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40.文文身影

住家野狼2016-9-21 0:40:6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40节文文身影

    王姐把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说:我煲了点猪脑汤。

    哦管家点了点头。

    王姐看到管家满眼血丝的双眼,知道她肯定是一夜没睡好,就说:管家,你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看着。

    哦。管家收拾东西就准备离开了病房。

    王姐看了看佳佳,问:佳佳,你现在怎么样?吃过药没有?

    佳佳木讷地表情,没有出声。

    夫人,小姐,刚吃过药。管家离开前说。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王姐坐在了佳佳的床前。

    管家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唉,她摇了摇头,好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王姐从保温瓶里倒出一小碗汤,汤还是热的。

    她坐到病床边,把佳佳扶起来,舀了一勺送到她嘴边,佳佳,来,喝点妈咪煲的汤。

    佳佳盯着王姐,然后慢慢张开了口。

    ……

    高尔夫球俱乐部,绿草如茵。

    吴健鸣陪着张昆在打高尔夫球。

    张昆看了看远处的标杆,用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动作把球击了出去。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之后,落在洞穴的边缘,然后缓缓地滑进了洞里。

    爸,你的技术真全面。吴健鸣在一旁奉承道。

    呵呵。张昆难得得笑了笑。

    张董,果然宝刀未老。身后响起几下掌声,是王希同一位叔伯,两人一身球装,踏着平展起伏的草坪,朝他们走过来。

    张昆将球杆扔给站在身后的球童,然后同吴健鸣向王希他们走了过去。

    王希穿着球装,显得十分的青春靓丽。

    王希,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啦。张昆说。

    张董,你抬举我了。王希嫣然一笑,然后看着张昆身旁的吴健鸣,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挺斯文的。

    这是我的女婿,吴健鸣。张昆介绍着。

    王希同他握了握手,说:原来是露露的爱人,果然一表人才。

    王总,你过奖了。吴健鸣谦虚地说。

    这是叔伯,干爹在世时的好战友。王希向张昆介绍着身边一把年纪的叔伯。

    张昆同他握了握手。

    这位叔伯以前是跟鬼手混的。

    因为阿明拿枪恐吓光头张,叔伯收到消息,说张昆准备对阿明吓狠手了。

    所以叔伯就找来王希,让她出面跟张昆谈判的。

    王希,你来这里,不单是打高尔夫球吧。张昆问,这个场是他一早包下来的了。王希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商量的。

    张董,实不相瞒,我是为阿明的事来的。王希望了一眼身边的叔伯。

    哦。王希,你平时跟阿明不是交情很浅的吗?张昆问。

    阿明是干嗲的左右手,干嗲生前对他一直很器重。王希说。

    张昆沉默了一下,转身从吴健鸣手中接过球杆。

    张昆望了望远处的标杆,一挥手,用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动作把球击了出去。

    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之后,落在洞穴的边缘。

    这样吧,如果阿明肯过来替我工作,既往不愉快的事就一笔勾销。张昆终于开口了。

    好,那谢谢张董了。王希笑了笑。

    ……

    王希带着叔伯离开。

    王希对叔伯说:张昆已经开口了,剩下的事,就由叔伯你跟阿明商量了。

    小姐,放心,我会做的了。叔伯说。

    ……

    爸,阿明肯归顺吗?吴健鸣问。

    阿明是条恶犬,他如果跟了我们,他就可以帮我们咬外人,他如果跟了外人,我们就会被打咬。张昆看着王希他们的背影说。

    ……

    公司又加班到七点,总算忙完了。

    阿妮从坐椅上站了起来,拉起了百叶窗,窗外夜幕低垂,华灯初上,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潮涌动。

    杨伟推开了她的秘书办公室门,说:阿妮,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阿妮想了想,现在果果住在学校,回家也是一个人随便弄点吃的,就说:好吧,找个地方随便吃点。

    杨伟开车载着阿妮来到靠江边的酒店。

    两人走下车,抬级走向楼下大厅。

    上楼梯的时候,杨伟伸出了手,阿妮微笑一下,也把手伸出了,让他牵了一下,但一上到大厅,两人的手就分开了。

    大厅富丽堂皇,高大宽阔。

    大楼的顶层是一个旋转餐厅。

    两人走进了电厅里,电梯由下而上。

    欢迎光临!杨伟和阿妮在最厅层由电梯里走出来时,立马看到了几位身差旗袍的前台小姐。

    在服务小姐引导着,他们在一个靠近落地窗的餐桌前坐下。

    雪白的台布、明晃晃的银餐具和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器皿在灯光的照映下亮得耀眼。

    透过高大的弧形玻璃窗,可以看见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

    服务生送上茶谱和酒水单,杨伟先递给阿妮说:你来点吧!

    还是你点吧。阿妮笑了笑,把菜谱递回给杨伟。

    杨伟略略看了一下,点了几样菜和一瓶干红。

    请稍候。服务生说罢,躬身退下。

    杨伟饮了一口茶水,问阿妮:果果最近怎么样了?

    升上初中后,很有自己想法了,现在不怎么跟我交流了。阿妮摇了摇头。

    叛逆期是这样的啦,我当年还整天打架呢。杨伟笑了笑。

    你呢?听说佳佳病了?阿妮问。

    自从生了杨嘉后,就患上了抑郁症,病情时好时坏。杨伟叹了口气。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阿妮说。

    杨伟看了看阿妮,沉默了一会。

    怎么了?阿妮问。

    明天就是你生日了,怎么过?杨伟说。

    阿妮怔了一下,自已都差点忘记了。

    就这么过吧。阿妮随意地说,果果还在学校,也不会记得陪她过生日的。

    要不,明晚我陪你简单庆祝一下吧。杨伟说。

    看着吧。阿妮低下头,脸红了点。

    这时,服务生将酒和菜送上桌。

    服务员给两个各倒上了半杯酒,然后离开了。

    杨伟端起酒杯和阿妮轻轻碰了一下,说:预祝,生日快乐。

    谢谢。阿妮妩媚地笑了笑。

    杨伟看着阿妮,突然就怔住了。

    旋转餐厅是缓慢旋转的,刚好旋转到电梯位置时,在电梯门关闭前的几秒钟,里面一个女人的身影蓦地映入杨伟的视线,既熟悉又陌生。

    杨伟感到胸口像被某种东西猛烈地撞击了一下。

    他看到的那个女人很像一个人,文文。

    只是她手中还牵着一个3岁大的小孩。

    电梯门关上了。

    杨伟还怔怔地看着。

    阿妮诧异地看着杨伟,问道:阿伟,你怎么了?

    杨伟这才回过神来,说: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

    要不是因为同阿妮在一起,他应该就会跑过去确认一下了。

    是吗?阿妮转过头望了过去,也没看到哪个熟悉的人。

    已经坐电梯走了。杨伟说,也可能是看错人了。

    哦。阿妮回应了一下。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