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5.婚纱照

住家野狼2016-9-21 0:42:37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5节婚纱照

    张董,我们要怎么做?吴健鸣问。

    阿鸣,你去教训一下冷海城。张昆板着脸说。

    那阿明呢?吴健鸣问。

    这个我会处理。张昆挥了挥手。

    吴健鸣也退了出去。

    露露看着张昆,也没有出声,等待他发话。

    露露呀,你不问我怎么处置阿明吗?张昆从坐椅上站了起来,问她。

    张董,你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了。露露说。

    嗯,露露呀,成大事一定要沉得住气。张昆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愤怒,反倒显得十分的悠然自得。

    ……

    冷海城自收到光头张在酒吧被打的事后,立马就显得有些紧张。

    因为行凶者是打着他的名号去的。

    可事实上他并没有叫人去教训光头张。

    他首先想到的是阿明,他立马给阿明拨了电话,可是电话关机了。

    妈的,被阿明摆上台了。

    他有些忐忑不安。

    下年,他驾着宝马车刚要开离金融大厦的时候,看着吴健鸣在路边向他挥着手,便立马停了车,从车上走了下来。

    冷海城认得吴健鸣,他正想趁这个时机向张昆解释一下。

    健鸣呀,光头张被打的事,跟我无关的。冷海城解释道。

    呵呵,冷总,别紧张,我是刚好路过的。吴健鸣笑了笑。

    我是真得跟这事没有关系。冷海城有些急了,他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就在这时,忽然一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迎面飞速驶来,司机也好像慌了手脚,急踩刹车,大货车刹车失灵,发疯似地朝路边的宝马车撞了过来。

    膨地一声巨响,宝马车被撞了几米开外。

    车身严重变形了。

    冷海城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他还在车上的话,那……

    金融大厦的保安们立马冲了出来。

    冷总,没事吧?领头的保安着急地问。

    喂,怎么开车的。另外几个保安冲上去控制了司机。

    冷海城已是脸部发青,直直地看着吴健鸣。

    都不知现在的人是怎么开车的。吴健鸣摇了摇头,接着说:冷总,我先走了。

    不一会,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几名交警从车上跳下来,来到肇事现场,拍照,探测现场,令司机拿出驾驶证、行驶证和身份证之类的证件,逐一盘问肇事的经过。

    交警给出的答案是刹车失灵了,司机驾驶不当,要赔偿被损车主的维修费用……

    晚上冷海城给杨伟打了电话。

    阿伟,我先出国休息一段时间,同舟集团的事,你先全权负责。冷海城说。

    好的,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先。事非突然,杨伟也不好挽留他。

    ……

    第二天。

    医院病房里,医生正向佳佳询问情况。

    头发蓬乱的佳佳身体僵直地坐在窗户前,双眸茫然地注视着窗外,她的脸被夕阳涂得通红。

    医生说话的语气很平,不带任何色彩:陈小姐,你今天的感觉如何呢?

    佳佳还没回过神来。

    医生大声地问了一句:陈小姐,你能告诉我,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佳佳回过脸来,微笑了一下,说:我今天很好。

    医生温和地笑了一下,说:现在情况稳定,你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佳佳微笑着,笑容很迷人。

    记得吃药喔。医生说。

    佳佳被管家接回了家中。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地照在佳佳的身上。

    夫人,吃药了。管家走了进来,给她倒了杯水。

    佳佳靠坐在床头,从管家手上接过温水。

    小嘉嘉呢?佳佳问,还是有些焦虑情绪。

    夫人,你又忘记了?小嘉嘉在学校上学,不用担心,放学后,你妈妈会接他回来的。管家说。

    那,那阿伟呢?佳佳又问。

    老爷在公司,他会照顾自己的了。管家安慰着她,把药片递到了她面前。

    哦佳佳接过药片,和着温水吞了下去。

    管家,你说,你说阿伟会不会嫌弃我同小嘉嘉?因为我常常犯病。佳佳又问。

    夫人,怎么会呢?别乱想啦。好好休息。管家说。

    嗯佳佳躺在了床上,管家替她盖上了一张薄薄的空调被子,然后走了出去。

    佳佳正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露露又打来电话了。

    佳佳,好些没有?露露电话里很关心地问。

    好些了。佳佳说。

    以后有空就多出去走走,不要整天呆在家里,有空就多去杨伟公司逛逛,不要让他有机会去沟女。露露笑着说。

    呵呵,知道啦。

    挂了电话后,佳佳觉得露露说得还真是有道理。

    ……

    王希的别墅里。

    王希正在头痛地看着厚厚的数据表。

    她自从接手了鬼手的资产后,就没好好休息过。

    在鬼手团队里,王希的威信远没有阿明高的。

    不过既然王希现在是话事人了,手下的人除了私底下表示不满后,暂时也没有人站出来公开反对。

    王希要处理的事实在很多。

    妈咪,怎么我们不跟爸爸一起住呢?小倩儿突然走了进来。

    因为你爸爸很多工作要忙。王希停下手中的活,对小倩儿说。

    妈咪,你骗人。爸爸是很想跟我们一起住的。小倩儿嘟起嘴,一副想哭的样子。

    这下真是难为王希了,她就算跟小倩儿讲,他们已经离婚了,小倩儿也不懂离婚是什么。

    ……

    晚上王希回到了周冲住的别墅。

    别墅里没有灯光。

    她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开了门。

    屋里漆黑一片,没有人。

    她进屋打开电灯。屋里脏兮兮的,很多灰尘,东西摆得乱七八遭,好久无人收拾。

    面对着这个曾经的家,她还是感慨良多。

    她走进了他的卧室。

    床脚散乱地扔着几只穿过的袜子。

    她捏着鼻子,打开窗户。

    她环视了一下房间,目光落在墙壁上的那张婚纱照片上,那是她和周冲的合影。

    她看着他们的结婚照片,不禁陷入了回忆,

    良久她的目光又下移到了床头的柜子上,桌面上摆着小倩儿的照片,相片中倩儿正开心的笑着,笑容灿烂。

    她又是一阵沉思。

    咣当一声门响,打断了王希的回忆,王希回过头,喝醉的周冲东倒西歪地走进来。

    王希的脸色变得很些难看。

    她最看不起那些自暴自弃,不思上进的男人。

    老婆?周冲目光懵懂地看着她,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以为自己在做梦。

    王希瞪着他,最后拿起提包就往外走。

    你好好休息,我只是路过顺便看看。

    这时周冲才清醒少许,伸手想去抓她,没抓住。

    王希不理他,闷着头继续往外走。

    不一会就走出大门了。

    周冲大喊了一声:老婆,别走。

    王希也没回头,径直上了车。

    周冲跪坐在了地面上,眼泪控制不住地奔涌而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