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7.三角关系

住家野狼2016-9-21 0:2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7节三角关系

    海鲜城的生意火爆,大厅的饭桌上已经坐满了人。

    有的还站在那里排队用餐,幸好杨伟事先预订了一个包间。

    杨伟同佳佳在里面慢慢享用着晚餐。

    佳佳很柔情地坐在他的对面。

    杨伟觉得佳佳真的变了很多,变得很淑女了,没有了以前的刁蛮不可一世。

    你这样看着人家干嘛?佳佳红着脸。

    没什么?杨伟回过神来,他突然觉得佳佳也蛮有吸引力的。

    两个人很开心地享用了这一顿晚餐。

    饭后,佳佳已经计划着下半场的节目了。

    阿伟,下半场我们……佳佳一副甜美的笑脸,刚开了口,阿伟的电话就响了。

    阿伟拿起电话,一看到是阿妮打来的,也不等佳佳说完就接了。

    阿妮,你现在怎样了?阿伟很关切地问。

    晚上有空吗?想约个人一起聊聊天。电话那头是阿妮有些憔悴的声音。

    好呀,我一会去接你。阿伟立马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阿伟问:佳佳,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想问你,下半场有什么节目的。佳佳苦笑了一下。

    哦,下半场呀。阿伟一脸为难,刚刚答应了朋友,她最近有些不舒服。

    嗯,没事,我随便说说的。佳佳表现地很大方,要是以前她早就大发雷霆了。

    佳佳真的变了,杨伟忍不住报以赞赏的目光。

    同事来的。杨伟解释了一下。

    佳佳甜甜地笑了笑。

    这样吧,我送你回家,中途顺道接同事,行吗?杨伟征求佳佳意见,因为阿妮的住所是离这里最近的。

    这种事,你决定就行啦。

    结账后,杨伟载着佳佳往阿妮住所方向开去。

    佳佳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到底是什么同事呢?佳佳在猜测着。

    阿妮在家休息几天,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其实她最想见的人就是杨伟。

    所以鼓起了勇气给他打了电话。

    得知杨伟亲自来接她后,她兴奋地在房间里将拖鞋换成高跟鞋,想了想,又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了一个衣服袋子里,然后小跑下楼,来到小区门口。

    为什么要带上衣服,当然是……想到这,阿妮都脸上绯红了。

    当她看到杨伟的小车缓缓驶到小区门口后,光彩照人的阿妮笑盈盈地站在门口向他挥手。

    坐在驾驶座上的佳佳,看到阿妮那瓜子脸,大眼睛,披肩发,身材苗条,体态风韵的美女风姿,不禁都有些妒忌了。

    难怪阿伟要来接她,有这么漂亮的秘书,哪个男人不想偷腥。

    不过佳佳没有当面表现出来。

    阿妮看到了副驾驶座上的佳佳,也怔了一下,很不好意思地说:没打扰你们吧?

    她提着手中的那袋衣服,现在变得更加不好意思。

    佳佳笑了笑,一副很大方的样子,没有呢。

    阿伟马上给两人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是佳佳,这是阿妮。

    阿妮上车后,坐在了后排。

    妮姐好漂亮。佳佳嘴里很甜,转过头对阿妮说。

    妹妹过奖了,我没有妹妹漂亮。这个女孩还真不错,看来阿伟跟她真是绝配,阿妮想。

    以前佳佳都是小气鬼、醋坛子,如今天这么大方,又让杨伟看到了一个靓点。

    看到她们这么和睦的交谈,杨伟心里想,要是能同时娶到这么两个女人,该多好呀。

    车子又继续行驶了半个小时后,到了佳佳家,现在佳佳已经搬回跟父母一起住了。

    在别墅门口,阿伟也下了车,他问佳佳:最近陈伯还好吗?

    上次因为文文的事误会陈伯后,杨伟对他一直有愧疚感。

    还好,嗲d常常提起你。佳佳突然靠在了杨伟耳边说:阿伟,妮姐姐挺不错的,如果你是真心爱她的话,我会祝福你们的。

    这一幕刚好被车上的阿妮看到,从她这角度,完全就是两个人吻别的样子,原来他们已经是情侣了。阿妮想。

    其实这动作是佳佳故意做给阿妮看的。

    而此时的杨伟更加觉得佳佳很善解人意。

    同时佳佳的话,也让阿伟内心自问了一下,我真心爱阿妮吗?杨伟自己也迷糊了。

    阿伟同佳佳话别后,重新上了车。

    看着杨伟载着阿妮离去,一种天生的嫉妒和委屈之情油然而生。

    她一声不吭地走回了家中。

    佳佳,怎么啦?王姐在客厅看着电视,看着好一声不吭的样子,就知道她生气了。

    没什么。佳佳跑回房间里,趴在床上,想起刚才看到阿妮提着的衣服袋子,她就来气。

    这个妖精,半夜约会带着衣服想干嘛?想到她们可能晚上会在同一张床上度过,她愤怒地将床单扯下来,跑到浴室,将被子扔进了洗衣机里。

    然后她带上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

    在温水的刺激下,佳佳的理智慢慢地恢复过来。

    同露露相处的那一段日子,她明白,要想得到男人的心,还是要花点心思的。

    现在她同杨伟还没正式复合,就更加无权管他了。

    洗完澡,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她想到了露露,每次郁闷的时候,只有她最能开解自己。

    于是她给露露打了电话。

    美女,想起我来啦?露露开怀地笑着。

    姐姐,我心情不爽,出来见面不?佳佳问。

    心情不爽,肯定要找我啦,姐姐开导你。露露得意地笑着。

    她就知道佳佳是离不开她的。

    夜幕笼罩,华灯初上,省城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

    一盏盏闪亮的玻璃灯管,组成一条条明亮的光带,交相辉映出夜上海几个醒目的大字。

    夜总会的停车场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高档轿车,两排穿着旗袍、模特般的迎宾小姐笑容可掬地站在大门口,客人们蜂拥而至。

    豪华的迪厅里人潮如涌,舞台上的乐队歌手卖力地演唱,震耳欲聋的音响、闪电般幻灭的灯光、喘不过气的节奏、嘈杂的尖叫鼓动人心,让人忘掉了烟雾弥漫的空气和刺鼻的酒气,不由得想跟着摇晃。

    露露和佳佳在舞池的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