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4.交恶

住家野狼2016-9-21 0:37:34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34节交恶

    包房里装饰豪华,明亮的落地式玻璃窗,脚下踩的是软软的红色羊毛地毯,水晶吊灯发出柔和的光芒。

    一张大圆桌摆放在包房中央,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佳肴和一瓶原装法国产的白马庄红酒。

    吴健鸣已经端坐在了餐桌旁边的近门口的椅子上。

    在进房间的那一刻,吴健鸣鼻息间已经嗅到了两人身上的醉人芬芳。

    你们来啦。吴健鸣站了起来。

    阿妮那一粉套深色的连衣裙紧裹住她苗条的身躯,丰满浑圆的臀部曲线堪称完美,修长的丝袜美腿很有诱惑,雅致的高跟鞋,令人耳目一新。

    吴健鸣禁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阿妮怔了一下,她并不知道吴健鸣也在场的。

    妮姐,刚好阿鸣有空,我就约他一起出来了。张岚解释着。

    哦。此时此刻,阿妮也不好说什么,好友地笑了笑。

    张岚那张娇俏的脸笑盈盈地望了望吴健鸣。

    你们要吃什么?吴健鸣看着对面的两大美女。

    随便啦。张岚笑了笑。

    阿妮也微笑了一下,接着问:你都点这么多菜,我们三个人怎么能吃得下这么多?

    呵呵,我们先坐下来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咱们边吃边聊!吴健鸣分别往两个高脚杯里斟了半杯红酒,分别送到张岚和阿妮跟前。

    他拿起酒瓶往自已面前的高脚玻璃杯子里,同样斟了半杯酒,端起自己的酒杯,说:都很久没有同你们一起吃过饭了,来,我们碰一下。

    张岚、阿妮也都端起酒杯。

    张岚说:阿鸣,大家都不是外人,就别客气来了,来,大家干杯!

    碰杯喝酒后,三人坐下来一起就餐。

    吃饭时,吴健鸣表现得很得体,对两位美女照顾得很周到。

    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融洽,大家开怀畅饮。

    趁着酒兴,张岚靠在阿妮身边,附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妮姐,阿鸣身材应该很强壮。

    阿妮粉脸一红,反过来逗着她说:呵呵,强不强壮,你试过不就知咯。

    妮姐,你也变坏了……张岚撅起小嘴。

    吴健鸣没有听清楚两人的谈话,他望着她们。

    阿妮那双美眸里有着一种神秘的神情。

    而张岚的脸红得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

    当他的目光与张岚的眼睛对视时,突然从这个成熟的少妇眼里扑捉到了一种渴望、忧虑和烦躁的神情……

    她那一身淡绿色吊带连衣裙下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她有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长发。

    从吊带裙里露出的脖颈、胳膊,如凝脂白玉般亮丽。

    绝美的面容,傲人的身材,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体香,令男人们心旷神怡。

    ……

    阿明的住所里。

    铃声响了许久,却始终没有人接。

    只到许久,阿明才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从桌面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阿粗,我刚在洗澡,没有听见你来电话,有什么事?

    明哥,你忘啦,今天你生日呀,晚上ktv,兄弟们同你庆祝一下。

    好,你先订房,晚上这顿算我的。

    挂了电话,他喃了一句:又生日了。

    夜上海ktv包房。

    包房里男男女女来了七八个,全是一般不得志的狐朋狗友。

    明哥,说几句话吧。阿粗把一杯酒递给了阿明。

    阿明站了起来,将杯子举起来,大声说:感谢大家捧场,来干杯!

    阿粗举起杯,大声喊:祝明哥生日快乐,寿比南山!

    众人齐声喊:明哥,生日快乐!

    碰杯后,大家举杯畅饮,气氛变得热闹起来。

    明哥,来切蛋糕。阿粗大喊。

    灯光突然放暗,生日歌音乐缓缓响起,茶几上放着一个生日蛋糕,蛋糕上的蜡烛发出柔和的光芒。

    阿明深吸一口,就准备一口气将烛光吹灭。

    明哥,不先许个愿的?阿粗问。

    阿明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头,说:愿望都在这里了。

    他一口气将烛光吹灭,瞬间黑暗之后,灯光逐渐变亮。

    阿明拿着一把水果刀,将蛋糕切开,喊:兄弟们,一起吃大蛋糕。

    好,好,以后跟着明哥分蛋糕吃。众人很兴奋地喊着。

    阿明笑了笑,他明白,现在这一帮兄弟,都在等着他出山,带领他们混饭吃。

    兄弟们,尽情玩。阿明挥了挥手。

    一时间,这间ktv包房里,歌声、嬉闹声响成一片,好不热闹。

    阿明是今天的主角,大家纷纷为他敬酒,十几杯子啤酒下肚,他有些飘飘然了,靠在沙发上就打起盹来。

    阿粗也喝了很多,看见明哥已经在沙发上打起盹了,他对小弟们说了句:你们先喝酒,我出来透透气!

    本来就是粗人,他开门之后,直接就撞了出去。

    嘭地一声,他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此人光上头秃秃地,闪着亮光,双眼是三角眼。

    不错,他正是光头张。

    光头张因为重回鼎盛了,要庆祝一下,刚好张岚又约了阿妮外出了,就带着刀疤脸等一帮兄弟出来玩。

    没料到他沿着走廊往订好的包房行走,一下子就被一个相貌非常粗狂的男人撞到了,他被撞得连退了几步,差点倒上。

    你妈的,怎么走路的?光头张骂了一句。

    老子喜欢怎么走就怎么走。阿粗不认识光头张,自然也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过光头张一身名牌,看样子是个有钱人,阿粗手痒痒的,有点想借机向他要钱了。

    你活得不耐烦了?光头张有些生气了。

    小光头,说话别这么寸。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档裤。阿粗笑了起来,笑得很阴险。

    阿粗想到自己还有七八个兄弟就在包房里,只要自己叫一声,立马就可以将光头男打成肉饼。

    突然隔壁那间ktv包房的房门打开了。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站了出来,问:张哥,怎么了?

    光头张瞄了瞄阿粗,说:不小心,被这位大哥撞了。

    哦,是吗?刀疤脸看着阿粗,目露凶光。

    阿粗还真是被吓到了。

    怎么,你想干嘛?阿粗问到。

    兄弟,进来喝一杯,我给你陪礼道歉。光头张一手搭在阿粗的肩膀上,带着他往包房走去。

    算你识做。阿粗笑了笑,跟着他走进了包房。

    可是随之门一关,阿粗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包房里坐着十几号人,个个西装制服,面露凶光。

    坏了,阿粗转身想走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