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7. 试管婴儿

住家野狼2016-9-21 0:30:25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17节 试管婴儿

    阿妮煮好饭菜,周冲收拾好桌子,准备开饭了。

    嫂子,有什么有酒?他开口问。

    酒柜里有酒,只是你开车回去,喝酒的话……阿妮有些担心,毕究酒后驾车是极度危险的。

    周冲去酒柜拿出了一瓶马嗲利,那瓶酒是上次杨伟在超市买过来的。

    阿妮把菜端出来的,她穿着一件短袖衬衫,那雪白的手,只需瞄一眼,就足以激起男人的**。

    他看了她一眼,二话没说,就把那大半杯酒喝了下去。

    你还要开车回去的,少喝点吧。阿妮小声说了一句,但又不好意思阻止。

    没事,就喝几口。周冲说着,又给自己倒了半杯。

    也是怪事,酒下肚后,周冲内心的郁闷,好像消解了不少。

    既然你对不住我哥,那我以后也就不把你当作我真正的嫂子了。周冲脑中忽然冒出了这念头,这念头让他内心变得舒坦很多。

    阿妮又进厨房端菜的时候,果果开口问:叔叔,好喝吗?

    好喝,要不要来一口?周冲对着果果笑了笑,把酒杯放到了他的面前。

    好啊!果果端起酒杯,像喝可乐一下,突然就喝了半怀,辣,好辣!

    你怎么喝酒了?阿妮端菜出来,发现果果喝酒了,立马责骂了起来。

    果果脸通红通红的,说:酒真好喝。

    你,将来肯定成为酒鬼!阿妮被他气得半死。

    嫂子,男人喝点酒是好事,将来应酬一流。周冲对着果果笑了笑。

    菜都上齐了,三人开始吃饭。

    妩媚的阿妮,十分好看,周冲不时偷看着她。

    阿妮知道他偷看,脸微红的,因为周冲时常偷看自己,所以她也没多在意。

    这一顿饭,周冲喝了不少酒。

    果果因为喝了半杯酒,一吃完饭后,就吵着醒觉了,阿妮把他抱着了他的房间里。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发现周冲都满脸通红了,看样子是醉了。

    我回去了。周冲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都喝成这样了,还怎么回去?你就在沙发上躺一会吧。阿妮说。

    周冲摇晃地走到沙发旁,立马就躺在沙发上。

    阿妮给他倒了一杯开水,就收拾东西走进厨房了。

    周冲躺着躺着,觉得不舒服,就起身,顺便找了间房间就走了进去。

    那是阿妮的房间。

    宽大的床,很柔软。

    他直接躺了下去,粉色的枕头上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席子便很软绵,躺在上面十分舒服。

    他侧过身,便看到枕头里边很整齐地放着一叠女人的小衣件,有丝袜,有胸罩,有小小的三角裤。

    嘿嘿嘿,他邪笑着,从上面拿起一件黑色的小三角裤,放在鼻子上闻一闻,他想闻到女人身体的味道,却是一丝丝清香的气息。

    他又从下面抓起一个浅霞红胸罩,捏捏那垫着的海绵,拉扯那透明的塑料吊带,有些想入非非。

    他这才知道走进了阿妮的房间。

    阿妮洗完碗筷,不见周冲在沙发上了。

    人呢?她在客房寻找了一下,不见人。

    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吓了一跳,他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阿妮满脸羞红。

    阿妮推门进来的时候,周冲吓得连忙放下手,闭起眼睛装睡。

    阿妮脸红红的,觉得还是有必要收拾一下床上的衣服。

    她轻轻来到床边,她看到周冲已经睡着了,才稍稍松了口气。

    衣服在床的里边。

    床很宽,她必须俯下身来,才能够到床里边的内衣,不料自己的上半身就轻轻靠在了周冲的胸脯上。

    她去抓那件浅霞红胸罩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叠小衣服刚才被他动过了,心里突突地跳了一阵,觉得不好意思,却又有那么一丝的兴奋。

    她也是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可是她现在独自一人,每天夜里,一人躺在床上,只能咬着枕头睡觉。

    现在她看到自己的一叠小衣服,被人动过了,无疑就是周冲了。

    她满脸羞涩,急忙拿起衣服就往回撤。

    而正在这时,周冲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啊!阿冲,你!他的动作让她吓了一跳。

    周冲此时早已没有了醉意。

    阿妮刚刚进房时,他很不好意思,就假装睡着了,没料到她却把身体横跨在了自己身体之上,那淡淡的体香,那挺立的双峰,

    已经彻底激起了他的**。

    何况她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嫂子。

    他一下子来了勇气,直接就抱住了她。

    周冲把阿妮压倒在床上,他的嘴巴就埋向了她的嫩唇。

    阿妮的嘴巴被堵住了,叫唤不得,她拼命的挣扎,双脚把床蹬的特响,他嘴里那浓冽的酒味,让她觉得很恶心,于是她狠狠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哎呀!他疼痛地叫了一声,松开了她的嘴。

    但他仍压着她。

    阿冲,你怎么了?快放开我,我是你嫂。阿妮生气了。

    嫂子,我问你一个问题,果果是谁的孩子?周冲看着她说。

    阿妮怔了一下,说:还用问吗,当然是你哥的孩子。

    陈天豪说当年车祸后,哥哥已经不能生育了。周冲盯着她。

    果果是试管婴儿,提取了你哥的精子。阿妮说。

    哦。周冲相信了,突然有些后悔,自已怀疑嫂子对哥哥不忠了。

    快放开我!阿妮挣扎着。

    周冲松开了,很不好意思地退到了客厅上。

    阿妮立马起床,关紧了房门,生怕他再闯进来。

    周冲在客厅坐了一会,然后走到阿妮的房门前说:嫂子,对不起,我回去了。

    然后他出门了,顺便把大门关上。

    阿妮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后,才敢走出房间。

    男人真是不能喝酒,一喝酒就乱性。阿妮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根本不知道周冲对她迷恋有多深。

    她只以为周冲是一时喝酒才乱了性。

    周冲离开阿妮家后,就开始后悔了,后悔怎么刚才两人在房间里的时候,不趁势把她干了。

    孤男寡女,如果自己强势上,她最终也会顺从的。

    嫂子,下次我不会再手软了。周冲发誓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