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6.嫁祸

住家野狼2016-9-21 0:38:25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36节嫁祸

    光头张躺在推车担架上,眼睛紧闭着,嘴上戴有氧气面罩,手上扎着吊针,左手手输血,右手输液。

    一群医务工作人员将他推进了手术室里。

    手术室门口的手术灯亮了。

    漫长的等待。

    手术室的房门打开,一名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问:谁是伤者的家属?

    我……我就是……张岚急忙上前,问:医生,我丈夫没事吧?

    医生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你丈夫被撞了,失血过多,暂时处于休克状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请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张岚央求道:医生,麻烦你救救我丈夫……

    医生面无表情地说:放心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会竭尽全力的。

    医生将一份病危通知书交到她手里,她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楚妈急忙扶住她的身体,安慰道:夫人,老爷吉人自有天相,他会挺过来的,他肯定没事,你别担心。

    光头张的父母、刀疤脸带着小弟们陆续赶到,将手术室外塞得满满的。

    张昆在几位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簇拥下也赶到了。

    到底怎么回事?张昆问。

    刀疤脸把昨晚跟阿明交恶的事说了出来。

    岂有此理,阿明这么嚣张!张昆发怒了。

    ……

    过了很长时间,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再次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张岚扑上去问:医生,我丈夫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说:手术成功,病人暂时度过了危险期……

    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

    豪华包房里,浪漫的轻音乐舒缓流畅。

    两男一女坐在餐桌旁用餐,餐桌上,摆满了美味的菜肴。

    每个人跟前,都摆放着半杯红酒。

    阿粗脸上一黑一肿的,左手搂着一个胸部坚挺饱满的美眉。

    他被打后,脸上的伤肿还未完全消去。

    女人一阵醉人的体香扑鼻,阿粗一阵心痒,精神一振,就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嗯,老板不要这样嘛。女人娇滴滴的。

    呵呵。阿粗将手从她的上衣里伸进去,抓住了她的胸部。

    小姐娇嗔道:坏蛋!

    ……

    阿明坐在阿粗的对面,似乎对这样煽情的场面见惯不惊。

    明哥,这里的小妞好正点,你不来一个?阿粗冽着嘴叫着。

    远离女色好点。阿明挤出了一个笑容,慢慢将酒杯中的红酒喝光。

    是,是,明哥说的是。阿粗对着小姐柔柔地说:乖,你先出去,晚上,我再找你。

    小姐白了他一脸,站起来,走了出去。

    阿粗不忘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小姐走后,阿粗立马给阿明倒了半怀酒,说:我收到风说,光头张被车撞进医院了,明哥,你真够兄弟。

    阿粗竖起了大拇指。

    阿明淡淡地说:光头张这事,不是我做的。

    不是?阿粗摸了摸脑袋,我明白,这事要低调,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阿明苦笑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是他对光头张下了恶手。

    明哥,如果光头张的人马敢来寻仇,我一定将他们挡下,我阿粗说到做到。阿粗拍着自己的胸膛。

    ……

    鬼手虽然死了,但他那一派的势力仍然是存在的。

    只是有些人跟了王希,有些人跟了德高望重的叔父、叔伯。

    一位叔伯找到了阿明。

    阿明,不是叔伯不照你。这事,你做的也太不应该了,怎么说,光头张也是张昆的外甥。叔伯很是为难的表情。

    光头张这事不是我干的。阿明很镇定地说。

    这样吧,你先到外边躲一段日子,这边由我出面摆平。叔伯说。

    阿明心里笑了笑,你都退休了,还能干什么?

    如果这事真要出面摆平,恐怕也只有王希出面了。

    不过,阿明也不会去求王希。

    跟着鬼手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什么风浪没见过呀。

    别说是撞光头张,就算是撞张昆,他也照样敢做。

    只是,这一次,光头张的确不是他派人撞的。

    只能说光头张的仇家太多了。

    阿明也根本不想去躲。

    要是谁把他逼急了,他就真要大开杀戒了。

    ……

    恒丰阳光别墅山庄。

    在游泳池边上,陈天豪同肥胖的老曾光头身子,分别仰躺在一张躺椅上,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煦的阳光。

    两人的躺椅中间,摆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有几根雪茄,两杯红酒。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老曾,哈哈,真没想到你还会有这一招。陈天豪伸了伸懒腰说。

    呵呵,还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曾笑了笑,他拍了拍自己肥胖的肚子。

    鬼手死后,张昆就失去了一个盟友,现在又同阿明反目,他的元气大伤咯。陈天豪笑着。

    阿明那条恶狗,我是不会放过的,谁叫他当年敢动我家文文。老曾狠狠地说。

    陈天豪拿起一根雪茄递给老曾,老曾接过放在口中,陈天豪亲自为他点着。

    对了,听说文文生了,孩子叫什么名字?陈天豪问。

    gvin老曾很自豪地说。

    英文名?中文叫什么?陈天豪问。

    gvin加文老曾笑了起来,名字是文文取的,她说要从小给他取个英文名。

    你这家伙,当年把文文送到国外,我就奇怪你怎么舍得呢?没料到,她还为你生个儿子出来了。

    呵呵,我也算是老来得子。老曾笑得很开心。

    ……

    病房里。

    光头张右腿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

    刀疤脸带着两个小弟站在病床前。

    刀疤脸头部仍戴着白色的网状头罩。

    他是来向光头张汇报情况的,现在张昆也认识光头张的事是阿明干的。

    妈的,阿明那小子,敢动我。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我操他奶奶的……光头张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陶瓷茶杯,对着会客厅里的液晶电视机扔了过去。

    嘭地一声巨响,电视机屏幕碎裂,碎片横飞。

    张哥,莫动怒,我一定把他找出来……刀疤脸狠狠地说。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