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4.嘴角邪笑

住家野狼2016-9-21 0:24:56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4节嘴角邪笑

    这时岸边椅子上的电话想了起来。

    谁这么扫兴?吴健鸣也不理它,一直等到发泄后才爬上池边,拿起电话。

    几个未接电话,全是赵姨打来的。

    他赶紧给她回拨了电话,并示意秘书不要出声。

    怎么不接我电话?赵姨埋怨着。

    刚才在开会,没有带手机进场。他解释道。

    晚上到步行街酒店进面。赵姨说。

    哦。

    惨了,惨了,挂了电话,吴健鸣有些担心了,刚刚激情玩,他担心晚上应付不过来,赵姨的需要总是很大的。

    夜色下,霓虹灯绿,灯火辉煌。

    从空中向下鸟瞰,马路两边的路灯,四至八叉,像是一条七彩巨龙,将一个个都市相连成一体。

    繁花似锦的步行街,人潮如涌。

    在步行街有一间五星级酒店,房间里充斥着橘黄色的灯光,温馨不少,光洁的墙面上挂着一部四十二寸的液晶电视。

    右边角落里,摆放着一株茂盛的常青树,常青树旁边有一张圆桌,圆桌上放着一套茶具。

    茶具旁边摆满了食物,一部电话机,以及各种爱爱用的套具,还有用来擦拭液体的干净毛巾。

    桌子下,两双棉拖鞋被凌乱的丢在阴暗的角落。

    两双拖鞋的主人,此时正躺在床上,抱成一团。

    她虽然年过半百,但身材保养的很好。

    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眼睛大而明亮,鼻梁精巧可爱,丰厚温润的嘴唇,漂亮而迷人。

    她的腰肢还是那样的纤细,紧俏的臀部,再加上修长的双腿,举手投足间玲珑线曲,充满了挑逗的气息。

    更让他忘怀的是她胸前傲人的双峰,虽然被上衣裹住,却动荡不安,像受惊的兔子,随时都有可能会跳出来。

    他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娇媚的她,兴冲冲的解开了她的衣服,露出诱人的蕾丝黑边。

    这可是他的最爱了,修长的美腿上,套上光滑柔顺的黑色丝袜,给她这天生的尤物,更添几分妩媚……

    甜心。吴健鸣半眯着眼睛,躺在柔软的枕头上极为享受,他喘着粗气,鼻腔哼哼唧唧道。

    坐在他上面的正是赵姨,跟赵姨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叫她妈咪,而是叫她甜心。

    他伸手抓向她的饱满处,一边揉捏,一边将她给拽了上来。

    嘴上不断地发泄出与平时道貌岸然的形象不符的污秽言语,尽情的摧残着身上女人的尊严。

    而她脸上反倒一脸媚态,对于侮辱欣然接受,红唇吞吐蠕动,用力的摇动身体,以便让他得到最大的满足。

    再让她这样弄下,他担心自己忍受不了剧烈的快感。

    终于在几次冲刺后,他投降了。

    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出来,人家还要嘛!她极具诱惑的声音说道,显然她对他今天的表现不是很满意。

    他轻轻拍了一下她柔嫩的翘臀,勉强点了点头。

    在洗手间这个狭小的空间时,哗啦啦淅淅沥沥的温水,从水龙头中喷了出来,射向富有弹性的肌肤,顺着方雅婷柔顺的发丝,脸颊,脖子……滑落在她那诱人,成熟的绯红。

    她伸出自己的手掌,在她光洁的肌肤上,细细的摩擦。

    又如同千万只调皮的蚂蚁,从皮肤,一直爬到她骨子里了。

    她只裹了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没有吹干的头发散落在肩头,粉嫩的皮肤充满了诱惑。

    可是吴健鸣已经打起了呼噜,疯狂之后他已经没有了体力。

    静谧的房间里,身体奇痒难耐的赵姨,被空虚,寂寞紧紧包围。

    不得不说,她的可悲,即使身边就躺着一个男人,但她却觉得自己好孤独,好无奈。

    她赤脚坐在桌子旁边,端着一杯红酒,拉开窗帘的一脚,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放空自己的思绪。

    她这些天一直为老王的事心烦。

    叮铃铃!静谧空气中,突然传来的手机铃音,吓得她一跳。

    她稳了稳心神,拿起手机一看。

    又是老王打来的。

    她神色凝重。

    吴健鸣这时已经醒过来,看着她的样子,怎么了?

    赵姨没有回答他,接了电话。

    夫人,再不给我汇钱,我就不客气了。老王狠狠地声音。

    声音之大,以致吴健鸣也听到了。

    我不会汇钱给你的。赵姨关了电话,一副委屈,要哭的样子。

    出什么事了?吴健鸣马上起来抱住她。

    那记得以前那个司机吗?他威胁我要钱。赵姨啼哭着。

    岂有此理!我听说他跟郊区腐尸案有关。吴健鸣咬着牙齿。

    是呀,他这种人,什么事都做得出,他威胁我要钱,他,他还暗中拍了我的裸照。赵姨说了谎。

    岂有此理!放心,有事我会帮你搞掂。吴健鸣安慰着她。

    真的吗?赵姨柔情地看着他。

    嗯,我保证。吴健鸣拍了拍胸口。

    你真好。赵姨搂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嘴角杨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阳光明媚。

    阿伟腋下夹着个公文包,大步朝着办公室走来。

    杨总,早啊!一路上,员工对着他不断地打着招呼

    早呀。他也有礼貌地回应着。

    很快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阿妮正在里面收拾东西。

    每天阿妮一回到办公室,就会先帮他收拾一下杂乱的桌面。

    你好啦。阿妮看到他精神奕奕,已经知道他康复了。

    是呀,现在精神多了。阿妮,谢谢你。阿伟对她柔情地笑了笑。

    她今天是一惯的制服装,上半身白色衬衣,下半身是那种紧身的黑色窄裙。

    看起来既得体又有女人味。

    他突然有一种想要亲她的冲动。

    她吓了一跳,她伸手抵挡着他的下巴,娇娇欲滴的红唇轻启,阿伟,你,办公室的门都没反锁呢!

    要是被其他员工发现了,她还不害羞死啊!

    嘻嘻,他也不理会,他抱着她,喘着粗气,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除了她之外,其他员工没事又怎么敢跑来打扰自己的顶头上司。

    在他的办公室旁边,还有一个秘书办公室,是她的。

    员工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去哪里给她报告就好了,或者把报告的单子,呈报上去就行。

    其他事情,她会自行处理。

    虽然有自己的办公司,但在绝大多数时间,她都会跑到他的办公室来。

    在这里翻阅,整理文档,最主要的是,在这里可以听候他的调遣。

    人总有先入为主的思想,他以前亲过她。

    现在同样能亲她。

    阿妮被他亲了一下,脸上绯红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评论列表: