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9.犯病

住家野狼2016-9-21 0:39:41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39节犯病

    放心啦,老婆。我又不是一个人跟他打。光头张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是……张岚还想说的时候,光头张已经拄着拐杖走出房间了。

    刀疤,开车过来接我,另外召集人马,今天把阿明给废了。光头张给刀疤脸打了电话。

    是,是!刀疤脸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光头张带着一帮人马气势汹汹地来到了阿明所住的小区。

    他拄着拐杖从车上下来。

    阿明就住上面五楼。刀疤脸指着面前的楼房说。

    确定人在上面吧?光头张抬起头,看了看五楼的阳台。

    应该还在上面。我昨晚派人一直守着,没见他们出来。刀疤脸说。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楼下阿粗停放的那车还在,说:张哥,你看,阿粗的那辆车还在。

    他奶奶的,阿明,我今天砍死你。光头张骂了一句。

    兄弟们,操家伙。刀疤脸喊了一声。

    这十几号人马,立即从各自的车上拿出了水管、开山刀之类的。

    刀疤脸挥挥手,他们就往楼上跑去。

    刀疤脸走到阿粗的那辆车前,啪,啪几下,水管就砸在了玻璃上。

    车子立马就发出了防盗报警声。

    阿粗昨晚一直睡在阿明的客厅中的沙发上。

    听到车子的防盗声音,立马就跳了起来,走到阳台上,一眼就看到了光头张、刀疤脸、还有几个拿刀的人在下面。

    糟了,杀来这里了!

    阿粗赶紧退回了屋子里,他正要拍阿明的房门时。

    阿明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明哥,光头张带人杀来了!阿粗有些慌张地说。

    阿明倒显得非常的平静,他走到阳台上,大大方方地往楼下看了几眼。

    光头张,怎么?又想打架呀!阿明对着楼下喊了一声,蛮不在乎地拿出烟,点燃一根。

    阿明,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光头张指着阳台骂了一句。

    开门,开门!大门传来了剧烈的撞门声,因为是大铁门,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撞进来的。

    明哥,怎么办?阿粗从厨房拿出了一把菜刀。

    阿明似笑非笑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担心。

    我搬救兵先。阿粗立马拿出手机,拨打小弟们的电话,他只是担心,救兵还没赶到,门就被撞开了。

    阿明走进屋里,拿出了一只黑色的皮箱。

    阿粗一边打电话,一边奇怪地看着他。

    只见阿明把皮箱一打开,哇,阿粗一下子怔住了,皮箱里是两把抢,一支来福枪,一把是手枪。

    光头张带领的这些人都是一帮小混混,平时欺负那些没权没势的人物还可以,遇上阿明这种半黑半白的人就不管用了。

    会使用枪吗?阿明问。

    电视上看过。阿粗说。

    阿明笑了笑,把来福枪递给他,问:敢开枪吗?

    敢!阿粗接过来福枪,激动地说。

    阿明把手枪塞进了裤兜里。

    阿明对阿粗使了眼色,说:开门行了,有这枪吓都能吓死他们了。

    阿明家的是套门,外面是铁门,里面是木门。

    阿粗一把木门拉开,立刻揣着本福枪指着门外的人就喊:不要命的来!

    我的妈呀!门外的小混混门,一看到黑乎乎的枪口,立马调头就往楼下跑了。

    叼,这么快就跑了。阿粗打开铁门,直呼过瘾。

    走,下楼去。阿明走了出来,顺手把门关上。

    光头张、刀疤脸看着小弟们从楼上跑了下来,很是疑惑。

    怎么了?砍死他们了?刀疤脸问。

    老大,他们有枪!一个小弟气喘吁吁地说。

    有枪怕个毛呀,我们人多。刀疤脸骂着。

    众小弟都聚集在了光头张同刀疤脸周围。

    阿粗同阿明很快也到了楼下。

    阿粗揣着来福枪,一副很专业的样子,那黑乎乎的枪口,真是把众小混混害到了。

    阿明双手插在裤袋上,很轻松地来到众人面前。

    光头张这边的混混都举着刀、水管之类的,但看到阿粗手中的枪,都不敢轻举妄动。

    阿明,你想怎样?光头张强作镇定。

    我阿明敢做敢当,你被撞的事,跟我无关。阿明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眼睛发作了野兽般的光芒。

    众人不敢出声。

    阿粗,我们走。阿明径直走向了一辆奔驰车,那是光头张他们开来的,光头张,你砸了我们的车,这辆车当是赔偿。

    阿明发动车子,阿粗坐了上去,奔驰车驶离了小区。

    妈的,阿明,我跟你没完。光头张骂着。

    ……

    明哥,真是过瘾。阿粗捧着来福枪,不舍得放手。

    你那枪没子弹的。阿明笑了笑。

    什么!阿粗吓了一跳,要是刚才他们当中有一两个不怕死的,他就被砍成肉饼了。

    ……

    佳佳的病又犯了。

    为了安全起见,杨伟把她送到了医院。

    夜深了。

    医院住院部大楼的走廊里静悄悄的,绝大部分病房都调暗了灯。

    佳佳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

    她脑里不停地幻想着……

    幻想着杨伟带着儿子杨嘉离开了她,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一所空大的住所里。

    ……

    不要离开我,阿伟不要离开我,儿子,不要走。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单,在床上翻来覆去。

    她不禁发出尖叫,直挺挺地坐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惊恐的表情,茫然四顾。

    病房里空无一人,一片死寂。

    啊!人在哪里?佳佳尖叫起来。

    女管家在病房相连的小厅中休息,一听到尖叫声,立马跑了进来,夫人,别怕,我在这里。

    ……

    早晨的阳光斜照在住院部大楼。

    病房里阴凉而安静,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走廊里轻捷无声地走动着,不时传来低低的人语声。

    佳佳穿着病号服侧身半倚在病床上,

    她长时间地维持着这个姿势,似乎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女管家坐在一旁的小椅子上打着瞌睡。

    王姐提着一个保温瓶走进来,脸上是一副极为疲惫的表情。

    夫人,你来了。女管家被惊醒了,立马站了起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