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4. 怨妇

住家野狼2016-9-21 0:46:25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14节 怨妇

    老头子究竟想做什么?

    吴健鸣始终想不明白。

    他拿着桌面上的一支铅笔,拧转着,没料到就将铅笔给拧断了。

    ……

    今天是阿妮回鼎盛报道的日子。

    张岚先去人事科打声招呼。

    人事科经理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姓刘,稀疏的头发,圆形的脸部,戴着一双圆形的镜片,样子有些滑稽。

    一看是艳丽性感的张岚,立马就来了精神。

    张小姐,你好。刘经理主动伸出了手。

    你好。张岚媚笑一下,也伸出了自己的娇手。

    刘经理握在手中,柔软无骨,他都差点不舍得放手了。

    刘经理,我想了解一下新招聘人员的工作安排。张岚媚电了刘经理一下。

    刘经理被电得浑身颤抖了一下,他从桌子上翻阅出了一份职位安排。

    张岚接过来一看,董事长办公室需要一名秘书,吴健鸣办公室需要一名秘书……

    董事长办公室不就是张昆办公室!张岚突然诡异地笑了一下。

    刘经理,有个姐妹想请你照顾一下。张岚柔情地看着刘经理。

    张小姐,好说,好说,哪个姐妹呢?刘经理色迷迷看着张岚。

    张岚从招聘人员的简历中,拿出了陈兰妮的那份简历。

    这个把她安排在张董的办公室吧。张岚媚笑着,麻烦你了。

    这……刘经理对陈兰妮有些印象,他面露难色,说:前两天吴经理来过,也提到过她,吴经理可能希望她去他办公室的……

    这个,我会跟吴经理解释的了。张岚靠近刘经理,在他耳朵小声说:其实是张董的意思。

    哦,明白,明白。刘经理同意了,因为张岚同张董关系密切,这在鼎盛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吴健鸣满是欢喜地等待着阿妮的到来。

    突然张岚走了进来。

    小岚,阿妮什么时候来?吴健鸣兴奋地问。

    张岚看了他一眼,问: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咖啡吧。

    张岚给吴健鸣沏好一杯浓咖啡,放在他面前,说:阿鸣,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什么?吴健鸣问。

    先告诉你好消息吧。

    快说啦,老是吊人胃口?吴健鸣催她。

    阿妮来鼎盛上班啦。

    坏消息呢?

    她被安排到张昆办公室了。

    啊!吴健鸣跳了起来,怎么这样?

    别激动,老头子的意思。张岚说。

    吴健鸣强装冷静地坐了下来。

    张岚走出吴健鸣办公室。

    门一关上,吴健鸣的脸色变得有些黯然。

    他的心里很不平衡,甚至可以说是妒火在燃烧。

    好端端一个美女秘书,怎么就去了张昆办公室。

    吴健鸣越想越不是滋味,他仿佛已经看见了张昆那张**的老脸,正盯着阿妮上下打量……

    下午下班,吴健鸣接到了露露的电话,露露这两天出差到上海了。

    老公,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露露问。

    什么日子?吴健鸣歪着头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

    岂有此理,你的脑袋是装什么的?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记得了。露露电话中发起飙来。

    吴健鸣真是懵了,结婚纪念日?露露生日?好像都不是呀。

    今天是我妈咪生日,你记得去同她庆祝一下。露露提醒他。

    哦,那好,我带娜娜去同她庆祝。吴健鸣说。

    还算你。露露挂了电话。

    赵姨生日,应该怎么给她庆祝呢?

    吴健鸣现在有些害怕见赵姨了。

    每次她都像头喂不饱的豺狼,他都害怕了。

    反正今晚带着娜娜过去就没错了。

    办公室电话响了。

    阿鸣,今天把娜娜接来我家里玩。电话中传出张昆的声音。

    张董,我今天约了朋友商谈业务,这样吧,我让管家把娜娜带到你那里。吴健鸣说。

    那就这样吧。张昆说完就挂了电话。

    吴健鸣很是奇怪,张昆难道不知道赵姨生日?还是故意接走娜娜,不让人陪赵姨过生日?

    赵姨一个人郁闷地在别墅中呆了一天。

    自已生日,她备感孤单,她内心里不免失落。

    她给自己研磨了浓浓的咖啡,坐卧不宁,一直等候在客厅。

    她把手机放在茶几上,铃声调到最大声,只要手机一响,她马上就能接听到消息。

    可是好漫长的等待!也没见一个电话响起。

    她掏出了一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仰躺在坐椅上,一副很高贵却又很落寂的模样。

    铃铃铃手机终于响起。

    女人露露打来的。

    妈咪,生日快乐。露露电话中嬉笑着。

    还是女儿乖。

    妈咪,我还在上海,今晚我让健鸣同娜娜陪你过生日。露露说。

    哈,还是女儿最有妈咪的心。赵姨很高兴。

    吴健鸣手机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阿鸣。对方的声音很娇柔,但吴健鸣马上听出来了,这是赵姨的声音。

    怎么换号码?吴健鸣问。

    我故意用管家的号码打的,看你能不能听出我的声音。赵姨娇柔地说。

    当然能啦。

    听露露你晚上过来陪我是吗?赵姨很温情地问。

    嗯,我晚上过去你那。吴健鸣有些惶恐,怀着忐忑的心情答应了,张董,今晚出席不?

    他那个没心肝的,这几年都没陪我过过生日了。赵姨很幽怨地说。

    七点钟。

    吴健鸣买了一盒首饰,里面是一只金镯子,作为生日礼物带了过来。

    赵姨早已亲自备好了一桌丰盛晚餐。

    竟然是平时吴健鸣喜欢吃的名贵海鲜,并特意摆了一瓶十年陈的茅台酒。

    她今晚似乎要试试吴健鸣的酒量,来个一醉方休。

    赵姨放了一曲轻松优雅的小夜曲,很抒情的小夜曲,烘托晚餐的氛围。

    吴健鸣望着眼前的美酒佳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姨含情脉脉笑了笑,说:阿鸣,别待着哪里呀,你把那瓶茅台酒打开。我们今晚要好好喝几杯。

    吴健鸣拿起茅台酒瓶,毫不费力地打开了酒瓶盖子,一开启瓶盖,一股浓郁的酱香芬芳,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