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4.文文失忆了

住家野狼2016-9-21 0:42:12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4节文文失忆了

    突然房门被踢开。

    光头张一看,门外已经闯进了十几个手拿钢管的男青年。

    你们要做什么?光头张十分紧张。

    这些男青年也不多说,拿起钢管就往光头张、刀疤脸那几个人身上打,那几个小姐被吓得惊慌大叫。

    你妈的,有种报上名来。光头张被打得扒在地面上,他嘴角流血,骂着。

    我告诉你,现在阿明跟冷海城混了,以后你们再敢动阿明,下场就同今天一样。一个带头的青年狠狠地说。

    然后一群人离开了包房。

    张哥,有没有事?刀疤脸挣扎地爬了起来,要去扶光头张。

    阿明,我跟你没完。光头张痛苦地撕喊。

    ……

    翌日清晨,骄阳挂在东边,把同舟集团总部大厦照得红光熠熠。

    阿妮走出电梯,顺着走廊来到了办公室。

    杨伟还没有回来,她简单收拾一下,然后从柜子里取出一小筒茶叶,然后她亲自动手,沏了一杯茶水。

    这是她习惯的工作,等杨伟回来,她就会为他沏一壶茶。

    水开的时候,杨伟回来了。

    阿妮,你可真早呀。杨伟笑了一下,这么美丽又勤奋的员工哪里找呀。

    阿妮轻轻一笑,她把沏好的茶端到了杨杨的办公桌右上角处。

    杨总,我出去工作了。阿妮说完就退了出去。

    杨伟端起茶,闻了闻,很香,轻轻饮了一小口,很满意。

    他把茶杯放下,然后就开始工作了。

    这时陈天豪打来电话,阿伟,现在佳佳情况怎么样?

    这两天稳定了。杨伟说。

    那就好,对了,听说冷海城为了阿明派人去打了光头张。陈天豪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也只是刚刚听闻。杨伟说。

    呵呵,真有他的,冷海城。陈天豪挂了电话。

    ……

    老曾的豪宅中。

    屋内摆设,奢华至极!

    宽敞的客厅,端庄典雅的法国宫廷吊灯,落地墙面的大屏幕电视,高级西门子音响设备,名贵的波斯地毯,三层绸质的落地窗幔,苏式的真丝纱窗帘……

    老曾正抱着儿子gvin加文在玻璃水族箱前。

    gvin三岁大,皮肤很白,脸蛋圆圆的,头发略有卷曲,水灵灵的双眼盯着水族箱中游动的鱼儿。

    色彩斑斓的水底世界。

    十几条七彩的金鱼在水族箱里怡然自得地游来游去。

    加文,喜不喜欢呀。老曾逗着小加文。

    他往水箱里不停扔着食料,鱼儿争先恐后地抢着鱼料。

    这时艳丽的文文从浴室里沐浴出来。

    她穿着奶白色的真丝睡袍,华贵温馨。

    奶白颜色的睡袍菲薄,隐约可见睡袍里裹住的丰满酮体。

    她的头发半干半湿着,卷曲得嫣然魅惑。

    脖子上戴着镶嵌着拇指大祖母绿的宝石项链,衬托着她的华美和富贵。

    文文看了一眼父子俩,又走进卧室,换上了一套微微泛着藕绿边的裙装。

    看着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老曾把加文放了下来。

    小家伙立马兴奋地在地毯爬来爬去。

    文文坐在沙发上,柔情地看着儿子,眼里充满了母爱。

    老曾走到文文身后,替她轻轻揉捏着肩颈。

    她的脖颈细长。

    胸脯鼓得满满的。

    她前倾的身体,胸襟衣裙已经张罗开。

    他稍稍低头,便看见她胸前让人迷离的春色。

    他正是按耐不住的时候,客厅中的电话铃响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管家走去接了电话。

    老爷,电话,陈天豪先生打来的。管家说。

    哦老曾极不情愿地松开了放在她双肩上的手,来到了电话机前,说:老陈,什么事呀?

    老曾呀,出来喝咖啡。电话那边的陈天豪似乎心情不错。

    那好,稍等着。老曾挂了电话,对文文说:文文,我出去一会,陈天豪约我见面。

    哦,陈天豪是谁?文文一副疑惑的神情,根本记不起来陈天豪是谁。

    一个朋友。老曾对正在收拾东西的管家说:管家,照顾好夫人,看紧少爷。

    好的。管家应了一声。

    老曾走后,文文对管家说:管家,我很多东西都记不起来了。陈天豪我认识吗?

    夫人,不用着急,慢慢会想起来的,陈天豪是老爷生意上的朋友。他有个女儿叫佳佳,女婿叫杨伟……管家向文文解释着。

    佳佳?杨伟?文文抱着自己的头,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四年前,文文从美国转机回来的时候,途经韩国,飞机在下降的时候,发生意外,死了几个乘客,而就在那次空难中,她受伤失忆了……

    当她在医院病房醒过来时,看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老曾。

    老曾告诉她,他是她的未婚夫……

    陈天豪和老曾坐在一家大酒店的咖啡厅里喝着咖啡。

    这间咖啡厅分上下两层,开阔的共享空间里,回荡着行云流水般的琴声。

    阿明同张昆算是彻底闹翻了喔。陈天豪说。

    张昆的苦日子到了。老曾也笑了起来。

    如果我们把阿明招进来的话,张昆岂不是暴跳如雷。陈天豪说。

    真的想接收他吗?我有些怕……怕阿明是条养不熟的狗。老曾说。

    阿明掌握太多张昆的商业机密,如果把他招进来,这一仗张昆就输定了。陈天豪很有信心。

    这的确是个机会,只是……只是什么,老曾也说不出来了。

    陈天豪淡然一笑:老曾,我们再赌一次吧,重用阿明,把张昆打垮了。

    老曾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了。

    跟张昆斗了这么多年,还是未能打败他,但这一次,对于恒丰来说,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

    张昆的办公室里。

    光头张脸上贴了几块止血贴,样子很搞笑。

    露露、吴健鸣也在张昆办公室里,夫妻二人,看着光头张的样子,很想笑,但都忍住了。

    舅舅,我要砍死阿明,砍死冷海城!光头张很是委屈。

    光头,你先好好养伤,不要轻举妄动,这事我会处理了。张昆满脸严肃地说。

    我,我……光头张还想说什么,看到张昆那张脸,就不出声了,他退了出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