文文只是整天呆在别墅里,想找个人聊聊天而已。

    周冲很是尴尬。他还以为她寂寞难耐了。

    对不起,我一下子想起自己的妻子了。谢谢你当我是朋友。周冲惭愧地说,他想到自己的老婆离他而去,想到嫂子刻意躲避他。

    还有自从离婚后,公司也有不少传闻,传闻他有不良嗜好,老婆才同他离婚的。

    许多女同事也都故意疏远他。

    哦,你的妻子呢?文文问。

    她出国了。周冲说了谎。

    你们有孩子吗?文文问。

    有个女儿,也跟她妈妈在一起。

    一聊到孩子,文文立马显得特别兴奋,也聊起了自己的儿子加文来。

    尴尬慢慢消失,两人聊得很投机,一直聊了很久。

    你明天有没有空呢?周冲问。

    也有空的,怎么?文文问。

    我今天还有些事要做,先走了,明天有空就到我家里,我给你泡咖啡喝。周冲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

    好呀,那明天见。文文友好地笑了笑。

    周冲给文文留下了一个地址,然后转身离开了别墅。

    文文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了些茫然,她又想起了刚才他想吻她的那一幕。

    怎么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想到的都是做那个?

    我以前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文文突然又想起了今天饮早茶时遇到的那个奇怪男人(杨伟)。

    难道是自己的美貌吸引到这些男人了?

    周冲回家后,看着屋里紊乱的一切,他立马大搞了一次清洁。

    要是被文文看到他的家是这个样子,怎么行呢?

    第二天,傍晚,天有些阴沉,文文按照周冲给的地址来到了周冲家里。

    文文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圆领口上面露出纤细的美脖子。

    那遮半掩映的领口下,裸露出些胸部的秘密。

    那有如羊脂玉般细腻的肌肤,辉映着她泛起红晕的脸颊,显得有些妖艳、动情!

    周冲又一起看呆了。

    文文走在周冲家的花园里,看得出周冲家的院子的花园已经很久没有修理过了,杂草都丛生了。

    没有女人的家庭都是这样,文文笑了笑。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是阴沉沉的,没料到这个时候突然就下起了雨来了。

    她躲避不及,还是被雨淋湿了她的身上的裙子。

    快进来避雨。周冲呼喊着。

    文文走进屋里时,修长的头发同那粉色的裙子还是湿了。

    你等着。周冲在房间里找出了一件睡衣,那是以前王希留下的。

    不介意就先换上吧。周冲说。

    这!她羞得脸通红,不过还是接过睡衣,便把浴室门关上。

    她顺便洗了一个澡。

    浴室里她隐约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他一个人在发笑吗?真是一个特别的男人。

    他是在笑我,一进屋就进他家的浴室吧!她想到这,也笑了笑。

    她穿好睡衣,把头发梳理整齐,走出浴室。

    把衣服给我吧,我家里有暖炉,可以把你的湿衣服烘干。他见她出来了,便招呼她。

    那谢谢你了。文文递过了自己换下的裙子。

    周冲拿着裙子走进一间杂物房,打开暖炉,帮她烘衣服。

    他出来后,看她还站着,便说:过来坐呀,尝尝我亲自泡的黑咖啡。

    在她在浴室换洗的时候,他已经泡好了咖啡。

    谢谢。她在沙发上坐下,拿起精致的咖啡杯子,品尝了一口,浓香,略带苦味,很刺激神经。

    他问:好喝吗?

    她点头说:好喝,非常香浓,比一般咖啡好喝多了。

    周冲开怀地笑了。

    屋外下着雨。

    看着眼前的美人,周冲原始的冲动又有了。

    他不由得偷瞄了坐在面前的文文。

    那半透明真丝睡衣里裹着的美白酮体,若隐若现的,撩拨着他的**。

    要是换作以前,他早就扑上去了。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周冲问。

    好人一个咯。她抿嘴一笑。

    看上去,她显得那么单纯,完全把他当成了好人。

    我是好人吗?周冲都迷惑了,以前自己劣质斑斑,背叛老婆,与张岚、秘书偷情,**嫂子,公交车猥琐女人……

    而她却认为自己是好人。

    真是怪事了,她的认可,反显让他觉得在她面前,自己真是好人了,他的潜意识甚至在努力地维持着这一形象。

    文文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她突然觉得颈部酸累,有意识地转了转脖子,并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位置。

    这一动作,一下子让周冲想起了王希,以前王希颈肩酸累的时候,都是他替她揉按的。

    颈酸痛了?周冲问。

    嗯。

    要我帮你揉按一下吗?周冲不禁说,话一出口,他立马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你会?文文有些吃惊。

    以前我常常给妻子揉按的。

    那要尝试一下你的手势啦。文文笑了笑,她可是完全信任了他。

    周冲的客厅里摆放着一套高级进口音响设备。

    周冲先用遥控开机,音响里马上播放出一曲曼妙的抒情轻音乐。

    文文笑了笑,觉得这个男人挺有情调。

    周冲走到文文的身后,双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肩上。

    以前为了讨好王希,周冲还是专门练过手法的。

    他的力度轻重合适。

    文文很满意地闭上了眼。

    现在难受的可是周冲了,他脸涨得绯红,她的睡衣,仿佛变成了一层薄如蝉翼真丝纱……

    他甚至想到了她丰满凸起胸部及臀部了。

    从上而下,他几乎看清楚了她胸脯里藏着的两个白嫩的**,那样饱满地将睡衣隆了起来。

    他甚至想像到那乳晕是浅红色的,上面点缀着樱桃红的**。

    他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我是好人,我是好人!

    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冲动,他努力拒绝面前的诱惑。

    按摩了约二十分钟,文文挣开眼睛,说:行啦,冲哥,谢谢你,你也累了。

    哦。周冲轻不情愿的离开她的肩膀,回到了她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两人又开始闲聊起来。

    文文是整天呆在家里,没有人聊天的感觉。

    周冲是长期孤独一人,也很久没同女人聊过天了。

    所以这两人话题不断,又聊了许久。

    外面天都黑了,文文看了看时间,说:我要回去了,帮我看看我的裙子干了没有。

    这时外面雨也停了。

    周冲把裙子拿出来,早就干了。

    文文进浴室换上了自己的裙子,然后离开了周冲的别墅。

    这一晚,周冲睡意全无。

    他觉得小腹下有着一那团躁动的欲火。

    他失眠了,脑子里不断出现性幻想,而幻想的对象就是文文。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最后上厕所里,一手拿起纸巾,抓住了自己的下体,一手拿着文文刚才穿过的睡衣,他开始幻想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