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蛇蝎美人

住家野狼2016-9-21 0:41:47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邻家女孩

    第3节蛇蝎美人

    杨伟第二天上午回到家里的时候,才知道佳佳的病又犯了,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你是坏爸爸。昨晚过了十点也不回来。小嘉嘉指着杨伟生气地说。

    嘉嘉我……面对着自己的儿子,杨伟突然不知说什么了。

    ……

    红色的法拉利车驶入医院大门,在住院部大楼前戛然停下。

    露露从车上下来,穿过住院部大楼的走廊,向病区花园走去。

    医院花园里,一些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在散步,也有一些病人和家人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说话。

    还有一些病人围着石桌打扑克。

    几个医护人员穿行在病人中间,照料着那些行动不便和神志不清的病人。

    露露远远地看见佳佳坐在轮椅上,由管家推着在花园里慢慢地走着。

    露露迈着步子向他们走了过去。

    轮椅上的佳佳很安静,似乎谁也不认识。

    她的疾病并没有减损她的美丽,只是让人对她多了几分痛惜。

    露露问管家:她怎么样了?

    管家答道:最近病情时好时坏,医生给她服用了一些镇静的药。吃药后,她一直都很安静,不愿意跟人说话,有时候好像认不出谁是谁,有时候又会清醒一点。

    露露走到佳佳的轮椅前,蹲下身子,注视着她的眼睛。

    露露,你来了。佳佳也看着她,眼睛里露出有些迷茫的神色,飘移不定。

    佳佳,好好养病,不要想太多。杨伟对你很好的。露露说。

    佳佳闭着嘴,也不说什么。

    管家推着佳佳在病区花园的草坪上走着,露露跟在后面,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

    离开医院,露露又开车去了李医生的心理诊室。

    李医生也是一个海归人士。

    强烈的阳光穿过窗户照进李医生的办公室。

    露露坐在一个戴眼镜的李医生的对面。

    医生翻开佳佳的病历,看了看露露,又看了看左右,尽管诊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然后说:张总呀,她连续吃了几年的抗抑药,现在已经是产生依赖的了,我怕再这样下次,会出大问题的,要不,要不,我……

    李医生,你还给她加大了用量,这事查出来,你是脱了不关系的。露露媚笑着。

    是呀,是呀,我就怕。李医生有些担心。

    你有外国护照的,你出国休假一段时间嘛,这个当是路费。露露从提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人民币。

    李医生赶紧将钱放百抽屉里。

    好了。我走了。露露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李医生望着她艳丽的背影,心里骂了一句:真是蛇蝎美人。

    这几年来,他依据露露指示,加大了佳佳的药量,而且让佳佳长期服用,本来几年前佳佳病情稳定时,药物就可停用的了。

    现在佳佳已经对药物产生的依赖性。

    ……

    杨伟在医院里,同佳佳的主治医师交谈着。

    医生问杨伟:病人是不是经常自己服用抗抑药。

    嗯,是的。杨伟答。

    她应该服药不规犯,已经有依赖性了。医生说。

    哦,那要注意些什么?

    病人情况不太稳定,一定要多休息,避免受到强烈的刺激。医生叮嘱着。

    是,是。杨伟应着。

    ……

    一家酒吧里,大白天的,烟雾弥漫,人声嘈杂。

    阿明同阿粗两人坐在吧台前的高凳上喝着啤酒。

    阿粗的酒显然有些多了,他扯着嗓子对阿明嚷道:明哥,我想不明白,你为何要去投靠冷海城呢?论实力投靠张昆不是更好吗?

    阿明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悠然着喝着啤酒。

    从酒吧出来。

    外面阳光高照,车流成河。

    阿粗又驾驶着白色奔驰车行驶在宽阔的长街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阿明看着车窗外如潮水般涌过的车流,片刻,他转过脸对阿粗说:你喝了酒,要小心驾驶,被捉到就是醉驾了。

    阿粗一边开车,一边道:他娘的,再喝十瓶,我也没有事。

    阿明笑了笑,不再理他。

    明哥,我们干嘛要跟冷海城合作?阿粗又问了。

    你就当是我故意引起他们之间的争斗吧。阿明随口说。

    哦。阿粗也没听明白,他就纳闷了,引起他们争斗,对咱们有什么好处呢?

    黄昏。

    同舟集团总部办公大厦的玻璃幕墙,在夕阳的照耀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透过宽敞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杨伟正坐在办公室里签阅文件。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阿妮的声音:杨总,有你的电话!

    杨伟拿起话筒,电话里传来陈天豪的声音:阿伟呀,周五带佳佳、小嘉嘉回来吃饭,记得喔。

    记得,记得。杨伟笑了笑,岳父的交待怎么能忘记呢。

    杨伟刚放下电话,对讲机里又传来阿妮的声音:杨总,冷总来了!

    话音未落,冷海城已经推门进来。

    冷海城突然来访,一定是有事商议的。

    怎么,冷总?杨伟看着他,笑着问,表情这么严严肃的?

    冷海城则沉着脸没有答话,顾自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杨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近冷总说:遇到什么事了?

    冷总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高级香烟,点着一支烟,吸了一口之后,说:我昨天碰到阿明了,他找我谈判。

    阿明?杨伟怔了一下,在他心目中,阿明就是恶棍一个。

    他想来投靠我,共同对付张昆。冷海城说。

    你答应他的话,就等于是直接向张昆宣战了。杨伟说。

    是的,所以我没有给他答复。冷海城停顿了一下说,不过,这也是一个对付张昆的好方法。

    你不是一直保持中立的吗?怎么也想对付张昆?杨伟有些不解。

    冷海城笑了笑,没有回答,在金融界,没有人不认识冷海城,但论整体的经济实力,张氏家族始终风光无限。

    你来找我,跟我说这些,莫非你已经打算接收阿明了?杨伟看着他,有些惊讶。

    冷海城同杨伟现在是亲密的生意伙伴,如果冷海城真的接收了阿明,就等于同舟集团直接同张昆开战了。

    要是多年前,杨伟从不忌讳对战张昆。

    因为当年,他一直认为是张昆害死了小洁,抢走了杨捷(童童)。

    但后来他慢慢发现杨捷应该不是张昆抢走的,因为张昆也一直在寻找杨捷的下落。

    杨伟同佳佳结婚后,心态也改变了很多,原来时间是可以淡化仇恨的。

    还没最后决定,呵呵。冷海城笑了笑,站了起来,好啦,我走啦。

    冷海城倒不怕同张昆对抗,他怕是阿明不够忠心。

    冷海城走后,杨伟反倒有些担心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沉默了好久。

    夜晚。

    车灯成河的大街上,一辆出租车随着车流缓缓驶来。

    偶尔掠过车内的灯光,将坐在后车座上的阿明的脸照得忽明忽暗。

    阿粗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将阿明载到一家高级的酒吧前停了下来。

    后面还跟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明哥,光头张同那刀疤脸就在里面,他们就只有几个人。阿粗说。

    嗯,按计划行事,记得叫兄弟们自报家门时说是冷海城的人。阿明提醒着。

    明哥,放心,一切按你吩咐行动。阿粗正想下车,被阿明一把拉住。

    有摄象头的,你不要露面。阿明提醒着。

    阿粗重新坐好在坐椅上,拿出电话,给后面的面包车里的人,打了电话,兄弟们,干活了。

    面包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了七八个穿格子衫的男子,有几个胳膊上还带有纹身,每人手里拿着一条钢管。

    此刻,酒吧里。光头张、刀疤脸和另外两个小弟正在喝酒。

    每人身边还有一个皮肤白皙,穿着性感的美女。

    几个人都喝得有些醉意,但他们的手都不忘在美女身上游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