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9.解脱感觉

住家野狼2016-9-21 0:31:15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19节解脱感觉

    路人诧异地看着这个失神的女人。

    阿妮在门口站了很久,她最终离开了公安局,她没有告周冲,当是还你周家的一个人情。

    她曾经对不起周强,但从经以后同你周家再无牵联了……

    想到这,她忽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她拦了一辆车。

    车窗外,华丽的都市,迅速朝后退去,坐在的士车中,阿妮的眼泪串联成珠,潸然直下。

    眼睛虽然在落泪,她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自己真是可笑,居然让自己的叔子迷寻了,而自己却一直那么信任他。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红润的嘴唇,被洁白的牙齿,咬烂了。

    猩红的血液,冒了出来,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她的心已经死了,这点痛,又算的了什么?

    司机从后车镜中,诧异的瞟了一眼她,她伤心的模样让人看着心痛,小姐,你要去哪儿?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勉强挤出一个哽咽的声音,同舟国际城!

    ……

    妈妈,我的玩具呢?果果看着妈妈回来,立马抱住了她的大腿。

    那些玩具都是周冲叔叔买给他的。

    阿妮蹲下来,双手抱住果果的双肩,说:果果,以后,你想要什么,一定要自己争取,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是可以相信的,除了妈妈。

    哦。果果木然地看着她,也不知是听懂还是没听懂。

    ……

    夜幕降临,阿妮穿着一件贴身的内衣,借着从窗外射进来的月光,站在卧室里望着蒙蒙的月色。

    走到镜子前,欣赏朦胧的自己,她不敢开灯,不忍心看到灯光下,依旧的青春,依旧饱满和圆润的自己。

    别人因美丽而幸福,她却因美丽而痛苦,她暗自为自己性感的娇躯自怜。

    夜色无法排解一个正常女人的孤独和寂寞,她像一头抓狂的困兽,恨不得用一把尖刀插在自己身上。

    然而,**的痛苦无法浇灭她内心燃起的**,她的心现在只剩下一个男人了。

    她回想起自己和杨伟在一起那些欢快的日子,回想起他们曾经缠绵在一起的夜晚。

    发生了这样的事后,日后应该怎么跟杨伟相处呢?

    ……

    周冲回到别墅时,看到门外停着王希那辆车,兰姐正在往车里搬着东西。

    他一惊,老婆要走人了。

    他匆忙跑进别墅里,王希正拖着行李带走到客厅上。

    老婆,你要去哪里?他一把抓住了王希的手。

    王希挣脱了他的手,说:以前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外面搞女人的事,我一直忍着,只是没料到,你对自己的嫂子也下手了,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呢?

    老婆,我错了。周冲再也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老婆,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以后,你好好生活吧,我不想再管你了。王希脸上有着清晰可见的两道泪痕,她拖着行李带准备离开。

    老婆,我错了,不要走。周冲双手环扣在王希的后腰上,紧紧勒住,想一辈子都不肯松手。

    王希已经不再相信他了,她抬起头,硬忍着泪水,你先放手吧,我想先静静。

    他的手松开,她拖着行李就走出了别墅,这一栋生活了很多年的别墅。

    老婆,求你别走。周冲跪在了别墅门口……

    第二天,王希打电话给律师说明她要离婚的情况,律师约她下午三点去律师事务所见面。

    下午她准时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姓李,李律师是一个身材适中的中年男人,他的办公室很宽敞,办公桌上堆积了不少有关法律方面的书籍,其中还有自己的著作。

    他热情地让王希在一张沙发长椅上坐下来,对王希说:王小姐,你长得真漂亮。

    谢谢。王希笑了笑。

    你是怕先生不同意,所以你是想委托我帮你办理离婚手续,

    是的。王希红着脸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你是想全权委托我们律师事务所为你办理此案吗?

    是的。

    王希在李律师写好的委托书及诉松状上签字、盖手印,并交完诉讼费后,心情说不上是轻松还是沉重。

    她回到了家里时,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就回房睡觉了。

    她没想到自己的婚姻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告终。

    当年跟周冲结婚,主要是为了给小洁报仇,没料到,周冲根本不是张昆的对方,他们辛苦创立的公司,很随意就被张昆击跨了。

    她本来都认命了,就想跟着周冲过完此生,没料到周冲那变态的心理,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她的心里极限。

    她终于忍不住,要跟他离婚了。

    此时,她想起了当年整天同露露说的那句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

    夜色迷蒙,酒吧在疯狂着。

    舞池、吧台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露露提溜着挎包,踩着猫步,走近吧台,一屁股坐了下来。

    她穿的很随意,碎步群搭配打底裤,松垮的裙子,难以遮掩住她完美的曲线,高耸的双峰上,分外诱人。

    调酒师诧异的瞟了她一眼。

    露露白了调酒师一眼,看什么看?没见女人啊!给我调一杯鸡尾酒。

    调酒师三十多岁了,里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外面套上黑色的马甲,倒显得笔挺。浓眉大眼,鹰钩鼻,长得还挺显眼。

    就是发型有些恶心了,光亮的发丝,被他全梳理的整齐,扎了一个鞭子,像是马尾巴似的,垂在后背。

    好的。他一边拿出杯子,娴熟的调着鸡尾酒。贼溜溜的眼珠子,却总是时不时的盯着露露。

    他分明就是被露露的美艳惊住了。

    这娘们儿,长得不赖,白皙娇嫩的瓜子脸,弯弯的柳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能电人。精致可爱的小鼻子,不见半点污点,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特别是那娇娇欲滴的红唇,泛着点点诱人的星光。

    露露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挂在嘴角,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站在吧台外边,朝调酒师喷了出去。

    调酒师也不躲避那烟气,继续调着手中的酒。

    很快一杯新出炉的鸡尾酒,摆在吧台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