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6.果果身世

住家野狼2016-9-21 0:29:59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16节果果身世

    又是忙碌的日子。

    快下班时,周冲突然接到了佳佳的电话。

    千金大小姐打来的电话,周冲很惊讶。

    周经理,中午赏不赏脸一起吃顿饭呀。佳佳邀请着周冲。

    好的。周冲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为什么约我进餐呢?脑中带着疑惑。

    恒丰大厦10楼是餐饮大厅,整个大厅装修得典雅大方。

    明亮光洁花岗石地板,精巧雅致的水晶吊灯,一排排光滑洁净的玻璃餐桌,一组组色泽淡雅的沙发,整齐地摆放在大厅里的各个角落。

    大厅里播放着柔和的轻音乐,悠扬的音乐声缓缓地在厅内回荡。

    餐桌上,三三两两坐着一些用餐的客人,或窃窃私语,或轻声笑谈,或细嚼慢咽。

    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周冲来到了一个临靠玻璃窗的位置,佳佳正站在窗台处,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已经一早在这里等着他了。

    听到声音,佳佳立马转过身来,她今天穿着一套黑色的制服,胸部饱满,臀部滚圆,身材惹火,肉色丝袜下那两条性感美腿充满了诱惑,性感妖冶。

    周经理,请坐啦。佳佳招呼着,那双美眸水汪汪的,媚态十足。

    好的。周冲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立刻闻到了她身上了淡淡清香。

    在美女面前,他显得有些拘束不安,眼睛瞄向了桌上的菜单。

    佳佳已经一早点好了菜谱,周冲拿起菜谱瞄了一下,还真多,龙虾、膏蟹、蒸鱼、凉伴,上汤外加一瓶路易十六。

    佳佳微笑说:周经理,你看还需要点什么?

    呵呵,很丰盛了,不需要了!周冲笑着说。

    这时服务员端着一瓶路易十六上来,旁边还有两只高脚杯。

    服务员拿起手中的一瓶路易十六红葡萄酒,分别往两人的杯子里斟了小半杯。

    佳佳举起酒杯,说:周经理,我刚刚升为物流部经理,经验不足,以后要周经理多多提点啦。

    声音圆润,声色柔和,吐气如兰,香风醉人,肌肤细腻,白皙发亮。

    陈经理,客气啦。周冲同她碰了一下,一饮而干。

    佳佳微笑一下,轻轻将酒杯贴在嫩唇上,很优雅地将酒喝完。

    半杯葡萄酒喝下肚,佳佳白皙、漂亮的脸蛋上,掠过一抹红霞,凭添几分绝美风情。

    佳佳眉毛舒展,面带微笑,柔柔地说:听说周夫人是本市一等一的大美人喔。

    呵呵,过奖了。周冲很高兴地替佳佳同自己倒了小半杯酒。

    对了,你的嫂子是不是现在在同舟集团工作呀!佳佳假装很随意地问道。

    是的,你怎么突然说起她的?周冲很奇怪地看着佳佳。

    我是那天无意间听到嗲d同妈咪谈起当年车祸的事,提到你嫂子,现在看到你,就想起她来了。佳佳解释道。

    哦。

    嗲d当年开车真是不小心,撞伤了你哥,还导致他不能生育……佳佳一副代父忏悔的样子。

    什么?什么不能生育!周冲怔了一下。

    嗲d说一直很后悔,因为当年车祸,导致你哥失了生育能力了,你不知道吗?佳佳反问道,假装成一副很吃惊的表情。

    这一重磅消息,差点让他失控。

    这时服务员把菜送上来了。

    周经理,我们先吃饭。佳佳招呼着。

    听到佳佳的透露的消息,桌上虽然摆了几种名贵的菜,但周冲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他拿起酒瓶连续给自己倒了几杯。

    佳佳吃饭慢条斯理的,简直就是一粒粒地往小嘴里送,似乎津津有味的样子,看着周冲坐立不安的样子,佳佳心里暗暗高兴。

    ……

    一个下午,周冲的工作都不在状态。

    如果佳佳所说是真的,那果果是谁的孩子?

    他几次想打电话给阿妮问清楚,但都忍住了。

    晚上回到家,周冲仍在生着闷气。

    王希注意到了他有些郁闷的心情,不过想到他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吧,也不怎么搭理他。

    王希怀孕后,她的心思都放在胎教上,她一有空,就给肚里的宝宝听贝多分等名人弹奏的钢琴曲。

    吃完饭,洗过澡后,王希早早睡觉了。

    周冲坐在沙发上,继续生着闷气。

    这臭婆娘,我哥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却这样背叛他。他越想越气,忍不住骂了一句。

    老公,你干嘛了?卧室里的王希听到了他的声音,就喊了起来。

    周冲带着怒气跑进了老婆的卧室。

    卧室里的灯光很微弱,王希挺着肚子,依在床头上。

    有件事,我总是想不明白?周冲像个孩子一样,发着脾气。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王希笑了笑。

    周冲立马躺在王希的大腿旁,王希轻轻摸着他的头发。

    果果不知是谁的孩子。周冲说。

    什么?你发烧了?果果不就是你哥的孩子吗?王希被他搞糊涂了。

    周冲把佳佳告诉他的事说给了王希听。

    王希听完,叹了一口气,安慰周冲说:无论孩子是谁的,都已经过去了,你哥都不在了,你也不用太介怀了。

    哦,知道了。周冲虽然嘴上应着,但心里始终觉得有根刺。

    ……

    阿妮把新居布置好后,又在附近联系好了学样,就把果果接到新居。

    那天是周冲开车把她们母子二人送到新居的。

    对于果果的身世问题,他始终有些介怀,但又不知怎么询问阿妮。

    所以在开车把阿妮、果果送到新居的过程中,他都没怎么主动跟他们说话。

    到了新居后,果果放下书包,立马就在屋子里跑来跑去了。

    阿冲,你随便坐,我做饭给你们吃。阿妮就进厨房忙活了。

    哦周冲同她对望一眼,立马就心跳加速了。

    她标致的五官,嘴唇娇嫩红艳,性感十足。

    周冲很容易由她的性感的嘴唇联想到她身体的其它部位。

    阿妮羞涩地走进了厨房,周冲跟着走了进去。

    阿冲,你出去坐就行了,我一个人忙就行了。阿妮说着。

    嫂子,我,我有些件事想问你?周冲开口了。

    什么事呀?叔叔!果果突然也跑进了厨房。

    看着童真的果果,周冲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没什么事啦。周冲抱起果果走到了客厅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